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玉虚宫乱了套(一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245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都市天龙至尊元尊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

    元始天尊让广成子询问殷郊,并非是针对殷郊个人。

    只是因为刚才的争吵中,殷郊是主角之一而已。

    此时殷郊的态度可不怎么样,更是当众指责元始天尊,好像元始天尊犯了什么大错一般,这可就让元始天尊不爽了。

    元始天尊是谁?

    三清之一啊,天庭众多仙家的师傅师祖,身份高贵的很。

    现在被当着众多徒子徒孙的面这么说,他身上出现一股怒气。

    就算元始天尊脾气再好,再能忍耐,这时候,他也觉得有点忍不了。

    “孽徒,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师祖无礼,还不跪下认错。”

    元始天尊一生气,整个玉虚宫的人都有所感应。

    广成子距离元始天尊最近,元始天尊的气息变化,他察觉最为明显。

    殷郊毕竟是他的徒弟,而且他真心很爱护自己的徒弟,虽然曾经发生过不快,可改变不了自己曾教殷郊法术一事。

    广成子看似责备殷郊,实则却是在帮他。

    只要殷郊主动认错,以元始天尊的性格,是会原谅他的。

    可是殷郊听到元始天尊的话,却表现的非常不屑,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竟然完没有领情。

    不知道他是不懂广成子的意思,还是压根不想道歉。

    “师傅,这事本就不怪我,是土行孙先惹的我。”

    “始祖要想责罚,也该责罚土行孙才对,为何一副好像是我做错的表情。”

    殷郊这番话出口,依旧一副是元始天尊错了,自己就不道歉的样子。

    而他的话,也将土行孙搞进了话题圈。

    惧留孙眼睛一瞪,看向土行孙,沉声问道。

    “土行孙,你干了什么?”

    “师傅,徒弟并未干什么,我只是说落魂钟属于师伯,而不是殷郊的而已。”

    土行孙一副我很无辜的看着惧留孙,语气有些被冤枉的感觉。

    土行孙刚才的话,的确是这个意思,但他原话说的可不怎么好听。

    可这个时候,土行孙才不会傻到告诉别人,自己说了殷郊不要脸。

    “什么,落魂钟?到底怎么回事?”

    一听到落魂钟,广成子面色一惊,这可是自己的法宝啊。

    见广成子如此激动,周围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也是一脸好奇的土行孙,在惧留孙示意下,土行孙便将纪阳挂出落魂钟图片的事说了。

    土行孙说这些的时候,元始天尊并没有一点惊奇,因为他之前就知道了。

    而不明真相的人知道怎么回事后,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微信查找朋友圈。

    “这就是落魂钟,我的落魂钟。”

    盯着落魂钟的照片,广成子一脸激动的说着。

    落魂钟遗落凡间几千年,今天却出现了,最高兴的就是广成子了。

    看过落魂钟的照片,再看向下方留言,他也将殷郊和土行孙间的争吵,到杨戬哪吒等人跟着起哄一事看明白了。

    看过留言,广成子觉得这事还真不能怪了殷郊。

    可千不该,万不该,殷郊也不该当众指责元始天尊。

    原始天尊就是让殷郊说事情原为,又没说错的就是他。

    结果好了,简单的吵架,闹成这副样子。

    “师弟,你可要好好管教一下你的徒弟土行孙了,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呢?”

    想要减少殷郊的错,那就得另外找个目标,转移下大家的视线,而土行孙就被选中了。

    广成子指着朋友圈中土行孙说的话,对着惧留孙皱纹说道。

    他这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惧留孙也知道他打的什么心思。

    现在可不是徒弟间的争吵,而是元始天尊因为殷郊的指责有些生气,后果可能很严重。

    所以这个屎盆子,惧留孙不能硬接,也不能让土行孙成为千夫所指。

    他广成子护徒弟,就不准护犊子了。

    最后他心中暗道一声师兄对不住了以后,一脸正色的说道。

    “土行孙,你小子的嘴就是欠抽,以后莫要乱说话,不然为师定不饶你。”

    “是师傅,徒儿知错了,以后徒儿不敢了。”

    土行孙一脸愧疚的看着惧留孙,一副自己真知道错了的样子。

    惧留孙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广成子。

    “师兄,是我教徒之过,这个责任我脱卸不了,但殷郊当众指责师尊,这事可跟我的徒儿无关啊。”

    不能避免的事,还是要说一说的。

    可有些事,还是该推出去,就推出才对。

    转了一圈,问题又回到了殷郊身上,广成子表情一变,竟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都是元始天尊的徒弟,谁的脑子都不差啊。

    就在广成子想着如何让元始天尊怒意减少几分的时候,殷郊却又站了出来。

    “师祖,当众指责您的确是我之错,可我也是被土行孙还有杨戬等人气的昏了头,所以才会如此。”

    “既然这事跟他们脱不了干系,恳请师祖允许,让我和土行孙他们打一场,谁输了,今天就要受到惩罚。”

    殷郊这话出口,周围的一些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有的认为殷郊之话有理,有的认为殷郊的话不对。

    因为他们觉得,殷郊和土行孙先前争吵,和殷郊当中指责元始天尊,这是两回事。

    殷郊的话在土行孙听来,这是给自己下战帖啊。

    在天庭本就无聊,性格又不是很稳重的土行孙,立时站了出来。

    “来来来,打就打,我怕你啊我。”

    “刚才的事,我也参与了,殷郊我们也是好多年没交手了,让你的厉害。”

    哪吒也站了出来,当年封神之战被殷郊打伤一事,他可还未忘记。

    哪吒一站出来,直接变为三头八臂。

    “哼,不要以为就你会变,我也会。”

    殷郊曾吃过仙豆,也有三头六臂,说话间,他便变为了三头六臂。

    “打架亲兄弟,哥,我帮你。”

    二打一,殷郊定然吃亏,殷洪可不能看着殷郊吃亏,自然要站出来的。

    “那也算我一个。”

    雷震子站到哪吒身旁,他也打算参与进来了。

    “三打二不公平,殷家兄弟,我来助你。”

    杨任走到殷洪身旁,和土行孙一方对立而站。

    “土行孙,我帮你。”

    “殷郊我帮你……”

    这个帮土行孙,那个帮殷郊,玉虚宫内瞬间乱了套,这是要同门大战的节奏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