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九十章 白袍将军、麻衣老者(第一更)

作者:青林客 |字数:491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吃神至尊重生

    阴云蔽日,北风怒吼,大地一片雪白。

    敖列走在路上,一步十丈,身形变幻,神光护身,风雪难侵,但却止不住两侧路旁哀嚎。

    “寒冬方至,便闹饥荒,唉!”

    虽然此身为神,但到底曾经为人,眼下目睹此景,心中怎能好受。

    轻声一叹,敖列摇身一变,化作老者模样,背着药篓,现出了身形,在雪地中留下了一行行脚印。

    他虽有变化之术,但以他境界,只能改变物体外形,并不能变出真正的粮食。所以,眼下还是以医者身份行走,救死扶伤、防止疫病为要。

    忽然,前方有阵阵叫喊声传来,敖列眉头微动,露出笑意。

    “放粮救灾的人来了。”

    脚步不停,不过片刻,就来到了声音传来之地。

    这是豫州境内的一座城池,在城门处,有兵士驻守,将早已熬好的米粥盛入碗内,向着身前排好队的受灾百姓发放。

    而在旁边,更有一名鹤发童颜,身旁放着药篓的老者,不断从竹篓中取出红杏,递给了领粥的百姓。

    就在此时,一名白袍将军在众人簇拥下,自城中走出,看着身旁喝粥的百姓,冰冷的脸庞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咦!”将军目光一转,看到那边老者动作,不由感到奇怪。

    此时已入寒冬,怎会有卖相如此之好的红杏出现,而且看那老者模样,竹篓中的红杏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永远也不会用尽一样。

    将军虽感诧异,但因征战沙场十余载,见过的奇事倒也不少,不说其他,就连他自身也有些稀奇之处,所以诧异之后,便平静下来,道:

    “来人,去给我将那位老者请来。”

    亲卫领命而去。

    然而就在此时,身旁众人指向前方不远,道:

    “将军,那边还有一位老者。”

    将军目光转过,看向了正向城门处而来的那位老者,见到其身后药篓,心中更奇。

    “有趣,还真是有趣。

    来人,去给我将那位老者也请过来。”

    说罢,身后又有亲卫领命而去。

    这边,敖列刚刚走出,便看到有士兵前来相邀,欣然答允下来,但目光却时不时地放在了对面赠杏的那名老者身上。

    虽然此时有军营煞气遮挡一切,又有那位白袍将军顶上青气阻挡,但他还是能够感觉到,那名老者绝对不凡。

    至少,也在仙境。

    心中奇怪,敖列转过目光,来到了白袍将军身前,拱手一礼。

    “见过仁威将军。”

    将军先是细细打量眼前老者几眼,紧接着便听闻称呼,心中大奇。

    他被封为仁威将军之事还不到半月,眼下并未有多少人知晓,怎会被这老者一口道出?

    “将军不必疑惑,老夫虽年老体迈,但生来却有奇能,能眼观千里,耳闻八方,所以才能知晓此事。”敖列抚须笑道。

    仁威将军先是一愣,随后便带着玩味笑意,问道:

    “高人有如此神通,那可能看出,本将军还有多少阳寿?”

    敖列也不隐瞒,直言道:

    “将军生来有异物相伴,导致体弱多病,虽比之常人心窍灵通、精神强大,但这具肉身早已残破不堪。

    若是如此下去,老夫可敢断定,将军最多只有三载可活了。”

    “放肆。”

    “无礼。”

    “大胆。”

    将军身旁众多白袍亲卫登时大怒,一个个握剑在手,似是要将眼前之人斩碎。

    敖列神色不动,摇了摇头,叹道:

    “若是将军不信,可向那位前辈求证。”

    说话间,那位赠人红杏的老者已是走了过来。

    “老夫见过仁威将军。”

    得,又是一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高人。

    将军心中嗤笑,但还是向着老者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老者抚须摇头,略作沉思,道:

    “将军征战沙场,无往不胜,虽看似气运鼎盛,但实则底蕴已失,三载过后,必死无疑。”

    “放肆。”

    “无礼。”

    “大胆。”

    将军眉头微动,顿时来了兴趣,问道:

    “既然两位高人看出本将军命不久矣,那可知晓这世上有何延寿之法?”

    自己情况自己清楚,近些年他也感到自身精力大不如前,所以不可避免的,也有些相信这两人的说辞。

    那名赠杏老者直接摇头,叹道:

    “生死之事皆由天定,老夫虽有小术,但却并无延寿之能。

    况且,将军征战沙场,历经无数死生,应早已悟透此理才是,又何必强求呢?”

    而敖列闻言,并不赞同,直言道:

    “此言差矣,前辈所言虽是天道至理,但前辈莫要忘了,曾几何时,前辈亦是寿元有终的普通凡人,不知经历了多少劫难,才换来如今长生福德。

    眼下将军虽寿元有数,但也不过是一小小劫难罢了,若是前辈能出手为其调养,不说得享长生,但多活几年还是可以的。”

    若是他所料不差,以眼前这人的身份,绝对有那般能为。

    老者闻言一愣,随后苦笑:

    “小友此话,倒是让老夫忆起行医天下的初心。

    不过,眼下老夫身份已变,有了限制,倒是不好直接出手,”

    敖列神色不变,转而看向了身前白袍将军。

    “老夫为何而来,想必将军心中已有感应,只要将军愿将那物赠我,老夫愿与这位前辈出手,为将军调理身体。”

    将军一直听着这两人言语,心中忍不住思索起来。

    他能以寒门出身、中年成名,皆是靠了那件宝物,如今要以此物来换取寿元,倒是有些不舍。

    不过,他毕生所求,便是能够在有生之年为主上扫清六合,一统天下,多活几年总是好的。

    至于那宝物,虽然最初依赖此物成名,但他征战十余年来,兵法韬略一众事物早已在烙印于血脉之中。

    纵是没有此物,他又有何惧之?

    心中一定,将军大笑一声,自袖中抛出一物。

    “此物高人拿去便是。”

    最后一枚碎片到手,敖列心中一定,又看向了身旁老者。

    “唉,老夫毕竟身为医者,倒也不好视而不见。”话音一落,一道记载了调养身体的秘方落在地上。

    “怪哉,怪哉,老夫那张药方怎会不见了,莫不是遗失凡尘,被人得了去?”老者满脸诧异,看向敖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