第九百九十四章 技压全场

作者:袖里箭 |字数:555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师道成圣请叫我鬼差大人

    自己姑娘叫“二花”其实没什么丢人的,顶多乡土味重了点呗,谁还没个狗蛋之类的小名啊?

    不过堂堂一国长公主叫二花,还是有华国三分之二大小的庞大帝国的长公主,那这名字就比较让人尴尬了。

    不过任八千很快就把这事扔一边。

    任万年颇为热切的给任八千介绍房间中另外几个人,都是比较有名的企业家,也是任万年的合作伙伴。

    当然,任八千一个都不认识,只是和善的点点头,便算是释放自己的善意了。

    他比较熟悉的还是马老大、马老二、脸盲东、养猪场老板那些。

    不过那些人如今早就退休了,有的坟头草都一丈高了。

    任何人都无法抵抗时间的洗礼。

    不过在其他人眼中,任八千是个例外。

    几十年过去,他看起来似乎没多少变化。

    在国家高层眼中,尽管羡慕,但也知道其中缘由。

    而在其他人眼中,此时再看相貌几乎没多少变化的任八千就如同在看奇人异士了。

    比如任万年的那几个合作伙伴,有的知道他有个哥哥,还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可此时看来,比起任万年要年轻一旬以上,一副青年人的相貌。

    哪怕不知道的,看到任八千也知道不是简单的人物。

    不单单是相貌凶悍或者看着年轻。

    而是那一身气势,非常年身居高位手握重权无法养成。

    任八千和善的对着众人点点头,便带着二花回到座位上。

    “父王,下面人好多啊!可以坐在那里么?”二花坐在椅子上如同屁股下有钉子一般,一刻也不安稳,始终动来动去。

    穿着的是那一身白色里衣,蓝色纱衣,单马尾。

    看衣服倒是颇有古风韵味,穿在她身上丝毫不突兀,反而很融洽,仿佛她就应该这么穿一般。

    而且随着功法的出现,这些年做汉服装扮的人越来越多,她这一身衣服便更不会让人觉得奇怪了。

    可这性格就和猴子似的。

    按照任八千的话,多动症!

    “在外面叫我爹就行了!”任八千揉揉她脑袋道。

    “爹!”

    二花始终觉得“爹”是一个很伟大的称呼。

    父王是自己爹,所以自己都得听他的。

    自己以后一定要让别人叫自己“爹”,别人都听自己的才行!

    二花年纪不大,脑子里的东西却不少,充满了这个年纪孩童的天马行空。

    二花眼珠子一转看到桌子上摆着的瓶子,一脸眼馋,心中想着“酒?”

    口中却问道“爹,我能喝么?”

    那模样,若是被别人看到,肯定会觉得可怜,这么小的姑娘,连喝个果汁都这么小心翼翼,这家教也太过严厉。

    不过别人可想不到她偷溜出去到酒楼和人“一直喝”的光辉历史。

    那一顿竹板炒肉倒是没让她觉得怎么样,可那《三字经》实在让她抄怕了。

    起码在宫中老实了三天,才再次想要偷溜出宫。

    可惜,未遂,又被罚抄了五十遍《三字经》。

    这次记性比较深刻,老实了四天。

    另外一边的包厢没多久也坐了六七个人,有人隔着任八千这个包厢与任万年打招呼,还闲聊几句。

    期间任万年自然又介绍一下这是自己老哥。

    对方是个三四十岁的男子,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任八千是哪号人物。

    不过任八千自己坐着一个包厢,而不是坐在任万年的包厢里,就足够说明他的身份不简单了。

    要知道这次奥运会热门赛事的包厢,有钱都不一定能订到。

    任八千有些敷衍的打个招呼,对于这些人他实在没什么应酬的兴趣,连姓名也懒得记。

    再过上十年,又要换一批人。

    “这人,挺狂的啊!”旁边的包厢,另外一个青年人看到他的敷衍神色,小声笑道。“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刘董,你被人小看了啊!”

    被称作刘董的便是之前和任万年打招呼的人,闻言面色不变,只是拍了拍他的胳膊,就一脸淡然坐一边了。

    那青年轻笑,这位脸上淡然,看来心中也为被小看而恼怒呢。

    这手上的力气不小啊!

    要知道这位刘董是这十年国内的新贵,年纪不大,却是一个高科技公司的老板,身价不低,在行业中更是一呼百应。

    缺点么,就是气量不怎么大。

    不过对方是任万年的亲属,估计他是不敢乱树敌的,只能将这气咽下。

    要知道任万年可不单单是新贵了,而是新一代的巨头!

    青年眼中带着笑意,扭头看到身边隔着玻璃围栏,二花趴在栏杆上看着下方,一脸憧憬,笑道“小妹妹,你叫什么?”

    二花听到声音,有些疑惑的扭头看过去。

    对方又问一遍。

    二花扭头看看父王没在看自己,随后一脸神气的直起身,指指自己“爹!”

    青年神色顿时一滞,有些玩味的看看二花,指指她身后“你父亲在那呢!”

    二花固执的指着自己“叫我,爹!”

    这下青年终于确定自己没弄错了。

    脸上略微有点尴尬,和这么小的孩子又没法计较,只好将头转过去。

    附近看到的几人都轻笑出声。

    青年和刘董,心中都在盘算,这任万年的亲哥,到底是什么人?

    很快,比赛即将开始。

    这一赛场女子乒乓球单打小组赛第一轮。

    随着距离比赛时间越来越近,场中的观众开始自发性的挥舞着国旗唱起国歌。

    二花神采奕奕的侧耳听着,当唱到第二轮的时候,她立刻跳到桌子上跟着唱了起来。

    她最喜欢这么热闹了。

    二花第一嗓子就将整个看台上大半的人镇住了。

    声音大,太大了。

    如果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传说中的巨龙咆哮一般,一个人便能压下数百个人的声音。

    距离近的,除了她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了,无不一脸震惊的扭头看着她。

    之前和她搭话的青年更是一脸惊色,这小女孩儿看着挺精致的,声音怎么这么恐怖?

    而一个这么大的小女孩儿发出这样如同巨龙咆哮一般的声音就足够让人震惊了,让他们震惊的的还不仅仅如此,更让众人觉得恐怖的,是一首国歌硬是被她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唱出死亡摇滚的感觉来!

    简直是技压场。

    直接清空了小半看台的声音,就连摄影机就调转方向拍向这个七八岁大小在桌子上跳来跳去的女孩儿,直播到世界所有观看这场比赛的人眼前。

    任八千坐在她后面的椅子上,受着魔音洗脑,看着她在桌子上跳来跳去,脸色有些发黑。

    不过想了想,硬生生将准备将她拎回来的手停下。

    “这孩子,在皇宫里憋的太久了。”任八千也知道她为什么一出来就这么兴奋。

    因此没有打扰她难得的放纵!

    而下方,比赛,开始。

    华国刘晓玲vs印国索娜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