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二十六章 硬的软的都没用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53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桑长老出手,本意是要救萨长老的。

    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纪阳的反应速度这么快,不但避开了自己的攻击,还将萨长老挡住在了身前。

    导致桑长老不但没能救成萨长老,反而成了杀萨长老的凶手。

    这个结果,让桑长老有些无法接受。

    他的拳剑还插在萨长老的身上,眼睛望着已经没了气息的萨长老,桑长老整个人都傻掉了一样。

    被萨长老推开的赫利修陀,此时也傻掉了。

    自己人把自己人给干掉了,还是在这种危机的情况下。

    桑长老和萨长老,可是赫利修陀最后的依仗啊,萨长老死了,桑长老肯定也活不了。

    他们两个若是都死了,自己怎么办?

    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当时的他,就不会主动向家族请命,亲自来审讯被抓的暗渡小队之人了。

    他也是希望可以通过这件事,为婆罗门家族获得利益,建立威信。

    可现在倒好,自己这是要把命搭进去啊。

    “真是可怜,竟然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就是他的命,他命中注定要这么死。”

    萨长老怎么死,对纪阳来说重要么?

    不重要,反正他死了,那就对了。

    只是纪阳在的话,有些风凉话的感觉,这话听的桑长老胸口剧烈起伏。

    如果不是纪阳,桑长老怎么可能亲手杀了萨长老。

    这明明都是纪阳的错,都是他的错。

    “我要杀了你,我要给萨长老报仇!”

    纪阳的话,刺激到了桑长老。

    他将插在萨长老身上的拳剑收回,猛的向纪阳扑了过来。

    桑长老看纪阳的眼神,就像要将纪阳生吞活剥了般。

    他是真的生气,真的恨纪阳啊。

    “哼,杀我?他是你杀的,可不是我杀的。”

    “想报仇的话,你也该杀自己才对,那我就做个好人,帮你一把好了!”

    只是桑长老这副样子,纪阳却显的颇为不屑。

    脚尖点地,身体就地一转,身体避开桑长老拳剑攻击的同时,人也是到了桑长老身侧。

    “桑长老,小心!”

    纪阳到了桑长老身侧,赫利修陀心头猛跳。

    他感觉桑长老要有危险,便开口提醒。

    可他提醒有什么用啊,纪阳出手的速度,比他的提醒快多了。

    其实桑长老自己,也感觉到了不妙,但他根本没机会做出反应,便被纪阳的一只手,抓住了胳膊。

    “我说过会帮你,就一定会帮你的。”

    “你不是要帮那个死掉的家伙报仇么,我现在就帮你。”

    抓住桑长老的胳膊,冰冷的声音在桑长老耳边响起。

    接着便见纪阳抓着桑长老的胳膊,向着桑长老的腹部按了过去。

    桑长老的手中,还正拿着拳剑呢。

    纪阳这一按,桑长老手中拳剑,直接插进了自己的腹中。

    “噗!”

    “呃……你好狠……”

    纪阳明明可以自己直接杀掉桑长老的,可他却偏偏让桑长老自己用拳剑戳自己。

    这一拳剑下去,桑长老肚子被戳出一个大口子,肠子断了数根。

    桑长老眼神不甘的看着纪阳,眼中还带着浓浓的恨意。

    他这样的眼神,可不会让纪阳有任何的不适,也不会有任何的负罪感。

    “对敌人,我一向都很残忍,尤其是令我女人受过伤的。”

    纪阳非但没有负罪感,反而坦然的接受了桑长老的话。

    在其说话之时,他握着桑长老的手臂,向着桑长老的胸口划去。

    “噗……”

    伴随着一阵怪异的声音,桑长老的表情因为痛苦极度扭曲。

    桑长老的拳剑非常锋利,纪阳的动作,让拳剑从其腹部一直划到胸口,桑长老被自己的拳剑给开膛破肚了。

    偏偏这个过程,桑长老还全部感觉到了。

    死亡不可怕,感受死亡的降临,才是最让人崩溃的。

    现在的桑长老,就是在感受死亡来临的过程。

    “啊……”

    自己将自己开膛破肚,桑长老口中发出令人全身汗毛耸立的惨叫。

    令人作呕的血腥画面,凄惨到让人全身发毛的声音,距离不足十米的赫利修陀,看到这一幕后,他的脸已经苍白的毫无血色。

    纪阳的残忍手段,已经让赫利修陀心中懊悔。

    早知道纪阳实力如此之强,手段又如此狠的话,打死他,他都不敢去找纪阳的麻烦。

    可懊悔也晚了,他已经招惹到了纪阳。

    “嘭!”

    将开膛破肚,鲜血和内脏流了一地的桑长老扔在地上,纪阳转头看向赫利修陀。

    纪阳的手上,还沾着鲜血,可他的表情,却没有一点的不适感。

    就好像桑长老的死,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一样。

    “你不要过来,我可是婆罗门家族的少爷,你要是敢伤害我的话,婆罗门家族不会放过你的。”

    “不放过我?怎么不放过我啊?”

    “我可是杀了你们家族的长老啊,难道不杀你,婆罗门家族就不会找我的麻烦了吗?”

    纪阳玩味的看着赫利修陀,声音非常的平静。

    可他平静的声音,听的赫利修陀却是身体一颤。

    “我可以把你们的人都放了,让你们安全的离开YD,我还可以给你钱,给你大把的钱。”

    “你放了我,我保证婆罗门家族不会找你的麻烦,华夏不是想要通过联手刹帝利家族,让两国和平共处么,我可以让婆罗门家族和华夏签订协议。”

    “你要知道,婆罗门家族比刹帝利家族在YD的影响力更大,婆罗门家族可以让YD和华夏签订永久和平条约。”

    “放了我,放了我好处,比杀了我要大对不对,放过我!”

    威胁对纪阳没有用处,赫利修陀看清了这一点。

    威胁无用,那就拿出足够的筹码,足够的诱惑。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反正赫利修陀不想死就对了,只要自己可以活下去,纪阳现在让赫利修陀做什么,赫利修陀肯定都会去做。

    “赫利修陀,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乖乖的离开华夏回到YD,不找我的麻烦,不对我的女人产生邪念,你又怎么会到今天这一步。”

    “事情做了,就要承担后果,就要面对,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软的也好,硬的也罢。

    赫利修陀说什么,纪阳都不可能放过他。

    手臂一招,相隔几米远的赫利修陀脖子一紧,身体被硬生生的体离了地面。

    就在纪阳手掌慢慢握紧,赫利修陀呼吸越来越难,满脸发紫,马上要窒息而亡的时候,一声巨响从地面传来,震得二三十米深的地下长廊都在晃动……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