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试卷

作者:袖里箭 |字数:6287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师道成圣请叫我鬼差大人

    车厢内很宽敞,毕竟是按照古族人的体型设计,每排只有四个座位,两个对座之间的间隙也很大。

    车厢内所有座椅都是纯皮的。

    这主要由于大耀每日都会产生大量的角牛和羊皮,极为廉价,而那些商人更喜欢那些珍贵的皮草。

    任八千见状干脆敞开了收购皮革,然后在所有的产品上都使用上真皮。

    包括沙发,座椅,拖拉机和卡车的驾驶室,甚至台钟的外表面上他都会钉上一层牛皮……

    不得不说,用兽皮比起油漆可要环保多了。

    至于革这种廉价的替代品,完不需要!

    当然,对于大耀来说极为廉价的皮具,对于出云人来说还是有点奢侈的。

    不过在那些学子眼中,这可是火车,里面用上各种奢侈的装饰也是理所当然的,因此丝毫没有觉得奇怪,只是觉得就应该是如此。

    随着火车长鸣,车厢中所有人都感觉到车身的晃动。

    同时也能看到两边的景色开始移动。

    “移动了!”

    对于大部分学子来说,这种感觉都很新奇。

    虽然坐马车的经历每个人都有,可坐在这样巨大的钢铁怪兽肚子里的经历还是第一次,一个个仿佛第一次出门一样扒着窗户往外看。

    “速度好像越来越快了!”

    “确实很快,比马车快多了。”

    “而且比马车平稳多了,比起那些卡车都舒服多了。”

    “你们说,这东西用来运兵,能运多少?”

    “看这些座位,这东西一节是80人,刚才上来前我数了一下,加上那种短一些的一共19节,应该能运输1500人。”

    “如果拆掉座椅,估计人数能多一倍。”

    “这东西到底是怎么跑起来的?”

    “从之前的晃动来看,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拽动一样,应该是那个黑色的怪兽头带动的。”

    “比马的奔跑速度要快!真难以想象,拖着这么大的家伙,竟然比马的速度还快。看看这两边,都是铁的,这东西比起想象还要沉重的多。

    而且还装了这么多人。”

    毕竟是诸多学府的学子,若是普通人上来恐怕除了感叹便没有其他想法了。

    而他们在短短的好奇之后,很快就研究起这个火车的作用和动力了。

    不过他们所好奇的东西,是他们从来都没接触过,甚至没考虑过的东西,自然也研究不出什么东西来。

    ……

    任八千让人将石敢和铜兰找来。

    “见过陛下、殿下。”

    “把这些东西分给他们,让他们写下自己的答案。”任八千将一沓白纸递给两人。

    两人扫了一眼,上面有着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那些出云的士子!”石敢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任八千点点头。

    “太简单了吧?”铜兰脸上带着疑惑。

    出云和大夏的士子,在古族人眼中一直是“学问”的代名词。

    那些偶尔传过来的诗词,还有诸多大臣家中藏着的典籍,都是来自于他们。

    古族人一方面自持武力,觉得自己一个能打十八个。

    一方面又觉得对方在学问方面很强大。

    哪怕是学府中的学子也难以避免出现这种认知。

    虽然铜兰之前在语言中轻视他们,这是由于她知道伢鬼所教的东西是其他地方学不到的。可在心中却也认同他们在学问上的造诣。

    所以她才会说出“起码启蒙教育他们还是能胜任的”这样的话来。

    否则以她的傲气,会让他们回炉重造。

    “那可不一定。”任八千笑了笑道。

    “知道了。”两人点点头,拿着两沓带着一个试题的白纸离开。

    那些出云学子还在讨论正在乘坐的这个钢铁怪兽,就见到从通道另外一边过来两个人。

    一个一脸大胡子,身材彪悍的男子,还有一个便是刚刚见过的那个如同女神一般的白衣女子。

    “两位!”有人起身想要询问。

    因为他们是不允许通过车厢去前一节的,而对方到此,肯定是有原因。

    “你们院长何在?”石敢带着温和笑意问道。

    “老夫便是,不知道两位有何贵干?”一个老者起身道。

    “昭亲王殿下希望你们能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石敢将手中的白纸留下八十张。“每个人写出自己心中的答案便可,还要留下姓名。”

    随着石敢的话语,老者的目光顿时有了变化。

    这是考验?想要看看各书院的实力?

    老者接过纸卷看过去,只见上面只有一行字:“你们现在是静止还是运动着?原因是什么?”

    等两人在众人瞩目下离开,老者让人将纸卷发到每个人手上。

    虽然很多人心中还在挂念刚才那个白衣女子,可都知道此时什么更重要,纷纷看向手中的纸卷。

    “静止啊,我们明明没动么!还以为会是什么,竟然是这么简单的问题!”

    “不会这么简单,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玄机。”

    “我也觉得不会这么简单。应该是运动吧,我们可是一直随着火车在移动。”

    “这题倒是有趣。我觉得说静止也对,说运动也对,似乎怎么回答都是对的。”

    “怎么回答都对,也就是说怎么回答都错。”

    有人开始思索学过的典籍中是否有相关的论述。

    可惜,翻遍了脑海,也没有与之相关的地方。

    曹归看着铜兰离去的背影,方才他真想在铜兰经过的时候,将身边的的马化龙推下去。

    自己就可以以他唐突佳人为借口道歉,继而搭上话了。

    可惜,马化龙似乎猜到自己心中所想一样,让开了半个身位紧紧盯着自己。

    “跟你坐在一起就是一个错误。”马化龙低声抱怨。“你简直是疯了,一个女人,你没见过女人啊?”

    “这次不一样,完不一样!”曹归摇摇头,起身接过来一张递来的纸卷,阅后思索了片刻,又看了窗外片刻,从行囊中拿出笔和砚台,又去卫生间旁边取了水磨砚后书写道:

    “既是运动着,也是静止着。运动是与这钢铁巨兽的外面相比,而静止是与钢铁巨兽相比。我们的运动与静止并不单单取决于我们自己,而是与身处的环境相关……”

    而在身边的马化龙也同样在奋笔疾书。

    直到双方都放下笔后,两人互视一眼后,纷纷露出笑容。

    “打个赌,咱俩的答案是一样的。”曹归说道。

    “不赌,你这家伙现在疯了。”

    望京书院。

    “运动的还是静止的?问这种问题有什么用?这样的问题对治国、治民有什么用处?”邹睿看着手中的卷子,轻哼一声道。

    “你们说,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什么意思?”

    “以那位昭亲王的行事来看,恐怕是要找出符合他想法的人。

    从他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之前一直用怀柔手段,便是为了能将出云的百姓都纳入古族的统治之下。

    而要治人,那首先要有能治人的人才行。古族,恐怕是无人可用。

    那些叛徒先且不说,那些后选的城令,都是出云人,从这就能看出来了。

    他现在要做的,恐怕就是要找出符合他心思的人,和我之前的猜想一样。”

    “那这题该怎么回答?”

    “……”

    “……”

    一直到了中午才有人来将纸卷收走,同时留下另外一张纸卷。

    让曹归遗憾的,来人并不是那个白衣女子。

    “下次一定要问她叫什么名字。”曹归心中想着,从旁边接过第二章试卷,只扫了一眼,顿时就愣住了。

    “单身税——25岁未婚则每年收取一例税,30岁未婚则收取两例税,35岁未婚则收取三例税,以此类推。

    每例税为年俸的一成。

    对于这种单身税,有何看法?如何实施?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看清试卷上的问题,整个车厢直接炸锅了。

    就连各书院院长都一脸的茫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