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三章 该隐的另一个身份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5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大唐之最强帝王为死者代言元尊我是哥斯拉之无限乱入都市天龙至尊

    “该隐,你为何要阻拦我?你是想要拉拢他做帮手,然后一起对付我么?”

    “不要忘了,我们之间可是有约定的,你这么做,是想约定作废,让血族和狼人继续开战么?”

    “你真有这个打算,我穆图也不会惧怕了你们两个!”

    “吼……”

    吸血鬼和狼人本就有是仇敌,暗夜联盟成立之后,狼人和吸血鬼因为利益关系,才不得不平息争斗。

    只不过这种争斗,只是表面的平息。

    若是给双方机会,他们肯定都不会放过对方。

    所以穆图因为该隐阻拦,微微愣了一下之后,便一脸愤怒的吼起来。

    穆图怒吼,腥臭的味道从其口中喷出,劲风如刀似剑一般,刮向将臣和该隐。

    就算在稍远位置的纪阳,都能感觉到这一声怒吼中,所散发的强大力量和怒气。

    “穆图,不要以为自己声音大,就以为自己多厉害,跟你交战,我什么时候找过帮手?”

    “约定对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用,你和我都清楚,我拦住你,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一个久别的朋友。”

    吸血鬼和狼人的表面和平,其实并非因为什么约定。

    约定不过是口头的协议而已,连个正经的仪式都没有,所以说约定存在和不存在都是一样的。

    真正的束缚吸血鬼和狼人的,其实还是利益。

    “你的朋友?”

    “他身上的血腥气息,倒是和你真的很像,你竟然还有这样朋友,在狼人和血族恶战之时,我为何从未见过他。”

    该隐竟然说将臣是他的朋友。

    这回答让本来就有些奇怪的将臣,此时更加的懵逼了。

    他可不记得自己有该隐这样一位朋友。

    至于穆图,眼神则显得有些怪异。

    将臣的气息强度,他是感觉到的,他看的出,将臣的实力绝对不在自己和该隐之下。

    “当年若是该隐和他一起联手,恐怕狼人也没有今天了。”

    心中暗想该隐和将臣同时出手,狼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个想法出现,穆图还真有些害怕。

    别看他刚才话说的很牛气,其实心里还是很小心谨慎,有些忐忑的。

    否则的话,他刚才就不是说话了,而是直接动手。

    “如果当年他在西方,而不是遥远的东方,你和你的那些狼人,早就被我屠杀殆尽了。”

    “将臣,你可还记得我?”

    该隐冷笑的看着穆图,穆图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自己。

    该隐从穆图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穆图自己可能都没发现的恐惧。

    看过穆图,该隐转头看向将臣,虽然该隐的面色有些苍白,但在叫出将臣名字的时候,他的脸色好像红润了一些,看起来挺激动。

    “你真的认识我?我们见过么?”

    该隐直接道出自己的名字,将臣眉头一皱,有些惊愕。

    难道自己的记忆里退化了,时间太久了,所以不认识对方么?

    可就算小鱼小虾的自己不记得,达到该隐这种程度的大能,他也不会忘记啊。

    但无论自己怎么想,将臣的脑海中,都没有该隐这个人的信息。

    “女娲石,收!”

    看眼前的情况,虽然感觉还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

    但纪阳知道,这一架,应该是无法打下去才对。

    所以他干脆收回了女娲石,毕竟女娲石的力量,对眼前的将臣三人都不好。

    不过他也挺好奇的,这该隐真的认识将臣么。

    还能说出东方西方,这可是连很多东西方神仙都不知道的事啊。

    “女娲石!你是女娲的什么人?说,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纪阳收回女娲石,本来都要开口回答将臣问题的该隐,突然转头看向纪阳。

    刚才该隐也很不舒服,但他好像被将臣吸引了注意,所以没去注意女娲石。

    直到纪阳收回女娲石,他才看向纪阳。

    只是他看纪阳的眼神,可不如看将臣的激动,而是带着仇视的感觉。

    “将臣,你什么意思?”

    “你可是僵尸王,那是女娲的女娲石,难道你没有什么想法么?”

    只是该隐怒视纪阳之时,将臣却身体一晃,挡在了该隐和纪阳之间。

    目光被将臣遮挡,该隐眼睛一凝,有些奇怪的看着将臣。

    “想法?什么想法?得到女娲石?”

    “我是僵尸王,女娲石对我百害无一利,我得到有什么用?你也同样别想得到,除非你能过我这一关。”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纪阳身上的神器,要说将臣从来没有过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华夏上古十大神器啊,谁不想得到。

    就算真的无法发挥出作用,当做宝物收藏,那也是好的啊。

    但将臣和纪阳之间经历过这么多事,他也了解纪阳很多的秘密,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得到神器,他都不可能去抢。

    而且别人想抢,他也不会允许。

    因为将臣已经把纪阳当成了朋友,真正的朋友。

    “我是谁?是啊,我这副样子,别说你不知道我是谁,我都不知道该说我到底是谁了。”

    将臣态度坚决,眼神中带着杀意。

    看到将臣这副样子,该隐知道将臣是不会让自己去动女娲石的。

    该隐叹息一声,接下来说出的话,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此时的穆图,整张脸都有些二哈的感觉,他现在是真呆了。

    该隐就是该隐呗,怎么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呢。

    就在众人都很疑惑的时候,该隐脸上露出一抹怪笑,手臂虚空一抓,一枚黑色的玉石从破碎的石棺碎石中飞出,到了他的手中。

    “暗玉!”

    该隐手中拿着的黑色玉石,正是先前开启石棺的暗玉。

    望着该隐手中的暗玉,纪阳轻喃一声。

    该隐听到纪阳的声音,嘴角一咧,轻声说道。

    “暗玉?这是它在西方的名字。”

    “它还有一个更古老的名字,那就是赢勾玉!”

    “嗡……”

    说话间,该隐体内气息注入到赢勾玉中,赢勾玉上散发出一股股黑气。

    “哦哦哦……”

    这些飘出的黑气竟然是鬼魂,凄惨的嚎叫声,从鬼魂口中响起,听到纪阳背后都有些发凉。

    嚎叫的鬼魂环绕在该隐身旁,该隐的气息开始逐渐增强。

    “这是尸鬼之殇,利用鬼魂尸气增强自己力量的方法,是赢勾的独有招式,你怎么会?”

    “将臣,你还记得尸鬼之殇,既然这是赢勾的独有招式,那你说我是谁呢,我的老朋友。”

    “你,你,你是赢勾?”

    尸鬼之殇,只有赢勾才能利用赢勾玉使用的招式。

    看到这一招,听着该隐的反问,将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该隐……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