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这是真迹(二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4968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为死者代言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老天逼我当英雄都市天龙至尊元尊

    看到纪阳手中拿着的仕女图,周围人心中都很震惊。

    送仕女图就算了,还跟刘翼刚才那一幅一模一样。

    只是纪阳的仕女图,看起来很新,感觉笔墨都是刚干的样子。

    “这小子的仕女图也太假了吧,比刚才那幅还假。”

    “好歹刚才那幅看起来还有些年头,这幅仕女图,根本就是刚画的一样。”

    看来所有人都把纪阳的这副仕女图当成是赝品了。

    不过对于众人的想法,纪阳却没有在意。

    他只是将仕女图交给了黄天雄。

    纪阳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为黄天雄准备的寿桃。

    但看了刘翼刚才的事以后,他临时改变了注意。

    自己要送黄天雄的寿桃虽然出自寿星的瘦,但周围的人都是不识货的。

    在他们的眼中,自己拿出的寿桃也就是个普通的桃子。

    只拿一个普通的桃子送给黄天雄当礼物,他还不被周围人笑话死啊。

    所以在马面告诉纪阳,唐寅说那幅仕女图是赝品的时候,他就让马面托唐寅为自己画了一副仕女图。

    只是纪阳没想到,这唐寅竟然画了一幅跟刘翼之前送的一模一样的仕女图。

    唐寅在地府内也没闲着,他的画技比以前更高了,绘画速度更快。

    所以只是很短的时间内,他就将一幅仕女图给画好了。

    纪阳离开的时候,便找了马面。

    对方便将这幅仕女图交给了纪阳。

    不过这画的确是刚画出来的,看起来自然崭新。

    黄天雄接过纪阳送自己的仕女图,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卷了起来。

    以黄天雄的经验,刚才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他还是发现了问题。

    那就是这画真的没有年代感,完全就是刚画出不久的样子。

    他的心中甚至有些怀疑,纪阳的这副仕女图是不是跟刘翼的出自一个人之手。

    只不过刘翼的经过了处理,纪阳这幅还没来得急处理,就被纪阳买下来了。

    黄天雄认为纪阳是被骗了,所以没细看仕女图就将画收起来。

    他这么做其实是怕周围有些人看出端倪,当场揭穿仕女图是赝品,他怕纪阳丢脸。

    不过黄天雄这么做,反而让一些人对纪阳的仕女图更加的质疑。

    一些人开始小声的谈论起来,他们谈论的内容无非就是纪阳的这幅仕女图。

    在他们想来,纪阳的仕女图就是赝品。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黄天雄的脸色不太好看。

    他准备找个话茬引开大家注意的时候,纪阳却突然开口了。

    “黄叔叔,你怎么不看看这仕女图的真假呢?”

    周围人的议论声纪阳全部听在耳中,这仕女图可是实打实的出自唐寅之手。

    现在被人如此质疑,纪阳的心中多少有些不爽。

    “纪阳,你这幅仕女图我收下就是了,我难道还不相信未来女婿么,就不用验证真假了。”

    黄天雄的话听起来怎么都有些底气不足。

    他这么说话,纪阳反而更想要对付当场验证了。

    现在可不光是周围人对自己送出的仕女图表示质疑,连黄天雄都质疑,这可不是纪阳想看到的。

    “黄叔叔,你信我,可有人不信啊。”

    “还是验一验比较好,不然以后传出我给自己未来岳父送了赝品仕女图,我可就没法在临海呆下去了。”

    纪阳一脸笑意的说着,眼神自信的看着黄天雄点点头。

    看到纪阳如此自信自己的送的是真仕女图,黄天雄心中打起了鼓。

    难道他送的是真品,可这真品比起赝品看起来还像赝品啊。

    “爸,难道你还不相信纪阳,你就当着大家的面鉴定下真假吧。”

    黄晓馨绝对是相信纪阳的,周围人对纪阳的议论声,让她的心中也不舒服。

    “黄先生,你就鉴定下吧,也让大家开开眼。”

    “是啊,刚才看的赝品,现在让大家看看真品吧。”

    “没错,让大家看看真品。”

    一些居心叵测的人这时开口了。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纪阳当场出丑。

    只要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了丑,他们不信黄家还能认纪阳这个女婿。

    黄家不认纪阳这个女婿,那其他人不就有机会了。

    周围人开始起哄,黄天雄这个时候也被逼到了不得不鉴定的地步。

    他要是不鉴定的话,肯定会落下话柄。

    这反而对纪阳更加的不妙。

    “好,那我现在就当着大家的面鉴定。”

    “各位当中也有不少人喜欢字画的,也跟黄某一起来鉴定吧,省的到时有人说我黄某说假话。”

    黄天雄的话中已经透着明显的不快。

    不过面对此时黄天雄的不快,众人更想看的是纪阳出丑。

    黄天雄话音落罢,还真有几个玩字画的老手走了出来。

    将刚卷起的仕女图打开放在桌子上,黄天雄就和众人一起鉴定起来。

    一番鉴定下来,无论是黄天雄还是其他人都是脸色大变。

    “这,这,这……”

    一年名龄六十多岁的老人抬起头,一脸惊愕的看着纪阳,说话都有些磕巴。

    这个老人在临海的古玩界也是很有份量的,大家可是等着他给结论呢。

    可他连说出几个这字,却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周围人都急了。

    “怎么样,这幅仕女图是不是假的?”

    “还用说吗,唐寅的仕女图流传到现在可是有几百年了,可这幅仕女图这么新,肯定是假的。”

    “我看也是,唐寅的仕女图就算保存的再完好,也不可能完好到这种程度。”

    周围人都以为老人是因为这幅画是假的,所以才说话磕巴。

    只是在众人都以为画是假的时候,老人终于平复下心中的惊愕,将话说了出来。

    “谁说这是假的,这幅画的确是唐寅的真迹,我用我的名誉做保证。”

    老人看着周围的众人,声音激动的说道。

    听到老人这话,周围一片哗然。

    什么,这副看起来崭新的仕女图,竟然真的是唐寅的作品。

    这实在太扯了吧。

    此时其他鉴定的人也抬起了头,纷纷对老人的话符合。

    经过他们刚才的鉴定,这副崭新的仕女图,的确是唐寅的真迹。

    一个人可以鉴定错误,总不能所有人都鉴别错误吧。

    现在就算再不愿相信,也得相信这幅仕女图就是唐寅的真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