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可惜浪费了银针(一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4808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现在的人多是这种心态。

    彭才轩和陈建海的事情,从发生开始,到空警和纪阳出面。

    周围的人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在看,却没有一个人真的去管过,这也就是飞机上要求关闭手机。

    不然的话,周围的乘客估计就不是观望了,而是要录下来。

    发个朋友圈积赞,波关注,比自己上去管理眼前的事,他们更愿意这样做。

    此时的纪阳正在为陈建海治疗,这家伙的伤势比纪阳想的要轻一些,看来彭才轩也知道,在这里并不合适直接弄死他。

    他的肠子倒是没有彻底断掉,不过也差不多,纪阳现在不治疗的话,等下去便血那是肯定的了。

    此时纪阳不出面的话,等下了飞机,肠子估计也就断了。

    到了那个时候医院能不能有的救,这就要看陈建海自己的造化了。

    纪阳装模作样的拿出几根银针扎在陈建海的身上。

    “哎呦,痛,痛,痛死我了。”

    肠子断了,肯定要手术缝合才行,银针扎有个毛线用处。

    纪阳用银针不过是掩人耳目,真正帮陈建海接上肠子的,是靠的仙气。

    陈建海会这么痛,都是纪阳故意的。

    他其实看陈建海也挺不爽的,治疗他也是不想现在给彭才轩和空警找麻烦而已。

    听着陈建海杀猪般的惨叫声,纪阳完全无动于衷,他只管控制仙气帮他暂时接上快断了的肠子而已。

    “还没好么,我快痛死了。”

    纪阳的手还按在陈建海的腹部,陈建海的脸痛的快皱成一团了。

    陈建海实在有些受不了现在的痛,大声的催促着纪阳。

    “闭嘴,本来都接好了,就因为你这么一喊,肠子又断了。”

    “你以为接肠子那么容易么,现在好了,我还得从头来。”

    “最讨厌你这种病人了,安静点,你不累,我还累呢。”

    纪阳眉头一皱,有些不爽的说道。

    口中不爽,他的心中却很过瘾。

    其实陈建海的断掉的肠子早就接好了,他现在就是故意的。

    陈建海一听纪阳这话,他真有种想要从飞机上跳下去的冲动,自己真尼玛的嘴贱,乖乖等着治疗不好么?

    现在好了,自己还得重新享受一遍刚才的痛苦过程。

    一旁看热闹的人,听到纪阳的话,看着陈建海比吃了老鼠屎还难看的脸,一个个憋的脸色涨红,一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样子。

    生怕自己笑出来,会把陈建海郁闷死。

    彭才轩可没考虑那么多,身为一名古武者,彭才轩感觉的到,陈建海的伤势应该已经没问题了。

    现在的纪阳完全就是在耍陈建海。

    彭才轩也没考虑那么多,反正他自己是笑出了声,而且笑的很夸张。

    “哈哈哈哈,活该,自己找的这都是,哈哈哈……”

    彭才轩这一笑,让周围憋着的人也憋不住了。

    周围的人也跟着笑了,就连空警和空姐空少们都笑了。

    周围的笑声让陈建海脸色难看,却不敢再开口,他怕自己再开口,还得重头再来。

    “肠子已经接好了,但这些针还不能拨,等飞机到了临海再说。”

    “什么,还不能拔,要到临海机场以后再拔?”

    陈建海傻x了,马丹啊,距离到临海还要一个多小时呢。

    这些银针扎在身上,自己就痛的厉害。

    也就是说,自己还要痛一个多小时,这么长的时间,自己不会便血而死,也得痛死啊。

    “对,这些银针是稳定伤势的。”

    “现在拔下来的话,刚才的治疗就白费了,到时候你去医院手术也可以,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要不我帮你拔下来?”

    纪阳说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他还真的要伸手去拨陈建海身手的银针。

    陈建海一见纪阳来真的,他赶忙摇头。

    “别别别,我忍,我忍。”

    不说自己能不能撑到临海,就算撑到了,现在把银针拔下去,自己刚才的痛不就白受了么。

    陈建海会摇头,早就在纪阳意料当中。

    随着陈建海摇头,纪阳叹息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那好,你就先忍忍吧,也就一个多小时而已,痛不死的。”

    纪阳说完,也不去看陈建海难看的脸色。

    纪阳对着彭才轩眨眨眼,两人会意一笑,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陈建海的惨叫声就没断过,虽然这声音挺烦的,但彭才轩和纪阳听的却挺过瘾。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陈建海这就是了。

    就算不想听陈建海惨叫,彭才轩和纪阳也完全可以运行真气和仙气,将自己的耳朵堵住,耳不听为静。

    一个小时的时间,对陈建海绝对是终身难忘的折磨,飞机终于抵达临海机场。

    飞机一停下,陈建海第一个跑出了飞机。

    陈建海绝对是机场的一道风景线,上身赤果的他身手扎着几根银针,这样子虽然有损形象,但陈建海也管不了啦。

    他只知道,自己现在痛的很。

    他现在只想赶快到医院,将自己身手的银针拔下去。

    “他这样真的好么?”

    看着快速消失在自己视线内的陈建海,彭才轩有些好笑的问道。

    “他本来就没事了,我本想告诉他,可以把银针拔下来再去医院的,结果他自己先跑了。”

    “就算他自己不要脸,也不要浪费我的银针啊。”

    纪阳一脸可惜的说道。

    听到纪阳这话,彭才轩哈哈大笑起来。

    陈建海的内心此时是澎湃的,后面肯定是崩溃的。

    这陈建海明天肯定能够上头条,华夏纪委工作人员机场裸(奔),这新闻也是够大的,想一想就好笑。

    此时在临海机场外,一名开车豪车的青年正在等人。

    当他看到一个赤着上身,身上扎满银针的人跑出机场的时候,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二舅,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博眼球?上头条?想出名想疯了?

    一个个词出现在青年脑海中,青年已经懵逼了。

    “快快快,送我去临海医院,快。”

    陈建海钻进车内,对着青年大声喊道。

    青年见陈建海如此急切,他也快速钻进车内,启动车子向临海医院开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