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吸血鬼难道属于华夏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062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以千年寒玉打造的石棺,而且是超过五千年的千年寒玉!”

    “借住千年寒玉的力量保存尸体,可保尸体万年不腐,好东西啊。”

    纪阳已经感觉到了两具石棺的不简单,但他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材质的。

    但纪阳不认识,将臣却一眼就看了出来。

    而且从将臣的眼中,纪阳看到了一抹羡慕和贪婪,看来他对着两个千年寒玉打造的石棺,非常感兴趣啊。

    将臣生活了上千年之久,可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哪一天可能就挂了。

    无论是谁,就算是天上的玉帝,西方的佛祖,若是死了,尸体不经过特殊保存,也会有一天化为尘土。

    一切都化为尘土,就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可若是尸体还在,却有机会得到重生,就像该隐和穆图。

    他们早就死了,正常情况下,早就化为尘土,做土地中的养料了。

    要不是尸体还在,就算有机会复活,他们也活不了。

    所以如果可以,将臣当然希望自己也有这种棺材了。

    “你要是喜欢,等我复活他们,弄一个给你就是了。”

    “但现在,你可别乱来啊。”

    将臣眼中的贪婪之色越来越重,纪阳真怕他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事情来。

    虽然将臣实力强,周围这些暗夜联盟的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可暗夜联盟的人,纪阳留着还有用的,可不能被将臣都给杀了啊。

    “你若是不说,我还真打算动手抢了。”

    纪阳话音落下,将臣的回答让他额头出现一些冷汗,心中咯噔一声。

    啥意思,这是说自己提醒的快呗。

    也还好自己看出将臣眼中的贪婪,不然还真的要出事了。

    “德古拉,这两个棺材打开也需要特殊方法吧?”

    开启两扇铜门,都需要狼人和吸血鬼的血。

    这装有尸体的棺材,若是能够随随便便打开,丰修才不信呢。

    “回禀主人,开启棺材,需要狼人和吸血鬼两族信物,同时需要狼人和吸血鬼的血作为辅助。”

    果然,开启棺材依旧挺费事。

    不过开启什么都要用到血,纪阳也是醉了,他真想说句,你们的血可真多。

    不过这话,他当然不会不说,他情商还没那么低。

    “既然如此,就快开启棺材吧!”

    “好的主人,拜亚,来吧!”

    对着纪阳点头,德古拉看向拜亚,随即德古拉和拜亚分别走到一个棺材前方。

    虽然同为千年寒玉石棺,大小也完全一样,上面都雕刻着奇怪的图案。

    但细看便会发现,这两个石棺上的图案,还是有所不同的。

    拜亚所在石棺,除了纪阳看不懂的图案外,还画着几匹狼,狼头扬起,对着一个圆圆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嚎叫。

    “狼啸月?”

    这个图案,让丰修想起了一个词,狼啸月。

    看来拜亚所在的棺材内,就是狼人始祖穆图了。

    德古拉面前的棺材,上面的图案和穆图的基本一样,但上面没有狼啸月,而是在月亮下面站了个人。

    因为千年寒玉棺材上的图案,雕刻的很精致,所以这个人的五官,也能看清楚。

    这是一个仰天大叫的人。

    他的表情狰狞,张开的嘴中露出两颗尖锐的牙齿,双臂展开露出宽阔的胸肌,一手弯曲成爪,可以看到尖锐的指甲,另一只手上握着一把大刀。

    他给纪阳的感觉是,他现在很愤怒,他的大叫,就是在发泄自己的愤怒,自己不满。

    “这是血族始祖该隐?怎么不像吸血鬼呢?”

    “这样貌也不像欧美人,更像华夏人,穿着也是华夏的的范,总得看起来,有点像,像……”

    “我擦,将臣,你看那上面的人,是不是有点像你?”

    对,纪阳就是感觉像将臣。

    这不是说样貌像,而是他的穿着,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不是我,但这上面雕刻的人,虽然看着清晰,可还是不够完美,不过我也感觉我应该认识他。”

    “还记得我跟你先前说的话么,我说我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到了这里后,这感觉更强了。”

    “而且我肯定我没感觉错,因为这气息是犼的气息,气息就是从这个棺材内散发出来的。”

    将臣死死的盯着棺材上的图案,声音带着疑惑和凝重。

    这个人的样子,他真的感觉很熟悉,可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

    他本身已经融合了犼的残魂,犼的力量就是将臣力量的一部分,他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感觉错棺材内散发的气息,这气息真的是犼的。

    “你说什么?犼的气息,该隐是西方吸血鬼的始祖,犼是东方的,难道犼曾经来到过西方?该隐成吸血鬼是因为犼?不能吧。”

    犼的气息,将臣这句话是真的让丰修犹如电击了。

    在这里感觉到犼的气息,该隐和犼有关系,这真的可能么?

    纪阳越想越感觉不太可能。

    “西方?在我融合的记忆里,没有这样的片段,但犼的尸体成为我之后,我曾听一些人说过,犼死的不甘心,它的怨念在三界游荡,很多人被影响了。”

    “这怨念是否飘散到了西方,影响到了该隐,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融合的记忆,只是生前的。”

    “你还认为我是感觉错了?任何气息我都可能感觉错,可犼的气息绝对不会错!”

    可以说,将臣就是犼,犼就是将臣。

    对于犼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犼的气息就是将臣的气息。

    先前距离远,因为千年寒玉棺材的原因,气息发生了变化,又相对稀薄,所以将臣没能肯定。

    可现在这么近了,将臣肯定自己没有感觉错。

    “不,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的感觉没错。”

    “到底怎么回事,等见到该隐的尸体,或是在他复活后,我们不就清楚了么。”

    “德古拉,拜亚,开棺!”

    纪阳这话不是奉承将臣,而是说真的。

    德古拉说别的气息,纪阳还会质疑,但犼的气息,将臣肯定不会错。

    将臣的话,让纪阳感觉周围的气息,好像真有点熟悉了呢。

    如果将臣真的认识该隐,那么看到他的尸体肯定可以认出来。

    如果不认识,那就等该隐复活,然后问。

    若是该隐真的和犼有关系,那是不是说吸血鬼应该属于华夏,华夏才是吸血鬼的祖宗呢……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