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守门五十年(二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246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为死者代言元尊都市天龙至尊大唐之最强帝王我是哥斯拉之无限乱入

    “要打是么,来啊,夫妻上阵,齐力断金!”

    一个身穿将军服个头比土行孙还要高出许多的邓婵玉怒视着殷郊一方,手中提着双刀,一副立刻就要动手的模样。

    “来就来,哥,我先上!”

    殷洪望着叫嚣的邓婵玉,拔出佩剑就想向邓婵玉动手。

    “殷洪,你敢动我娘子,我就敲碎你身的骨头。”

    邓婵玉是土行孙的娘子,一看殷洪要动邓婵玉,土行孙立时就急了,手中铁棍举起,就要砸向殷洪。

    “都给我住手!”

    “呃呃……”

    就在土行孙要动手的时候,许久没有开口的元始天尊终于忍不住了。

    元始天尊口中怒喝一声,手中拂尘向着面前一扫,几道仙气打出,分别打在殷洪,土行孙等人的身上。

    被元始天尊的仙气打到,殷洪和土行孙等人皆是闷哼一声,身体后退几步。

    差距,这就是差距。

    就算是已经封了神,修为比起曾经强悍许多,可在元始天尊这里,土行孙他们还是不行。

    随着元始天尊的开口,玉虚宫中瞬间安静下来。

    上百双眼睛望着元始天尊,看到元始天尊满是怒意的脸,大家知道刚才闹大了。

    这里可是元始天尊的道场,是阐教的总部啊。

    在这里闹事,这不是找不痛快么。

    “一个个都像什么样子,虽然你们封了神,可都是我阐教弟子。”

    “不管你们在封神之战时有过什么矛盾,那都是天命,师兄不像师兄,师弟不像师弟,难道你们就是这么教弟子的么?”

    元始天尊看向惧留孙和广成子等人,最后的话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徒弟犯了错,当师傅的也跑不了。

    广成子和惧留孙等人听到元始天尊的呵斥,都是将脑袋低了下去。

    殷郊和土行孙以及邓婵玉等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再惹怒了元始天尊,来个火上浇油。

    “殷郊,土行孙,此次的事情,是因为你们而起,现在我罚你们看守玉虚宫五十年。”

    “啊,五十年,师祖,我……”

    五十年,对于土行孙等人倒是不算什么。

    可是守门实在无聊啊,比在天庭闲着还无聊。

    以土行孙的性格,他哪里受得了,可是他刚开口,元始天尊眼睛一瞪。

    “怎么,你嫌少了么,不然让你守五百年?”

    “不不不,不少,不少,弟子领罚,只是弟子有职务在身,我……”

    “哼,该办差的时候办差,无需办差的时候,就给我在这里守门,玉帝那里我会去说。”

    元始天尊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土行孙哪里还敢说什么。

    一旁的殷郊也是无奈,自己这次憋屈啊。

    明明是土行孙找事,自己却害得要在这里守门。

    殷郊看向自己师傅广成子,广成子叹息一声,看向元始天尊,只是他还未开口,元始天尊就先说话了。

    “谁也别求饶,不然一起受罚。”

    “他们的错,你们两个做师傅的都有责任,不让你们一起受罚,已经不错了,休要开口。”

    得,元始天尊这一句话,算是把广成子和惧留孙的话给堵死了。

    说话就要受罚,那还说什么啊。

    最后惧留孙和广成子,只能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徒弟,这都是他们自找的啊。

    至于哪吒,杨戬和殷洪这些,此时更是不敢开口。

    他们刚才也是参与的一份子,元始天尊没连他们一起罚,就不错了。

    开口帮殷郊和土行孙说好话,除非他们疯了。

    “各自散了吧,该回道场的回道场,该去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去。”

    元始天尊让众人退下,大家都是脚底抹油快速溜走。

    在玉虚宫中,实在是太压抑了啊。

    广成子和惧留孙在离开之前,还不忘嘱咐自己的徒弟几句。

    “土行孙,虽然守玉虚宫的大门无聊,但这也是一次难得的修行机会,多跟师祖交流,对你会有好处。”

    “你这张嘴啊,哎……”

    惧留孙长探一口气,甩袖离去。

    土行孙欲哭无泪,和邓婵玉话别,邓婵玉说时常会来看他后,便也离开了。

    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土行孙就不会说那些话了。

    而另一边的广成子,眼神复杂的看着殷郊,将惧留孙和土行孙说的话跟他说了一遍。

    自己这个徒弟啊,就是任性,当年该帮武王,都去帮了纣王。

    最后更是用广成子的法宝,把广成子打伤了。

    在这守大门,也算是磨练下心性了。

    “师傅,徒儿又让你失望了。”

    殷郊对封神之战的事,其实也很内疚,但也是没有办法。

    毕竟当时的纣王是他父亲,母亲虽然死在纣王之手,但弟弟却也因为武王一方被害。

    “罢了,罢了,你便在这里服侍师祖吧。”

    广成子能说什么,结果已经成了这副模样。

    估计纪阳也不会想到,自己发了一张朋友圈的图片,差点让阐教的人在玉虚宫打起来。

    “师傅,那落魂钟?”

    “落魂钟我会找小白要的,等我要回之后,便送给你。”

    “当年这落魂钟也是为师送你的,只是……哎……当年之事不提也罢,为师走了。”

    当年的事,广成子并不想多提,望着广成子离开,殷郊眼神有些复杂。

    阐教这边闹得欢,自然有人高兴。

    截教弟子将这件事告诉了通天教主,通天教主带领截教弟子欢饮三天三夜不提。

    话说此时凡间的纪阳,他虽然好奇阐教会闹成什么样,但却也不可能知道。

    现在的纪阳正开车行驶在回临海的高速路上。

    “小龙女,事情告诉晓馨了么?”

    “嗯,我已经告诉她了,知道黄家危机解除,黄家现在可是很高兴啊,他们等你回去开庆功宴呢。”

    听着纪阳和小龙女的谈话,白起有些尴尬。

    因为导致黄家危机的,就是因为他,虽然他最多算个打手。

    就在纪阳的车子刚开进临海境内,纪阳打算直接开车去黄家的时候,微信的提示音竟然响了。

    “谁找我?”

    听到提示音,纪阳好奇的问向小龙女。

    “广成子?”

    “广成子,肯定是为了落魂钟。”

    一听是广成子找自己,纪阳就知道对方肯定是奔着落魂钟来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