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原来是狗急跳墙(一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497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元尊

    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句话听着有些扯淡的感觉,但纪阳却知道这句是真的。

    天庭地府是真实存在的,虽然天庭地府的人现在不能随便出现在凡间。

    但人的善恶在天庭地府都有记录,他们未必会时刻盯着你,但人在凡间做的事上天都会记着。

    好事做的多了,自然有善报福报。

    坏事做的多了,自然有恶报惩罚。

    纪阳认为自己会遇上的阿贝,这就是上天安排自己来收拾他。

    这就是阿贝的恶报惩罚到了。

    阿贝是个不信邪的人,不然他也不敢做收人钱财,违背职业道德这样的事情。

    可纪阳在说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对方的语气更是给他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要不是老天告诉纪阳的,那他是怎么知道视频的事的。

    虽然说戚光公布了视频后,阿贝这个记者是当不成了,人还可能坐牢。

    但戚光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他是贿赂的一方,而且有害梅红酒厂的心思,梅红酒厂要是想搞戚光的话,也不是不行。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戚光肯定不会曝光视频的事情。

    既然不是戚光曝光的,那纪阳知道这件事,本身就很诡异。

    “你想干什么?”

    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现在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对方知道这件事后,打算要干什么。

    阿贝不是蠢人,纪阳现在跟他说这话,明显是带着几分威胁的味道,他知道对方肯定有其他目的。

    “原本我真的没想干什么,但你这么问了,我要是不干些什么好还真对不起你。”

    纪阳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轻声说道。

    听到纪阳这话,阿贝楞了一下,心中暗道一声。

    “你骗谁呢,你这话我要信才怪事。”

    管你信与不信,反正纪阳脸皮厚,他才不会在乎。

    至于他想要做什么,这个也很简单,那就是他想知道阿贝口中戚哥是谁。

    虽然纪阳通过小龙女,知道了对方的通话内容。

    但无论是小龙女还是纪阳,他们可没有本事通过通话,就能知道对方的一切。

    阿贝跟对方的谈话中,也只叫对方戚哥,连对方的名字都没说全。

    “把你为什么要抹黑梅红酒厂的事情,还是那个戚哥是谁,到底干什么的全部告诉我。”

    “不要跟我耍花样,不然的话,我让你尝一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纪阳声音的冷漠的说道,他的手中也多了一根银针。

    银针在手,纪阳直接将银针扎在阿贝身上。

    这一针扎在身上,阿贝感觉自己全身好像有几万只蚂蚁在爬一样,全身瘙痒的非常厉害。

    “我说,我都说,你先帮我把身上的瘙痒止住,实在太难受了。”

    阿贝知道,自己出现这种情况,都是纪阳搞得鬼。

    纪阳这一手,也把阿贝给吓到了。

    反正对方都知道自己视频的事了,他还怕什么,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在纪阳帮阿贝将身上的瘙痒止住后,阿贝便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

    只是他说的这些东西,价值很有限,他无非只能提供一些有关戚光的基本信息给纪阳而已。

    至于戚光为何要抹黑梅红酒厂,这个事阿贝可不知道。

    “戚光是干什么,你知道么?”

    纪阳听到阿贝所说的话后,试着问道。

    “我只知道他是做生意的,具体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

    “他跟我见面的地方,是临海烟雨中的一栋别墅,那里应该是他的住处。”

    戚光住在临海烟雨,那不就跟纪阳一个别墅区么。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住处,想要知道他是干什么的,纪阳自有办法。

    又是住同一个别墅区,那收拾戚光就更简单了。

    “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呢?”

    眼前的阿贝,也就这些利用价值了。

    他的价值没有了,纪阳也该考虑怎么收拾他了。

    阿贝不知道纪阳会怎么对付自己,但纪阳眼神很不善,让阿贝感觉很害怕。

    “求求你,不要杀我,饶了我吧。”

    纪阳正在想怎么惩罚阿贝才好,结果阿贝这么一说,纪阳都被对方的话吓了一跳。

    自己又不是杀人恶魔,屁大个事,自己至于要你的命么。

    看来这阿贝平日里虚假新闻写的太多了,自己心里有鬼,一被别人识破,他整个人就懵逼了。

    纪阳手里有玄组的特权证,但也不能说杀人就杀人吧。

    虽然阿贝有错,但还没到了要杀掉的地步。

    “既然怕死,就不要做坏事,怎么惩罚你,还是交给警方吧。”

    纪阳思考一番,还是决定把阿贝交给警方处理。

    掏出手机给吕凡打了个电话,很快吕凡就开车来到了这里。

    将阿贝带上警车后,吕凡跟纪阳说了两句话,简单了解了阿贝犯下的事。

    “纪少,要不要我带人去把那个戚光给抓了?”

    既然已经知道戚光是背后要害梅红酒厂的人,吕凡绝的已经可以去抓人。

    但纪阳却摇摇头,他对这事挺好奇的,还是想自己想了解后再说。

    “暂时不用,等我先教训一顿这个戚光再说。”

    “那成,纪少什么时候有需要,给我打电话就行。”

    听到纪阳这么说,吕凡为戚光在心中默哀三秒钟后,笑着说道。

    被纪阳教训一顿,可比直接跟自己去警局要惨的多啊。

    等到吕凡带人离开,纪阳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李梓萱之前并未露面,她只是在车上看着。

    她知道身为一个女人,自己男人在办事的时候,她该干些什么。

    不该露面的时候,就不要露面,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接下来是回别墅么?”

    虽然她没有下车,但因为纪阳的车和阿贝的车距离不远。

    刚才的谈话内容,她还是听到的。

    “不急,我先打个电话问问梅红,说不定她知道这个戚光是谁。”

    这个戚光除非脑子有病,不然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找梅红酒业的麻烦。

    纪阳给梅红打电话的时候,梅红刚将所有记者送走。

    当纪阳跟梅红说到戚光的时候,梅红还真认识对方,而且跟这个戚光还真有一些矛盾。

    “原来这戚光是狗急了跳墙啊。”

    知道戚光和梅红酒厂的矛盾后,纪阳笑着说了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