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老天非让我打脸(四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4907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说道唐寅,很多人会感觉到陌生,但说到风流才子唐伯虎,大家就比较清楚了。

    这唐寅正是唐伯虎,是明代的著名画家、书法家、诗人。

    唐伯虎的画风变化不很有规律,又很少在画上标注时间。

    所以很难推测出他作画的时间,这副画也没有作画时间。

    唐寅的画作主要有山水画、人物画、花鸟写意画等,他在人物画写实方面功力很强。

    很多人都知道黄天雄喜欢收藏字画,却不知道黄天雄最偏爱的就是唐寅的字画。

    在一次拍卖会上,黄天雄曾花了几千万拍得了一幅唐寅的山水画。

    眼前这幅仕女图虽然不如当时他拍的那张山水画,但以他对唐寅作品价值的了解。

    这幅仕女图要是放到拍卖会的会,至少也要一千万左右的价格。

    就算一些不了解仕女图真实价值的人,光是听到唐寅这个名字,就知道这幅画的价格不菲。

    不过反过来想一想,要是真能通过这幅画,跟黄家搭上关系的话。

    区区几百万,上千万又算的了什么。

    只要搭上黄家这条线,自己花掉的钱,都会翻倍还回来的。

    刘翼这次为借住黄天雄的生日跟对方拉上关系,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之前为掌握黄天雄的喜好,他就花了不少钱。

    这幅仕女图的价格也是跟黄天雄预想的差不多,足足花了他一千万华夏币。

    “黄先生,这是我父亲的一点心意,还请你不要嫌弃,您就收下吧。”

    黄天雄明显很喜欢自己这副画,刘翼这个时候不顺杆往上爬,等什么啊。

    说话的时候,他将自己手中的仕女图递给黄天雄。

    但他的仕女图递给黄天雄的时候,黄天雄竟然皱眉摇头。

    “这仕女图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黄天雄喜欢这副仕女图不假,但他不是傻子,反而精明的很。

    这年头没有免费的午餐,别人付出的越多,想要得到的越多。

    黄天雄跟刘氏演艺公司并没有什么交集。

    刘翼拿出价值千万的仕女图,而且还是黄天雄最喜欢的唐寅所画送自己。

    这明显是事先花了不少心思,不然绝不可能把自己喜好掌握的这么清楚。

    黄天雄觉得这刘氏演艺公司心思叵测,所以这仕女图就算自己喜欢,也绝对不能收。

    刘翼微微一愣,他没料到黄天雄竟然开口拒绝了。

    对方明明表现的那么喜欢,怎么还会拒绝自己。

    “别人跟我说,你最喜欢唐寅的作品,这可是唐寅的仕女图啊。”

    刘翼心中略微有些焦急,直接脱口说道。

    在场的人中,多数都是商场老手,一个个心思细腻的很。

    他们听到刘翼这么说话,心中冷冷一笑,暗骂一声对方是个傻子。

    为了讨好一个人,而去调查对方喜好,这种事在场的人都没少做。

    可调查别人这种事,只要心中清楚就可以了,说出了就变味了。

    刘翼的话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我是调查过黄天雄的,我了解他的。

    是个人都不喜欢自己被人调查,黄天雄的表情现在非常难看。

    刘翼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只是这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泼出去了就收不回来。

    “黄先生,我……”

    “好了,你不用说了,这幅仕女图我肯定不会收的。”

    黄天雄的声音变得冷了许多,表情也变得不耐烦起来。

    刘翼脸色变的惨白,今天的目的本是要跟黄家搭上关系。

    现在关系不但没能搭上,反而把对方得罪了。

    “什么,你说这幅仕女图是赝品。”

    就在刘翼脸色惨白的同时,一道惊呼声突然响起。

    这一声惊呼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众人看到黄晓馨正一脸惊愕的看着刘翼手中的仕女图。

    刚才的惊呼声,正是来自黄晓馨。

    被黄天雄拒收仕女图,刘翼已经够悲催的了。

    现在黄晓馨竟然说这副仕女图是赝品,这不是在刘翼的伤口上撒盐么。

    “黄小姐,就算黄先生不收我的仕女图,你也不能乱说啊。”

    “这副仕女图是约翰从一名米国老收藏家手里花了一千万华夏币买的,绝不可能是赝品。”

    刘翼脸色难看的焦急喊道。

    开什么玩笑,自己怎么敢拿赝品送给黄天雄当生日礼物。

    自己这么做话,那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啊。

    只是听到刘翼的话,黄晓馨却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纪阳。

    黄晓馨刚才会惊呼仕女图是赝品,就是纪阳告诉她的。

    黄晓馨看向自己,纪阳淡淡一笑,两只手分别搂着李梓萱和黄晓馨,声音淡漠的说道。

    “约翰,就是你的那个(基)友么,要是的话,那只能很可惜的告诉你,你被你的好(基)坑了。”

    纪阳没记错的话,在艺术学院的时候,刘翼那个黑人基友就叫约翰。

    在刘翼拿出仕女图的时候,纪阳也看向了这副仕女图。

    当黄天雄惊呼这副仕女图出自唐寅的手时,纪阳看的更仔细了。

    不细看不知道,一细看真是吓一跳。

    这幅图要是唐寅画的,那距离现在可是有几百年了。

    但纪阳观察发现,这东西貌似太新了。

    心中疑惑下,纪阳便将这幅仕女图拍了照片,然后发给了马面。

    纪阳把照片发给马面后,让马面拿去询问唐寅这幅画是不是对方画的。

    马面很快给了纪阳回复,根据唐寅所说,他根本就没有画过这幅画。

    这幅画是赝品,而且唐寅还说,根据他的绘画经验判断,这幅画最多只画了三年。

    至于为何卷轴,纸质,还有色彩乍看起来好像很多年一样,他就不清楚了。

    连唐寅自己都这么说了,那这幅画肯定是赝品啊。

    纪阳原本也没想把事情搞大,可不想黄晓馨在听到这副仕女图是假的以后,竟然那么大的反应。

    纪阳原本是想放刘翼一马的,谁想老天非让纪阳去打刘翼的脸。

    “我真的是无意的这次,怪只怪你长的太衰了。”

    纪阳心中如此想到。

    纪阳说约翰坑刘翼,这无疑是在刘翼的心上插了一刀。

    刘翼肯定不愿这样接受事实,他摇着头,大声喊道。

    “你胡说,约翰那么爱我,他怎么会骗我。”

    “一定是你嫉妒我,所以才污蔑约翰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