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一床一地铺(一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19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都市天龙至尊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白昊轩遇到不顺心的事,便会来找自己,这事虞婵也很清楚。

    听到白昊轩在宴会上玩骰子竟然输掉了,这让虞婵有些惊讶。

    白昊轩是赌骰子的高手,他竟然会输给太-子-党内的其他人,这真太奇怪了。

    “你到底输给了是谁,在赌术方面,太-子-党内应该没人能胜过你才对?”

    白昊轩对虞婵的性格比较了解,他知道对方肯定会问自己这事。

    面对虞婵,白昊轩绝对是无话不说的那种。

    虽然输掉赌局,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但虞婵既然问了,白昊轩便将今晚发生在天人娱乐会所的事说了出来。

    “赢我的人并非是太-子-党的人,他叫纪阳,先前欧美访华团的事情,就是他解决的……”

    从自己对纪阳情况的了解,到赌局的整个过程。

    白昊轩都是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虞婵也听的格外认真。

    当白昊轩将一切都讲完后,虞婵淡淡一笑。

    “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根本无需这般样子。”

    “我弹一曲十面埋伏给你听,当年的楚霸王在十面埋伏,四面楚歌之下,依旧战至最后一刻。”

    “现在,我便将这首曲子送给你。”

    十面埋伏,虞婵最擅长的一首琵琶乐曲。

    这首曲子,也是白昊轩很喜欢的一首。

    虞婵走到房间的琵琶旁,身体坐稳,便开始弹奏起来。

    琵琶声响起,乐曲激烈,震颤人心。

    白昊轩闭上双眼,他仿佛看到了当年霸王项羽被大军包围。

    那种走投无路的场景,让白昊轩心中沉闷。

    但是一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霸王项羽尚且不惧,战至最后。

    自己现在比起当年的霸王项羽,可是要差了许多。

    如此想来,白昊轩心中的不舒服,也是渐渐消散。

    一曲终了,虞婵便停止了弹奏。

    白昊轩也是缓缓睁开眼睛,向着虞婵走来,眼神中带着几分火热。

    “虞婵,今晚我不打算回去了!”

    这句话的暗示味道很明显,听到白昊轩这话,虞婵面上一笑。

    “昊轩,我懂你的心意,我们从小便认识,这么多年,你也了解我的性格。”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么?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而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你若是想要用强,那我可以把身体给你。”

    “但我的心,却永远都不会属于你。”

    “如果你想连我的身心一起得到,那便去征服这个世界送给我吧?”

    虞婵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

    至少现在的她看起来就是这样。

    白昊轩听到虞婵的话,靠近虞婵的身体一顿,摇头苦涩一笑。

    白昊轩要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木偶。

    只有身体,却没有心,这不是跟木偶一个样子么?

    “算了,老规矩,我睡地铺,你去睡床吧。”

    原来白昊轩和虞婵并非现在才认识,而是从小就相识。

    这样看来,两人倒算是青梅竹马了。

    白昊轩已经是太-子-党的太子,他拥有的能力已经不小。

    但这些,对虞婵来说明显还不够,白昊轩真不知道,虞婵要的世界到底是什么。

    可是每次白昊轩问她,她却都是神秘一笑。

    她只告诉白昊轩,自己想要的是,是这个世界最强的男人。

    她要的,是这个世界。

    “地铺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我的大太子,晚安吧!”

    虞婵一笑,便上了自己的床。

    躺在床上,虞婵对着白昊轩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地铺。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女人对男人毫不设防,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信任就能做的到。

    虞婵如此信任白昊轩,那是她了解白昊轩。

    白昊轩追求的是完美,而没了心的自己,那就是残缺。

    而且白昊轩在她这里打地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若是他想要对虞婵用强,也不会等到今天,若是他敢用强,虞婵也不可能再见他。

    众人都以为白昊轩和虞婵共处一室,早已将这朵花给摘了。

    谁能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堂堂太-子-党的太子,竟然在跟一个自己喜欢女人独处之时,睡得是地铺。

    这事传出去,肯定能够上头条。

    而在白昊轩和虞婵一个睡床,一个睡地铺的时候。

    京都一家高档ktv的豪华包间内,几个看起来很是高傲的年轻人坐在其中,在他们面前,几个赤果果的女人随着音乐扭动身体。

    其中几个青年或是搂着赤果果的女人上下其手,或是直接现场肉搏。

    这样的画面,实在是不堪入目。

    而疯子温涛,此时也坐在其中。

    他的身旁并未有任何女人,他只是喝着酒,脸色阴沉的看着眼前女人在跳舞。

    “温少,心中不爽就发泄一下,若是这些女人你不喜欢,我就让人换个处过来。”

    一个青年结束肉搏,身上带着些许汗水靠近温涛。

    温涛皱眉看着眼前的青年,将杯中酒饮尽。

    “你们玩就好了,我喝点酒就可以。”

    温涛在某方面的取向并无问题,只是他对眼前这些女人并不感冒。

    而且,他今天真的没有那种心情。

    “温少,我知道你在烦恼什么,不就是一个纪阳么,干掉他就是了。”

    温涛为何不爽,所有人都清楚原因。

    因为不止温涛今晚不爽,这些人也很不爽,原因都是来自纪阳。

    “太子说了,不准杀他!”

    温涛眼睛一瞪,对于白昊轩的话,温涛肯定是听的。

    要是自己真的干掉纪阳,温涛知道,白昊轩肯定会怪自己。

    “温少,太子说不杀,但没说不能动他啊!”

    “今晚这口气,若是不找纪阳撒出来,大家都不会舒服!”

    青年冷笑的看着温涛,声音阴冷的说道。

    温涛听到他这话,眉头一皱,还是摇了摇头。

    “这个纪阳不简单,他能够将欧美访华团那些家伙废掉,连玄组都罩着他,想教训他,怕是很难。”

    玄组都是些什么人,温涛太清楚了。

    对于青年的提议,他表示有些不赞同。

    不过温涛的话,明显是松了口,所以青年不打算放弃。

    “直接找他麻烦肯定不行,但兵不厌诈,我们可以这样做……”

    青年靠近温涛,将自己的计划说了。

    温涛先是眉头紧锁,而后便表示赞同的连连点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