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无奈的逼迫(三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4824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都市天龙至尊三国重生马孟起老天逼我当英雄元尊

    纪阳一拳下去,汤进憋的跟猪肝一样红的脸,此时比猴子屁股还红。

    两只眼睛一吐,口中吐出些许酸水。

    纪阳这一拳还是留了力道的,不然现在汤进吐的就不是酸水而是刺目的血了。

    “啊……老汤……”

    李宜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看着被纪阳打了一拳的汤进,她大叫着向纪阳冲了过来。

    看着李宜扑来,纪阳另一条手臂一伸,一指定身咒快速点在李宜额头。

    李宜被定身咒点中,身体保持着前冲的姿势,定在了原地。

    “李宜,你怎么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纪阳这次施展的定身咒,可不光定住了李宜的身体。

    他将李宜的五感都封闭了,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全部封闭。

    现在李宜连眼睛都不能眨一下,看起来就跟蜡像一样。

    “我只是让她安静一下,暂时不会有事。”

    “你要是还不说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送你们两个一起去阎王。”

    纪阳手掌一紧,掐着汤进的力道加了几分。

    汤进不知道纪阳会不会真的送他们夫妻二人一起去见阎王,但被纪阳这么掐着,他很快就会得玩完。

    “纪少,你冷静一下,汤局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别冲动啊。”

    “汤局,纪少是拥有玄组特权证的人,玄组特权证代表什么,你比我更清楚。”“

    “如果你真的被纪少杀掉了,就凭你陷害纪少一事,你死了也是白死啊,还要拖累嫂子,你快说是谁让你陷害纪少的吧。”

    吕凡这时也急了。

    他没胆量,也没本事抓纪阳。

    可让他也不能眼看着汤进被纪阳掐死啊。

    “玄组特权证,纪阳……啊,我想起来了。”

    听到玄组特权证,汤进眼神一变。

    之前他就感觉纪阳这个名字自己听过,只是一时没有想到。

    此时将纪阳和玄组特权证联系到一起,他终于想起来了。

    一想到自己竟然说拥有玄组特权证的纪阳贩卖运输毒品,汤进心中一阵害怕,要是纪阳现在真的杀了他,那他真是死的冤枉。

    “既然你知道我,那就快说,不然,哼……”

    鼻子冷哼,纪阳掐着汤进的手再次发力。

    手掌再次发力,汤进被掐的眼睛上翻,口中舌头都吐出来了,纪阳要是再用上一些力,汤进肯定立时被掐死。

    “纪少,我说,我说。”

    知道了纪阳的真实身份,汤进也不敢不说了。

    纪阳手掌一送,汤进掉在地上。

    呼吸瞬间通畅,汤进剧烈的咳嗽起来。

    “纪少,我老婆?”

    “放心,她没事,只是被我定住身体而已,快说是谁要害我。”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话说的貌似并不全对,至少汤进和李宜就没有。

    汤进自然知道玄组是什么部门,只是以前是听说,今天算是真的见到了。

    跟玄组有关系的人,果然都不是普通人,这定身咒就够让人震惊一把的了。

    不过此时可是不是探讨定身咒都神奇的时候,纪阳可还等着他回答问题呢。

    “是桑扶海产品公司的会长木村拓桑让我干的。”

    “桑扶海产品公司会长木村拓桑?”

    “你一个公安局长,竟然帮r国人做事,你竟然是个汉奸。”

    “不,我不是汉奸,我是被逼的……”

    汤进一直秉承为人民服务,一下子被带上了汉奸的大帽子,他立时急了,赶忙将自己为何做回帮木村拓桑办事的原因说了。

    汤进是一个称职的警察,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说的好听些,就叫舍小家为大家,说的不好听,那就是疏于对家庭的关怀和照顾。

    汤进有一个儿子汤伟,因为汤进忙着到处办案,所以管教汤伟的事就落在了李宜的身上。

    只是汤伟小的时候,李宜管教起来还简单。

    李宜对汤伟很宠溺,随着青春期叛逆出现,李宜想要管教也管教不住汤伟了。

    李宜管不了,自然要找汤进管教。

    可汤进哪里有时间去管汤伟,几次管教也是非打即骂,可汤进的做法非但没能管教好汤伟,反而让汤伟更加的叛逆起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汤伟的叛逆有增无减,而且染上了各种恶习。

    仗着自己的老子是公安局局长,汤伟现在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官二代。

    打架斗殴,吃喝嫖赌抽,这些事对汤伟来说就是家常小菜。

    前段时间,汤伟跟着几个二世祖一起去了趟r国,在r国他干了什么,汤进和李宜并不知道。

    反正从r国回来以后,汤伟变的有些不太一样了,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汤进和李宜问过他几次,他都没有说。

    直到木村拓桑找到汤进,将一份录像带交给他以后,他才知道汤伟到r国干了什么。

    汤伟去了r国,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邪风,竟然强(奸)一名r国女学生。

    这名女学生还是r国某帮会小头目的女儿。

    只是简单的强(奸)案,以汤进的脾气,绝对会把汤伟直接抓起来。

    可这件事远没这么简单,受害人是r国人,这就牵扯到了国家层面。

    木村拓桑就是用这件事威胁汤进,汤进才不得不答应为对方办事。

    “怎么会这么巧,你儿子强上对方,怎么会被录了下来,我看是有人故意设计你的吧?”

    如果真的是霸王硬上弓,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录像带出现才对。

    有这件事的录像带,问题绝对没那么简单。

    “这个我不是没考虑过,但事情已经出了,就算对方真的设计我,我也只能认栽。”

    “只是我个人问题的话,就算是脱了我这身警服,把我枪决了我都没问题,可事情牵扯到国家层面,我死了都没用。”

    汤进一脸痛苦的看着纪阳,无奈的说道。

    看着汤进的样子,纪阳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汤进。

    汤伟变成今天这副样子,跟汤进有脱不开的关系。

    但汤进没有时间管教汤伟,又是因为一心扑在工作上,这让纪阳怎么说。

    难道说汤进一心做个好警察,全身心为人民服务是错误的么?

    可要说他没有错,也不对。

    他自己的家,也是人民群众的一部分。

    这事看起来很矛盾,但却是不争的事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