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三十九章 血要不要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670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你,你,你想干什么?”

    “咔嚓……咔嚓……”

    “啊……”

    拉斐尔的身体,此时已经是半残的状态了。

    现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逃。

    至于其他方面,现在拉斐尔都非常的弱,感知力也是如此。

    所以纪阳瞬间到了他的身后,他都没有反应,等到纪阳抓到他翅膀的时候,他才发现。

    可这个时候发现纪阳,还能有什么用啊,一切都晚了。

    至于他问纪阳干什么,纪阳回答他的方式也很直接,那就是用行动告诉他自己要做的事。

    手上微微用力,拉斐尔的两个翅膀就被纪阳给折断了。

    拉斐尔的力量,是他的本命之炎没错。

    可天使的翅膀,对于天使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敏感的。

    两个翅膀被折断,拉斐尔痛声惨叫。

    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更加的惨白,白的毫无血色。

    治愈天使拉斐尔,治愈能力是绝对牛。

    可惜,现在的他,体内神圣之力所剩无几,治疗天使翅膀的伤势,又需要消耗很多神圣之力。

    所以说,就算是拉斐尔,现在也没办法治疗自己的翅膀。

    更何况,纪阳会给他治疗的机会么?

    “不,不要,不要……啊……”

    “咔嚓,咔嚓……”

    折断拉斐尔的两个翅膀,不过是开始而已。

    纪阳如法炮制,将他的另外几个翅膀也折断了。

    没有了翅膀的支持,拉斐尔连飞都不行了,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向着下方掉落。

    “噗通!”

    拉斐尔直接掉到了海水里,海水溅起大片浪花,翻起一阵金色的液体。

    这些金色液体,正是拉斐尔的血液。

    “哼,还想逃,你逃的了么!”

    没有了翅膀,拉斐尔便没法飞了。

    可他并没有就此放下活命,逃跑的想法。

    掉到海水里,拉斐尔强撑,用上自己最大的力量向着大海的下方游去。

    他要潜入深海,然而伺机逃走。

    可他的想法虽然好,也挺拼的,可他也得能逃得了才行。

    纪阳感觉到拉斐尔的移动,嘴角牵起一抹冷笑。

    “我去把他抓住!”

    “一个折了翅膀的,几乎没了命的天使,哪里用你去。”

    “巨乌,把他给我抓上来。”

    纪阳凭借避水珍珠,在水中也可以来去自如。

    但也不用他亲自动手,就连一旁的敖夜请命,都被他拒绝了。

    敖夜是龙,善水,在海中把拉斐尔抓出来,绝对不是问题。

    可杀鸡为何要用牛刀啊,来这里的时候,纪阳可是带了不少的巨型乌贼和大白鲨呢。

    用他们,就足够把拉斐尔给抓住了。

    纪阳对着领头的巨型乌贼轻喝一声,巨型乌贼直接潜入到了水中。

    也就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一只乌贼出手伸出水面,在乌贼触手上,正卷着一个挣扎的人。

    “畜生,放开我,快放开我。”

    “我可是天使长拉斐尔,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巨型乌贼一族是想被灭族么,放开我,放开我……”

    拉斐尔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试图在海中逃跑的想法,竟然被一只巨型乌贼给破坏了。

    连他面都不配见一面的巨型乌贼,今天竟然轻易的把他给抓了。

    若是放在以前啊,他这么恐吓巨型乌贼,巨型乌贼肯定会怕。

    可现在,不一样喽。

    这只巨型乌贼,可是跟纪阳混的了。

    再说了,一个被自己轻易抓住的天使长,自己还怕个鬼啊。

    此时一听拉斐尔还要灭它的族,巨型乌贼也来气了。

    触手收紧,一阵骨骼摩擦声响起,拉斐尔表情变得非常痛苦,他感觉自己的骨头,好像全要被勒断了。

    “拉斐尔,你这么恐吓我的手下可不好啊。”

    “你一个堂堂的天使长,怎么跟他一般计较呢,他现在可是跟我混的,你想灭他的族,也得问问我吧?”

    “可恶……啊……”

    纪阳嘲讽拉斐尔,拉斐尔还想反驳发火。

    可他刚开口,巨型乌贼的触手又收紧了,痛的他大叫。

    “我的手下很生气啊,不过我是不会让他杀你,因为我要亲手杀了你。”

    听着拉斐尔的惨叫,纪阳说话间,对着巨型乌贼示意。

    巨型乌贼触手一甩,便将拉斐尔扔到了一艘船上,纪阳此时已经站在了这艘船的甲板上。

    拉斐尔伤过小龙女,还想杀小龙女,纪阳可都记着呢。

    他说过会亲手杀了拉斐尔为小龙女报仇,肯定也会这么做。

    不过在动手之前,纪阳却先看向了该隐和穆图。

    “他的血,你们要不要?”

    “这可是好东西,虽然吸食之后,会让你们有些痛苦,但只要你们抗过去了,以后就不会这么怕神圣力量了。”

    好东西,自然是要分享的。

    拉斐尔的血,对纪阳来说没有用,可也不能浪费了吧。

    蚩尤现在的力量,已经很强了,所以拉斐尔的血,纪阳没打算给蚩尤。

    “要!”

    纪阳询问该隐和穆图,二彼此互望,而后同时点头。

    要不是因为神圣力量压制了自己体内的力量,让自己无法发挥全部力量的话。

    其实就算蚩尤不出手,纪阳加上该隐和穆图,也足够解决拉斐尔了。

    不过想要得到好处,肯定也得吃些苦头。

    但一想到以后自己就怕被神圣力量压制,该隐和穆图也打算拼一把。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

    “你们两个……啊……啊……”

    既然该隐和穆图,已经决定吸食拉斐尔的血了。

    纪阳自然把他先交给二人处置,但提前说话,最后得留一口给自己。

    自己竟然到了虽然让人宰割的地步,对拉斐尔来说也是够悲剧了。

    一见该隐和穆图红着眼睛,面色贪婪的向自己靠近,拉斐尔恐惧涌上心头。

    但该隐和穆图哪里管他怎么想,直接扑了上去。

    该隐和穆图,一人咬住拉斐尔脖子的一边,便开始大口的吸食起血液来。

    吸食的过程,该隐和穆图表情痛苦,但二人都没有松开的打算。

    拉斐尔可还活着呢,被人活生生的吸食血液,这个过程不光身体痛苦,心里压力也很大啊。

    直到该隐和穆图吸食的差不多了,拉斐尔的也就剩下两口气的时候,拉斐尔算是暂时解脱了,该隐和穆图站了起来。

    但拉斐尔的解脱,终究是暂时的。

    接下来,就是纪阳要他命的时候了。

    纪阳说了要把他碎尸万段,纪阳真的要这么做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