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二章 温泽的愤怒(三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248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温涛这次针对纪阳的事,白昊轩先前还真不知道,就连虞婵也是当日早晨才知道温涛要在风雨楼见纪阳。

    在询问医生前,白昊轩已经提前了解温涛出事的过程和原因。

    根据虞婵所说的情况,以白昊轩对温涛的了解,他肯定会给纪阳挖坑的。

    白昊轩找到温涛的几个手下,询问了他们几个之后,他也知道了温涛设的套是什么。

    温涛原本是用鬼魂对付纪阳,最后却自己疯了,手下被鬼咬死。

    召唤鬼魂的刘大师,更是连尸体都没找到。

    这种情况太不正常了,这事多半是纪阳做的。

    “温涛,这个仇,我会帮你报的。”

    白昊轩已经将纪阳记恨了,上一次折了自己的面子,白昊轩虽然失落,但还不至于小家子气,去要了纪阳的命,

    但纪阳这次动了温涛,那就不一样了。

    “有没有办法治疗?”

    人已经疯了,追究责任和报仇,这都是以后的事。

    目前最重要的是温涛的病能不能治好。

    曾院长的脸还有些热,白昊轩这一巴掌打的不轻,听到白昊轩问话,曾院长身体一颤。

    “太子,温少的情况有些复杂,我们已经采取最好的办法治疗了。”

    “别跟我说废话,我问能治好,还是不能治好。”

    “这个,我,我,我……”

    见到白昊轩生气,曾院长险些没吓N了。

    白昊轩这架势,一生气还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温涛情况很糟糕,脑内神经严重破损,他这种情况疯都是轻的,就算是直接死亡都正常。

    曾院长虽然没有说具体情况,但看他磕磕巴巴的样子,白昊轩心中已经有了谱。

    就在白昊轩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

    “涛儿,涛儿在哪,我的孙子在哪?”

    说话的是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皮肤却很红润,平日里看起来保养很好的老人。

    这个老人就是温涛的爷爷温泽,曾经华夏前三存在的大佬。

    此时的温泽可没有往日大佬的气魄和淡定,他现在只是一个担心自己孙子安慰的爷爷而已。

    “温老!”

    “温老!”

    白昊轩足以让曾院长头大,温泽一来,曾院长更懵*了。

    虽然温泽已经退位多年,可他在华夏的能耐依旧非常恐怖,光是当年他带的人,现在很多人都是爬到了一个让无数人仰望的位置。

    “昊轩,涛儿怎么样了,带我去看他。”

    “温老你别急,曾院长,马上带温老去见温少。”

    医院的曾院长松了口气,本以为温泽出现,自己会更倒霉,现在反而是帮了自己啊。

    温泽和白昊轩来到温涛的病房,两人还未开门,便听到一阵阵嘶吼声。

    这阵嘶吼之声,听的白昊轩和温泽脚下步伐不由快了些。

    当门推开,白昊轩和温泽脸色大变,他们身后跟着的两个保镖更是面上一怒,其中一个保镖一脚踹在曾院长的身上。

    “嘭!”

    曾院长被一脚踢翻在地,一只脚直接踩在他的胸口。

    “啊,为什么打我啊?”

    “麻痹的,竟然敢把温少绑在床上,每一脚踹死你都是轻的。”

    “快给温少把绳子解开,快!”

    病房内的温涛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了床上,他的身体在床上扭来扭去,明显是想挣脱绳子。

    可是这绳子绑的很结实,哪里是他能随便挣脱的。

    温涛只能一边无助的挣脱绳子,一边大叫。

    “别,别,别。”

    “我也是没办法,不然我哪敢将温少绑起来啊。”

    “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明白,你这院长不用当了,连你这条小命也别想要了。”

    自己的孙子被人这么绑着,温泽心中比起保镖还要愤怒。

    不过此时的温涛显然不正常,温泽就算心中生气,也要先问个子丑寅卯再说。

    温泽拦住还想教训曾院长的保镖,眼睛怒视着被踩在脚下的曾院长。

    虽然暂时保住了自己的小命,可曾院长知道,自己要是一句话说不好,他可能真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就算温泽不弄死自己,白昊轩那里他也过不去。

    “温少的情况很复杂,他的脑神经受到了损伤。”

    “他不但会乱叫乱喊,还会打人,已经有两名护士和一名医生被温少打伤了,治疗起来也不方便。”

    “我也是为了医护人员的安,为了方便给温少治疗,所以才不得不这样做的。”

    “温老,太子,就饶了我吧。”

    自己好歹是一院之长,在医院被人这样踩着,也是够丢人了。

    但现在也不是估计面子的时候,曾院长那可怜的样子,都快哭了。

    温泽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温涛的父亲,但是被害了。

    温涛是他唯一的血脉亲人,现在温涛变成这副样子,甚至到了要被绑着的程度。

    “昊轩,我们走。”

    “你们两个留在这里保护涛儿,曾院长,给我用最好的办法给涛儿治疗!”

    温泽担心温涛,但他却不敢继续呆在这里。

    他怕自己继续呆在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白昊轩拳头紧紧握起,双眼通红的看了一眼温涛后,跟着温泽走出了房间。

    “温老!”

    温泽年龄大了,平日里虽然保养的身体好。

    看到温涛的样子,他心中受了刺激,刚才还硬撑着,走出病房,他脚下一个踉跄。

    要不是白昊轩及时扶助他,他就摔倒了。

    “我没事,这事是谁干的,是谁!”

    温泽咬牙望着白昊轩,他身上有一股压迫感出现,这是一种上位者的官威。

    虽然已经退下来了,可温泽毕竟在那个位置上坐了好多年,这股官威可没有消失。

    温泽会问这个问题,早在白昊轩意料当中。

    白昊轩也没有瞒着,他将自己和纪阳产生过节,然后温涛为他出头,之后温涛成为这副样子的事情说了。

    “玄组纪阳!”

    “敢动我的孙子,别说是玄组,就算是主席护着他,我也不会放过你。”

    知道温涛变成这副样子的原因后,温泽狠声说道。

    “温老,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吧,毕竟这件事因为而起。”

    “有些事情,您老出面不方便,还是我来办吧。”

    听到白昊轩这话,温泽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