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章 佐仁必须死的原因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229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纪少,你,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你是打算放了我对不对?”

    纪阳跟佐仁讲述韩信和胯下之辱,佐仁听的很认真。

    韩信,他是真的没听说过,虽然对华夏历史有所了解,但他终究不是华夏人。

    所以他能了解东西,真的很有限。

    胯下之辱这个词,佐仁在书中的确看过,简单的意思,他也明白。

    可胯下之辱的这个词的由来,他是真的第一次听。

    佐仁听的认真,但纪阳把东西讲完之后,竟然说佐仁的命留不得。

    这话听的佐仁脸色大变,一脸谄媚的看着纪阳。

    甚至把自己听到的话扭曲,试图来改变纪阳的意思。

    纪阳决定的事,佐仁哪里左右的了。

    他跟纪阳玩这一手,可是太小看纪阳了。

    “佐仁,如果你真是只懂嚣张跋扈,一直表现的很愚蠢,一直试图用自己的R国皇室亲王身份来压我的话,我或许还真可能放过你也说不定。”

    “但你刚才的一跪,让我知道,自己原来看错了你,你必须死。”

    纪阳眼神坚定的看着佐仁,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说话之时,纪阳还对欧阳俊点了点头,意思是让他动手杀了佐仁。

    欧阳俊点头回应,体内真气运转,便再次向佐仁走了过去。

    既然已经再次下了杀掉佐仁的命令,欧阳俊不会再去犹豫了。

    至于纪阳为何说佐仁更该杀,欧阳俊通过纪阳刚才讲述韩信和胯下之辱,也明白了纪阳的想法,毕竟自己不是一个蠢人。

    “等,等一下。”

    “纪少,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向你求饶,你杀我,那是我太愚蠢该杀。”

    “可我现在看清现实了,你怎么还杀我呢,你一定是说错了对不对,你会放了我对不对?”

    欧阳俊距离佐仁越来越近,死亡的气息距离他也越来越近。

    一旦被欧阳俊靠近,自己可反抗不了,自己必死无疑。

    所以在欧阳俊靠近自己之前,佐仁还在争取最后的机会。

    他还在期盼,纪阳这个时候可以改变注意,可以放过自己。

    “佐仁啊佐仁,你的戏演的真不错,我最开始的时候,真的是被你给骗了。”

    “只可惜,你后面演的太过了,而我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仁慈,或者说愚蠢。”

    “虽然我很不想拿你和华夏的古代名将相比,但现在的你,真的跟当初的韩信很像。”

    “其实你早就清楚,自己的皇室亲王身份,是救不了自己的,可你偏偏一次次的强调这件事。”

    “当我命令欧阳俊向你动手之后,你感觉时候到了,故意装作自己因为恐惧死亡,所以吓的跪在地上磕头认错,还说了一堆话来试图诱惑我。”

    “现在的你,就是在忍,一时的屈辱换取自己的性命很值得,我说的对么?”

    戏终有结局。

    纪阳望着依旧一副祈求模样的佐仁,嘴角牵起一抹冷笑。

    既然他到现在还不肯放弃,那自己就让他死个明白。

    听着纪阳的话,佐仁的眼神一惊,原本的祈求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纪阳的话,说的没有错,从始至终,他其实都在演戏。

    从自己的第一个手下死去之时,佐仁便知道自己今天找麻烦,找错人了。

    当纪阳出现后,他更是清楚,今天的事是不能善终了。

    所以他最开始的时候,一直表现的很狂傲,可很自负,很嚣张。

    他做这些,就是在为后期做铺垫。

    因为他看出来了,自己的这些手下,今天是保护不了自己的。

    等到时机成熟,他一改先前的狂傲模样,变得卑微起来。

    他要让纪阳等人觉得,自己是一个无用之人,是一个蠢货,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为了活命,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出来,即使放下自己的皇室亲王身份。

    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保住性命,自己才能做以后的事情。

    比如今天被纪阳放了,自己承诺了纪阳一些东西,可自己后期却可以不兑现。

    在这里都是纪阳的人,纪阳做了什么,后期都可以不承认。

    但换了其他地方,有别人在的时候,佐仁不信纪阳等人还敢族人大胆,敢真正不计后果的对自己如何。

    反正他们不敢,那他们就不敢提今天的事。

    而所谓的承诺,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他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就这么简单。

    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所做的这一切,竟然全被纪阳给看穿了。

    “纪少,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我只是一个仗着身为R国皇室亲王,四处惹事作恶的废物而已,可没有你说的心思那种么重。”

    “我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废物,我只是舍不得自己的荣华富贵,我下跪磕头,只是因为我不想死而已。”

    被纪阳看穿,佐仁依旧不肯承认。

    他甚至开始贬低自己,亲口说自己是废物。

    可他越是如此,纪阳就越不可能放过他。

    佐仁是一个心思很重的人,可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废物。

    今天要是放了他,以后佐仁不给自己找麻烦,那才叫怪事。

    说不定,佐仁前脚踏出馨阳大酒店,后脚就会联系R国,说自己在华夏遭遇了什么,让R国给华夏方面施压。

    虽然华夏不怕R国搞事情,但要是对方抓着把柄,那也是个麻烦。

    这种蠢事,纪阳才不会去做。

    “你这个家伙,你的戏有点演过了知不知道。”

    “别说纪少看出来了,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忍别人不能忍,你这种人,可是不能留着的,不然就是养虎为患,所以你今天必须得死。”

    这一次,都不用纪阳开口了,欧阳俊就忍不住了。

    纪阳先前被佐仁那副嚣张跋扈的样子蒙蔽了,欧阳俊也是如此。

    在纪阳的一番说辞下,欧阳俊总算看清了佐仁的真面目。

    这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危险人物,是不能留下的那种。

    “我可是佐仁亲王,是R国未来的天皇。”

    “你们要是杀我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

    自己真的无法再演下去了,佐仁所幸也不演了。

    他此时,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强调自己的身份。

    只可惜,他的这番话,只换来了纪阳两个。

    “动手!”

    这就是纪阳听完佐仁的话后,对欧阳俊最后下的通牒,也是给佐仁下的催命符……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