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暗夜联盟的人不能枉死(二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4543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为死者代言三国重生马孟起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大唐之最强帝王老天逼我当英雄都市天龙至尊元尊

    加入暗夜联盟的这些势力,彼此间以前都是仇家。

    血族和狼人之间的仇恨,这是全球都知道的。

    女巫和异教徒间也是有仇的,西方中世纪的时候展开了对女巫的大量屠杀,首当其冲的就是教廷。

    异教徒也是从教廷内出来的,当年的他们也是对女巫展开了无情的屠杀。

    这种屠杀,女巫们永远不会忘记,仇恨的火焰也不是想熄灭就能熄灭的。

    但现在,所有势力联合在一起,放下曾经的仇恨,他们自然有自己的目的。

    而这些人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摆脱身上的邪恶枷锁。

    他们不想继续生活在黑暗中,他们也想走在人前,向那些猎魔人和教廷的人一样,受到普通人的敬仰和崇拜。

    黑暗联盟的成员很多,也很杂。

    但势力最强的,无疑就是在德古拉古堡的四股势力。

    德古拉亲王所率领的德古拉血族,狼皇拜罗所率领的狼人,奴亚带领的黑女巫和奥玛登所领导的异教徒。

    刚才的争吵,在德古拉将势力聚集在一起的目的点明后,现在都安静了。

    四人围坐在一起,彼此间看着对方,眼神还是不太自然。

    目前的暗夜联盟,内部其实并不牢靠,大家只是因为利益关系走在一起而已,这一点大家都清楚。

    “奥玛登,这次的事你怎么看?”

    依旧是德古拉先开口,他没有问拜罗,也没有问奴亚,而是问了奥玛登。

    德古拉会询问奥玛登,也不是一时的兴起,而是眼前问对方最合适。

    这次的任务,血族和狼人以及黑女巫都有参与,唯独没有派人参加的,就是奥玛登。

    奥玛登在四人中,年纪是最轻的,虽然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但他的确是最小的。

    因为德古拉和拜罗,已经活了上千年,就算是奴亚也有一两百岁,他们活的久,那是因为自身的体质和修炼的东西所致。

    而奥玛登却是不折不扣的人类,他的年纪轻,可他思考的东西,却是其他人往往想不到的。

    因为他更善于用属于真正人类的方式去思考。

    “德古拉亲王,既然你问我,那我就说了,说的哪里不对,众位可不要生气。”

    奥玛登望向德古拉,笑着说道。

    “磨磨唧唧的干什么,有话就说,废话真多。”

    拜罗的脾气,是所有人中最差的,整个狼人一族,也是脾气很火爆的那种。

    拜罗不耐烦的开口,其他人都不意外,奥玛登也不去在意。

    “狼皇不要急,听我说。”

    “这次的事情,我原本就不同意,这不是我阻挠你们复活你们的始祖该隐和穆图,而是你们先前的考虑太不周全了。”

    “你们活的久了,见识的东西多了,在你们的眼中,你们已经成为了最强的存在。”

    “华夏的神秘,从我进入教廷的一天就知道,那里的恐怖,即使经过了几千年的探寻,我们依旧无法完全掌握。”

    “华夏的古武者,被教廷视为最强的对手,其强大可想而知。”

    “而你们却以为依靠一个血族公爵加上一个狼王和一名黑巫术很强的女巫,加上一些实力更弱的血族和狼人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这不是很可笑么?”

    奥玛登的话,好似一把利剑戳在德古拉几人的心口上。

    是啊,这次的失败,终归成一点,那就是他们太过于自信了。

    就算是血族公爵和狼王很强,但就这样去别人地盘,这不是狼入虎口,给人送菜吃么。

    “德古拉,这次的事情你必须负责!”

    拜罗瞪着德古拉大声喊道。

    这次的判断错误,都是因为德古拉所致。

    若不是他的判断失误,自己的手下就不会消失在华夏。

    面对拜罗的指责,德古拉第一次没有和他争吵,因为这一次的最主要责任,的确是在他的身上。

    “狼皇,现在可不是该指责谁的时候,而是要想办法弥补。”

    “不管大家以前有什么仇恨,现在已经联合了,成为了暗夜联盟,既然是一个联盟的人,无论是谁的死亡,那都是我们的损失。”

    “我在来这里之前,已经派人去了华夏,我想很快就会消息传回来了。”

    奥玛登话一出口,德古拉和拜罗以及奴亚都是一愣。

    之前去华夏,奥玛登死活不肯派人去,现在去的人出事了,这家伙却派人去了华夏,这是演的哪一出戏。

    “奥玛登,你竟然私自派人去华夏,竟然不通过联盟议会来决定?”

    暗夜联盟做事情,都是要经过联盟议会决定了。

    去华夏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奥玛登竟然没有通过议会,就派了人去华夏,这事办的可不妥。

    奴亚怒视奥玛登,冷声说道。

    “我也是为了大家,我想你们也很想知道原因吧?”

    “没有通过议会是我的问题,我可以接受暗黑联盟裁决。”

    奥玛登不卑不亢的开口,对于奴亚的的话,他早已料到。

    “罢了,裁决我看就算了,奥玛登的手下的确比我们的人去华夏更适合。”

    奥玛登手下的异教徒,都是真正的人类,他们曾经都是教廷的虔诚信徒,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不得以成为了所谓的异教徒。

    这些异教徒去华夏,是最不容易引起注意的。

    德古拉此时竟然帮奥玛登说话,这让奥玛登自己都奇怪,不过这也好。

    虽然他愿意接受裁决,不裁决当然更好。

    接下来的四人,又是将华夏方面的事情谈了一遍,只是暂时还没有更好的办法。

    暗夜联盟的人肯定不能枉死在华夏,这件事绝对不能算完的。

    “此事,我们还需要细细考虑才行,今天就到这里吧。”

    德古拉的话,将四人的交谈画上了终点。

    狼皇拜罗和奴亚都是脸色不善的直接离开,唯独奥玛登没有走。

    “哦,你怎么没走,是想在这里品尝我的美酒么?”

    德古拉的美酒,那都是用鲜血酿造的。

    “不不不,你的美酒我可喝不下,我只是有些事情要跟你单独说而已。”

    “比起那两个家伙,我知道德古拉亲王才是最聪明的,不然你也不会帮我说话不是么

    德古拉很受用的一笑。

    看到德古拉的笑,奥玛登的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