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脑袋被马桶盖砸了么(二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4742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都市天龙至尊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什么人会用阴阳术,肯定是阴阳师啊。

    阴阳师是r国特有的,井上山货会中阴阳术,那也是狗咬狗,r国人害r国人。

    纪阳和彭才轩在感觉到井上山货身上的阴阳术后,脸上露出一丝难掩的笑意,他们等的人终于现身了。

    r国的阴阳师,华夏方面对其他国家特殊组织动向都有关注,玄组也把这些阴阳师视为最大的敌人之一。

    玄组派有专人盯着这些阴阳师,若非如此的话,他们怎么可能第一时间知道岩本雅明和木村相原来了华夏的。

    玄组对阴阳师的态度,一向是杀而后快。

    凡是敢来华夏的阴阳师,不管多大代价,必须杀掉。

    所以近些年来,随着大批阴阳师在华夏被干掉,已经很多年没有阴阳师敢来华夏了。

    根据玄组情报来看看,在华夏的阴阳师,现在只有木村相原和岩本雅明两个。

    井上山货会中阴阳术,除了他们绝对不会有别人。

    井上二货会中阴阳术,也不知道是他得罪了二人,还是他们用井上二货当诱饵,钓纪阳上钩。

    可是真的有必要用这个二货当诱饵么,他们完全可以直接找纪阳的啊,纪阳又没躲起来不见他们。

    “才轩,等下注意点,这事有蹊跷。”

    纪阳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心中警惕,出言提醒彭才轩。

    “老大,你就放心吧,两个小阴阳师而已,就是两盘菜,根本不够塞牙缝的。”

    彭才轩虽然说的不屑,但眼神却很警惕,体内真气也开始悄悄运转,感觉着周围的变化。

    若有危险出现,他绝对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纪阳的话除了彭才轩以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

    井上二货更是懵逼一个,他想开口,却因为纪阳用银针控制了他的声线,他只能当哑巴,根本说不出话。

    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季德明和周围的护士医生早都听他叫的烦了,现在世界总算安静了。

    对于他脖子上的银针所有人都选择了无视,心中一个个还很痛快。

    让你再比比叨,有本事再比比啊。

    “纪阳,他到底怎么了,能治么?”

    季德明看向纪阳,轻声问道。

    纪阳刚才的话,显然是看出些门道了,季德明只希望纪阳能够治井上二货,这家伙真出事,的确很麻烦。

    “可以,这里交给我,你们出去吧。”

    纪阳点点头,朗声说道。

    听到纪阳这么说,季德明也没多说什么,带着人就直接离开了。

    等到季德明等人离开,病房内除了张着大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脑袋摇来晃去的井上二货外。

    就只有纪阳和彭才轩两个人了。

    “啪!”

    “再比比啊,再不老实,我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听这井上山货说r国怎样怎样,华夏怎样怎样的,彭才轩早就不爽了。

    季德明等人在的时候,他就忍着,没有发作。

    此时别人一走,彭才轩上去就给了他一巴掌。

    这里可是十八楼啊,扔下去,不直接摔死才是怪事。

    在华夏,他仗着自己是r国人,华夏对外国人的宽容,所以一向很嚣张。

    在r国,他对谁都是点头哈腰的,到华夏他就挺直了腰,认为谁都要尊敬他。

    彭才轩一巴掌给他打懵逼了,也打傻了眼。

    心中的奴性也被打出来了,井上山货这种人,就怕比他横,比他狠的人。

    此时的井上山货不敢再嘚瑟了,而是吓得瑟了,嘴巴闭的紧紧的,脑袋点个不停。

    “你这种人就是贱,就是欠打,一打就安静了。”

    彭才轩看着井上二货,鄙视的说道。

    彭才轩的话,井上二货自然听的懂,可他不但没有任何生气,反而一脸的赔笑。

    看到他这副样子,纪阳冷冷一笑。

    “这家伙身上的阴阳术并不高,你来破,还是我来?”

    彭才轩开口询问,纪阳却摇了摇头。

    见到纪阳摇头,彭才轩一愣,这是几个意思?

    “为什么要破除他身上的阴阳术,直接干掉阴阳师,阴阳术自然就破了。”

    纪阳一笑,轻声说道。

    他的笑让彭才轩忍不住竖了竖大拇指,暗道一声你狠。

    帮井上山货解决阴阳术的方法不止一个,最简单的就是直接了当的破掉。

    还有一个就是把对他使用阴阳术的阴阳师干掉。

    当然干掉阴阳师是最麻烦的一种。

    井上山货听到阴阳术和阴阳师的时候,脸色大变,身为r国人,对这些太熟悉了。

    像他这种人,也不止一次见过阴阳师和阴阳术。

    知道自己中了阴阳术,他差点没吓尿了,嘴把张开想要说话,这次他是准备开始求纪阳了。

    可惜纪**本不鸟他。

    要是他知道纪阳不用简单方法,却用复杂方法的话帮他解阴阳术的话,井上山货肯定会哭出来。

    在纪阳和彭才轩坐等木村相原和岩本雅明出现的时候,两只五彩斑斓,看起来非常漂亮的蝴蝶飞了病房。

    看到这两只蝴蝶,纪阳和彭才轩相视一笑,口中同时道了声****。

    而后纪阳和彭才轩一人一指点出,两只蝴蝶瞬间消失。

    两只蝴蝶消失,连一点飞灰,一片翅膀都没有留下。

    这两只蝴蝶根本不是真正的蝴蝶,而是一种累死幻术的阴阳术。

    “来了就出来吧,还躲什么躲,就算你们要躲,也想躲的聪明些好么?”

    “难道说阴阳师都不长脑子的么,这都什么季节了,都快冬季了,临海早就没有蝴蝶出现了。”

    “你们两个变两只蝴蝶出来,是不是被马桶盖把脑袋砸到,给砸傻了。”

    纪阳对着医院窗外的虚空冷声喝道,在那里,他感觉到了一强一弱和一股怪异的能量波动。

    纪阳冷喝之时,一道无影仙气向着气息位置扑去。

    “破!”

    仙气到达气息位置,虚无的天空一颤,两个穿着狩衣的人,被一个长着人头和一对翅膀的怪物抓在类似鸟爪的爪子里。

    这两个正是木村相原和岩本雅明。

    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扑面而来,这股气息让他们感觉到了危险,他们想隐藏,也隐藏不住了。

    一现身,岩本雅明便释放阴阳术抵御纪阳的仙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