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帕米西不简单(三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41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大唐之最强帝王我是哥斯拉之无限乱入元尊为死者代言都市天龙至尊

    纪阳说话时,说的是运气,而不是赌术,这样的话,给人的感觉是纪阳涉世未深,是初出茅庐。

    纪阳说话的声音不大,但他却故意坐到了帕米西的对面。

    与帕米西四目相对,纪阳脸上笑容依旧。

    在纪阳坐下后,东方媚和彭才轩几人也走了过来。

    “竟然是你,真是巧啊。”

    “没想到你的身旁不止一个美女,还有一个也是如此极品。”

    对纪阳,帕米西没什么兴趣。

    不过对于纪阳身旁的东方媚和小龙女,帕米西可是兴趣很足。

    他意味深长的淫笑,眼睛也在东方媚和小龙女身上扫来扫去。

    感觉到帕米西的眼神,东方媚和小龙女都是眉头紧锁,要不是纪阳暗中示意大家别乱动,她们怕是要发飙啊。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虽然不能发飙动手,但嘴上,小龙女也不会忍着。

    她冷眼看着帕米西,声音透着几分寒意喝道。

    别把小龙女的话当玩笑,她可是会说道做到的。

    “脾气还挺爆,不过我喜欢,这样才有征服感。”

    “好大一堆筹码啊,就是额数小了点,要不要我送你一些?”

    小龙女的冷喝,帕米西完全没当回事。

    就连他身旁的两个华夏人想要为帕米西出头,都被帕米西阻止了。

    当帕米西看到纪阳面前一堆十块钱的筹码时,脸上得意一笑,顺手拿起面前的一叠筹码,直接丢给了纪阳。

    这些筹码具体多少,谁都不知道。

    但筹码的额度,都是1000的,这一堆筹码,少说有四五万。

    四五万的筹码,说送人就送人,也是很豪气的表现了。

    周围人看到这些筹码,眼睛都在放光。

    别管这些人是不是有钱人,白给的四五万,谁不想要啊。

    而帕米西这么做,一个是展现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就是在羞辱纪阳。

    “还真是大方呢,不过你拿我的钱送我,这个不太好吧?”

    “你的钱?你什么意思?”

    纪阳看着帕米西丢来的筹码,却没有伸出手,而是说了一句让帕米西有些不懂的话。

    帕米西皱眉看着纪阳,声音带着几分疑惑。

    “因为你面前的所有钱,都会成为我的,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挑衅,纪阳就是在挑衅帕米西。

    不知道为什么,纪阳总感觉眼前的帕米西不简单,至少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这份不简单,不单单是他有钱,而是在有钱之外,还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他的种种表现,无论是土豪气质,还是色眯眯的样子,再额外,还是有一股看不清的东西存在。

    “成为你的?你是说你会赢了我的所有钱对么?”

    “好,钱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来拿吧。”

    “不过我提醒你,若是你赢不了的话,别最后连她们都赔进来,我愿意让你用美女抵账,哈哈哈……”

    听懂了纪阳的话,帕米西猖狂大笑起来。

    在他大笑之时,一股无形威压,向着纪阳压了过来。

    这股威压出现,纪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果然,这股帕米西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这家伙,竟然是个修行者,这就有趣了。

    只是现在还不清楚,在这里碰到帕米西纯熟巧合,还是对方故意在这里跟自己碰面的。

    若是巧合就罢了,若是故意的,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艘船上?又有什么目的呢?

    但有一点纪阳却可以肯定,他看东方媚和小龙女的眼神,的确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我从不会拿自己的女人当赌注,就算我用命做赌注,也不会用自己的女人做赌注。”

    “但你还不配让我用命做赌注,荷官,验牌!”

    纪阳懒得在跟帕米西说那么的废话了,反正不管对方到底是何居心,帕米西面前的钱,他都要定了。

    而他的话,也让纪阳生气了。

    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这就是作死!

    “请各位验牌!”

    能够做荷官的,都是有些眼力的。

    至少面前的两个荷官中,中年人看人还是很准的。

    虽然纪阳面前的筹码很少,少的有点可怜,但他能够感觉到,纪阳身上的气势,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所以纪阳一说验牌,他便让身旁的女荷官拿出了一副新牌,给纪阳等人验牌。

    验牌过后,便是发牌了。

    发牌前,先要下注,第一注很小,每人50。

    此时玩牌的,不止是纪阳和帕米西,还有几个人也在凑热闹。

    第一张牌发出,是属于暗牌,不用亮出来,只需要自己看牌就好。

    只是其他人看了,纪阳和帕米西却没有看,但他们的表情,却一副自己已经知晓底牌的样子。

    第一张底牌,并不能看出什么东西,毕竟第一张底牌,最大也就是A,算成11的那种。

    自己运气如何,还是要看第二张牌。

    “梅花9”

    “红桃9”

    第二张牌发出,纪阳和帕米西都是各自拿到了一张9,纪阳是红桃9。

    9,这个数字不大不小。

    随着第二张牌发出,已经有一半人叫了停牌。

    停牌,既是不要的意思,叫停牌的人,多半是手中两张牌相加,数字比较大了,再要很容易爆掉。

    “拿牌!”

    “拿牌!”

    别人停牌了,纪阳和帕米西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两人几乎是同时喊了拿牌。

    不知道是造化弄人,还是巧合,纪阳这一次,又和帕米西拿到了同样的牌。

    纪阳是红桃K,帕米西是米花K。

    “19点了,这个数字不小了,我停牌。”

    “我也正有此意,我也停牌。”

    “艹,你们以为在自己单挑啊,我下注一万,要牌。”

    赌桌上,可不止纪阳和帕米西两个人,还有其他人在玩。

    一个牌面达到13点的胖子,对着荷官大声喊道,同时丢出了一万的筹码。

    看样子,这个胖子很自信啊。

    看到胖子丢出一万筹码,其人也停牌了,有的甚至选择了投降(投降可以拿回一半的赌注)。

    “尼玛,怎么是方块10,我的底牌才是2啊!”

    不过这胖子的运气不怎么好,他拿到了方块10,他爆了。

    现在的胜负,就是纪阳和帕米西,荷官因为要牌也爆了……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