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戏剧性的一张牌(二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4939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元尊

    21点斗的是运气、智慧和胆量。

    无论是现在牌面很大的帕米西,还是牌面只有4点的纪阳,下一张牌会给他们带来什么结果,谁都不知道。

    纪阳下一张牌可能让他直接爆掉,帕米西也可能因为下一张牌,凑到一个让其满意的点数。

    虽然荷官已经分别为纪阳和帕米西发了三张牌,但感觉,现在才是真正的赌局开始一般。

    准确的说,每一张牌的发出,都是一次新的开始。

    比起周围人的紧张,坐在赌桌两极的纪阳和帕米西,反倒是比观望者要冷静。

    虽然帕米西看起来,比纪阳表情略显凝重,但比起周围观看的人,却要强上不少。

    “纪阳,你看他的手,他貌似是在想什么东西。”

    东方媚此时已经坐在了纪阳的身旁,她发现,在纪阳拿到第三张牌后,帕米西的手便很有节奏的敲击着赌桌。

    帕米西的手指时快时慢,眉头也是时而舒展,时而皱起。

    嘴巴偶尔会动上一动,手指会随着表情和嘴的动,敲击的节奏有所改变。

    “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在算牌。”

    “我曾经读过一本书,里面恰好有介绍21点的赢钱方法,当然,都是一些片面的介绍,并不是真的告诉你怎么赢钱,不然随便看一本书就能赢钱,大家不就都成赌神,逢赌必赢了么。”

    “但在那本书里,曾经提到过一句,虽然现在21点赢钱的方法有十几种,但真正实用的方法,就是算牌。”

    “算牌?”

    纪阳轻声与东方媚交流,他也不管帕米西是不是听到了自己的话,反正他仍旧是有什么说什么。

    对赌这方面,东方媚虽然有所涉及,但也不算太精湛。

    算牌,她倒是听说过,其实算牌在很多扑克相关的游戏中,都是很关键的。

    最熟悉,就是斗地主了,毕竟无论是21点,还是德州扑克,在平常中,多数人接触比较少。

    但斗地主,是比较平常的玩法,如果有人会算牌的话,赢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所谓算牌,就是通过自己手中的牌和对方已经展现的牌,推测对家手中可能有的牌,同时揣测下张会出现的牌,令取胜的机会增大,让自己随机应变。

    不过算牌的前提是,玩家需要能够记住牌,所以不是谁想算牌,都能算的了的。

    “帕米西少爷,你说话。”

    “哒哒哒……”

    纪阳和东方媚这边交流的时候,中年荷官看向帕米西。

    以中年荷官的经验,他也看出,帕米西此时多半是在算牌。

    但赌桌上有赌桌上的规矩,他不可能等着帕米西计算结束主动开口,所以自己只能先说话。

    只是听到中年荷官的话,帕米西没有直接开口。

    但他敲击赌桌的力道,却大了几分,这令敲击的声音大了许多。

    很多人的心跳,都随着他的敲击声,跟着跳动起来。

    “帕米西少爷,你……”

    帕米西还是不说话,近一分钟的时间后,中年荷官出于本能,就想提醒帕米西说话。

    但他话还没说完,帕米西眼见一瞪,荷官便闭上了嘴。

    眼前的赌局,关乎一亿米元,也关乎帕米西的安危。

    帕米西慎重考虑,并不为过,中年荷官其实是不该催促的,他催促,只是出于一种本能的习惯而已。

    “继续要牌,我的爆率很高,但根据我的推算,我的下一张牌,小于6的几率还是蛮大的,所以我要牌。”

    帕米西果然是在算牌,他的话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于此同时,帕米西也展现了自己的智慧和胆量,他选择了要牌。

    别说他自己感觉自己下一张牌小于6的几率不小,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看他的样子,此时也会选择要牌。

    这就是赌,赌自己运气。

    听到帕米西要牌,中年荷官点了点头,伸手摸向面前的一摞牌,最上面的一张。

    在摸这张牌的时候,中年荷官也在想,若是自己处于帕米西的位置,自己会不会要牌呢?

    “方片3!”

    “是方片3,19点了,他有19点了,他计算的很准啊。”

    “没有直接爆掉,他的运气太好了……”

    发到帕米西手中的牌,是一张方块3。

    看到这张牌,帕米西的脸上露出一抹胜利的笑意,自己算对了。

    周围人看到这张牌,也在对他的运气,和他算牌的技术惊叹称赞。

    能够拿到6点以下的牌,概率远比拿到6点以上的牌几率小,所以他能拿到方块3,运气的确爆表。

    “方块9,方块7,方块3,同花啊,可惜不是炸金花,同花没用。”

    “那你的底牌是什么呢?是方块2么?”

    底牌如果是2,那么帕米西就有21点了。

    纪阳望着帕米西的牌,似是询问般的轻声说着,说话的时候,他也在观察帕米西的表情。

    不过此时的帕米西,正在努力的掩饰自己,不让纪阳从自己的脸上看出任何的东西,所以他始终保持着一抹神秘的笑意。

    “方块是我的幸运牌,我的底牌是不是方块2,等下开牌你就知道了。”

    “现在该轮到你说话了。”

    帕米西望着纪阳,提醒纪阳该要牌了。

    纪阳耸耸肩,对着中年荷官点头示意,同时开口说了句要牌。

    帕米西连16点都敢要牌,纪阳才4点而已,这个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要牌啊。

    “方块2!”

    “竟然是方块2,又是一张2。”

    “那他下面的牌,肯定不是方块2了!”

    纪阳刚才还在调侃帕米西,问他底牌是不是方块2。

    可是谁能想到,纪阳要的牌,竟然就是方块2 。

    这张牌,真心有点戏剧话啊。

    方块牌是帕米西的幸运牌,可他的幸运,貌似在纪阳拿到方块2的时候,就被打破了。

    如果帕米西的底牌还是方块,那他要么就是爆牌,要么就是一张a,加起来就是20点而已。

    “滋滋滋,真不好意思,打破了你的幸运。”

    “方块2,六点,我是该继续要牌呢?还是停牌呢?”

    纪阳的手中此时已经拿到了三张2,整副扑克牌,就只有四张2,所以帕米西手中的底牌,可能是最后一张黑桃2的概率很小。

    而且在看到纪阳的方块2后,帕米西的表情明显有一丝不自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