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敢杀就不怕后果(三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03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大唐之最强帝王为死者代言元尊我是哥斯拉之无限乱入都市天龙至尊

    “嘭嘭!”

    “哇……噗……”

    纪阳比乌蒙两人脑袋还大的拳头打在乌蒙二人的胸口,他们的胸口瞬间塌陷,除了听到来自胸骨的断裂声之外,他们甚至听到了自己脏腑炸裂的声音。

    乌蒙二人双目微凸,一大口血水吐出,身体向后倒飞了出去。

    二人倒飞出去三四十米远,路上撞断了三五棵大树,最后还是撞在山体峭壁上,方才停下。

    身体镶嵌在峭壁岩层内,乌蒙还在大口的咳嗽着。

    乌蒙每咳嗽一声,都有鲜血咳出。

    至于乌家的二长老,此时身体镶嵌在岩层内,身体一动不动,只是低垂着脑袋,已经彻底没了呼吸。

    “你,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不,咳咳,不可能,这不可能……”

    乌蒙的双眼已经开始涣散,他的呼吸越来越弱,乌蒙感觉的到,自己的心脏和肝脏已经爆裂了。

    现在的他没有死,是因为自己的生命力比起普通人要强一些而已。

    不过他这种情况也维持不了多久,最多坚持不了一分钟。

    自己和家族长老两人同时攻击纪阳,竟然连纪阳的一招都没挡下,这是不是太讽刺了。

    而纪阳那高大如小山的身体,对乌蒙更是一种大大的讽刺。

    乌家修炼的是一种炼体功法,修炼的越强,身体变的越大,力量防御越强。

    但在乌家的记载中,乌家练到最高深的人,身体也只能够增涨两倍(四米)左右。

    可纪阳的身体却长到了五米多,力量更是大的可怕,一拳就将他们解决了。

    不了解纪阳用的什么功法,反正乌蒙认为是类似的功法,在类似的功法下被杀,这让乌蒙更痛苦。

    “不可能?有什么不可能?难道你感觉不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么?”

    “用你生命最后的几秒时间,好好看看这世界吧。”

    纪阳身体已经恢复到正常大小,眼神玩味的看着乌蒙轻声说着。

    听着纪阳的话,乌蒙又是一口血水咳出,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且狰狞的笑意。

    “你不要得意,你绝对不可能当上盟主,会有人杀你的,你很快就会与我见面的,我等着你,哈哈哈……”

    乌蒙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跟纪阳说这些无聊的话。

    而他的生命,终止在了他的笑声中。

    望着彻底没了气息的乌蒙,纪阳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至于乌蒙死前最后说的话,纪阳并没有太在意,自己能不能当上这个盟主,可不是乌蒙说的算的。

    不光乌蒙说的不算,其他家族也说的不算。

    “这盟主的位置,只有我不想不想当,没有什么能不能当。”

    “我想当,谁也阻止不了,我不想当,就算是硬塞给我当,我都懒的当。”

    以纪阳的修为,整个守护联盟中都找不出任何一个人能挡。

    所以这所谓的筛选混战,纪**本没有一点担心,就算有些人在这件事中搞鬼,他都不怕。

    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他相信任何的阴谋诡计自己都能完美解决。

    心中想过这些之后,纪阳转身看向沐航。

    “这件事我会为你作证,是乌家的人先动手,然后你才杀他们的。”

    眼前纪阳明明比自己还年轻,可实力竟然恐怖到这种程度。

    纪阳看向沐航,沐航的心跳都在加速。

    他在说话的时候,只能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

    刚才乌蒙的气息那么恐怖,却被纪阳一拳干掉了,沐航真的很惊讶。

    依靠大树坐着的沐行云,脸上表情变化更是非常明显,这个结果,实在是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好作证的。”

    “我先帮你爷爷看一下伤势。”

    纪阳不是不领沐航要为自己作证的这份情,而是他感觉没必要。

    既然纪阳敢动手杀了乌蒙,那他就不怕后面的事。

    纪阳说完话,便向沐行云走了过去。

    看着纪阳的背影,沐航苦涩一笑,然后摇了摇头。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说起来,这规矩其实就是给一些不重要的家族定的。

    像纪阳这种强者,他就算杀了人,谁又能把他怎样呢?

    若是纪阳最后拿到的玉牌最多,他有实力坐上盟主之位,谁又敢动他呢?

    这就像是当年的轩辕世家,轩辕世家当年为何会那么嚣张,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实力。

    “情况不算很严重,只是断了几个骨头,经脉有些受损而已。”

    “把这个喝下去,休息一天就没事了。”

    纪阳不是爱心泛滥,而是他感觉沐家的人不错。

    刚才的情况,在不了解纪阳真正实力的情况下,肯定是不看好结果的。

    虽然纪阳当时没看沐行云的样子,可通过气息感觉,他也知道对方当时的纠结。

    但沐行云最后选择了支持沐航,纪阳还是感觉对方品行不错的。

    若是沐行云阻止沐航,沐航听他的不动,或者二人同时逃走的话,纪阳再解决了乌蒙后,反过来杀他们是很有可能的。

    “这是什么?这么重的上一天就能好。”

    沐航此时走到了纪阳身旁,他看到纪阳递给沐行云的瓷瓶,好奇的问到。

    他们终究不是孔离啊,没孔离那么豪爽,拿了东西什么都不问,就直接喝了。

    “信我,那就喝,不信我,就算了。”

    “反正这伤不致命,现在通知人来接你们,修养上几个月,应该也不会死,不过修为会有所下降,毕竟经脉断了几根。”

    面对沐航的询问,纪阳却没有直接回答。

    反而是有些逼迫感的看着沐航和沐行云。

    “我的命是你救的,再说以你的修为想杀我也是非常轻松,所以我相信你不会害我,我喝!”

    听到纪阳的话,沐航有些纠结,但沐行云却很果断。

    话一说完,便将纪阳给他的东西喝掉了。

    纪阳给沐航的自然是神农百草液了,神农百草液绝对是救死扶伤的良药啊。

    管你伤势多种,只要还没死就能救你,而且基本都可以痊愈。

    “你们这样子,也是没机会去争夺盟主的位子了,把玉牌给我,然后联系人来接你们吧。”

    纪阳先是将乌家的玉牌找到,然后向沐家索要玉牌。

    可是在纪阳向沐家要玉牌的时候,沐家竟然没直接给他……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