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心折的愿望

作者:袖里箭 |字数:5052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北宋大丈夫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穿越到1931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化中

    “好久没见了,好像瘦了些?倒是更精神了。”陈庆大笑着迎上任八千。之前两人偶尔会视频,倒是知道任八千有一段时间的身材。

    “这位是?”陈庆看着任八千身后那个相貌精致戴着眼镜的女子微微有些疑惑。

    这个不是新娘子啊!

    “我……小姨子……!”任八千犹豫一下道。女帝怕自己再弄出什么幺蛾子,弄了个随身护卫来。

    “如果我还没结婚,一定要你把小姨子介绍给我!”陈庆大笑起来。“可惜我儿子都十岁了。”

    “坐下聊吧。”任八千笑了笑。

    两人坐下,任八千看看身后的心折,指指旁边“坐吧,别站我后面,瘆得慌。”

    这是一间很安静的酒吧,周围也没几个人,酒吧内飘荡着一曲很老的民谣,听起来淡淡的,却有些沧桑的感觉,让人想起曾经的过往。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因太胖取消原计划……”

    听这词就是一把心酸泪。

    “啤酒吧,给她来个果汁。”

    任八千也许久没喝过啤酒了。

    陈庆仔细看了看任八千,微微叹道:“时间过的真快,我儿子都十岁了,不过看你没太大变化。”

    “这变化还不大?”任八千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有那颗闪闪发光的光头,想当初自己还是个小鲜肉呢。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

    “得了吧,你这样子是变了不少,看你脸上,还没什么岁月的痕迹。看看我,皱纹都起来了。”陈庆笑骂道。

    地球时间过去了十二年,而任八千经历的时间不过六年而已。

    “江南呢?”任八千笑问。

    “在家呢,还要陪儿子写作业,明天早上才会过来。”

    “这也太真实了……”任八千有些无语。

    随后两人聊了许久,颇为感叹这些年度过的岁月。实际上大部分时候是陈庆在感叹,任八千反倒没太大感觉。毕竟他才经过了六年,而且这段时间一件事连着一件事,大耀各种事情,与大夏的战争,平复天景之地,前往六万大山,哪有心思想那些。

    更重要的,他可是刚结婚,不像陈庆连儿子都十岁了。

    和陈庆的叙旧没聊太久,陈庆又说了一些关于药厂的事。

    白血病的药物也早已上市,和醒酒药同样,一经推出就占据了市场上的绝大份额,无论在国内国外都是如此。

    不过醒酒药如今已经有了仿品,而且用的也是青藤,这是没法避免的事情。

    除此之外,便是黑泥膏正在进行临床实验,名字则是叫做黑玉断续膏,为了这个名字还支付了不少的费用。

    接下来就是要再次扩大药厂和实验室了。

    如今这个药厂和实验室,在国内名气极大,陈家也借着这个机会混的风生水起,可以说是搭上了各种门路,早就走出了东三省这块地方。

    “回头我给你一些药材和配方,你们研究一下。”任八千想了想道。

    药厂和实验室每年如今都能给自己提供两三亿的分红,是自己除了“免息无期贷款”外最大的收入了。大耀那面各种有着奇特疗效的药物不少,拿来两样可以在地球研制的,便能让药厂和实验室更上一层。

    如今虽然只能提供来源,但等着十几年几十年后,这个药厂和实验室的影响力更大之后,说不定还能有不小的用处。

    两人聊到深夜,心折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捧着的从果汁杯变成了啤酒杯。

    眼看着脸色发红,目光也有些迷离了。

    任八千这才不得不带着心折赶紧回去。

    再晚点自己就得抱着她回去了。

    会死人的。

    一路上倒是没什么事情,进酒店电梯的时候,脸上红扑扑的心折终于问出一句自己一直想问的话:“殿下!”

    “恩?”任八千扭头看向他。

    “你脑袋是怎么这么亮的?”心折嘴里鬼使神差冒出这么句话来。

    任八千:……

    能不能聊天了?啊?

    看着心折眼镜后面那探寻的目光,任八千嘴里冒出一句:“大概是用爱发电吧!”

    任八千心里琢磨,还不是为了陛下?不然自己怎么练那功法?不然怎么会这么亮?这都是沉甸甸的爱啊!

    心折目光闪烁几下,压抑着心情轻声问道:“那个……触电试验,还做不做了?”

    任八千听着心折的声音和话语,被吓了一跳。

    怎么提起这事来了?

    “当然……”任八千很想说当然不做了,不过看到心折的目光,除了往日的平静,似乎还带有一些其他的色彩,让他没说出口那两个字。

    “你喜欢那个触电试验?”任八千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当时的那些画面,如同在看电影一般,还带慢放的!

    心折想了想,很诚实的回答:“有些感兴趣,觉得挺……有趣!那个试验让我有一种别样的感受,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任八千当然知道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不过这事的具体情况,他还真没法跟心折解释。

    而且心折,从来没接触过这些东西。

    “当然还会进行试验,到时候通知你。”任八千道。

    “嗯!”心折应了一声。

    任八千揉了揉脑袋。

    看心折平常冷冷清清的,真没看出来,竟然还是个抖M。

    和宁彩尘划个等线。

    算了,自己也算是助人为乐了!

    做好事不留名,不用表扬我。

    ……

    第二天便是婚礼,任八千就跟木偶一样被摆弄了半天,然后前往接亲。

    “紧张不?”刚刚下车,任万年凑过来笑道。

    任八千顺手给了他脑袋一巴掌。

    紧张倒是不紧张,就是觉得挺新鲜的。

    虽然算起来自己这是二婚。

    不过上次自己可是被接的那个。

    扭头看看自己身后,陈庆、任万年、丁杰,还有十个飞骑,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自己这方面也算是人强马壮了!

    “上楼!”

    到了楼层,任八千敲了敲门,然而里面没任何反应。

    任八千扭了扭把手,里面锁上的。

    “呵,这是得先把门弄开是吧?”任八千顿时笑起来。

    按照正常情况,这应该是要用红包敲门是吧?

    不过里面是青鸢红鸾,红包肯定没用。

    任八千直接从腰后面拽出一个袋子:“大白兔奶糖,谁要?”

    后面那几个婚庆公司的摄影师面皮就是一抖,没见过哪个新郎接亲时是后腰挂着个袋子装大白兔奶糖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