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九十六章 情愿被纪阳杀也不说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394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纪阳阻止蚩尤直接杀掉六耳猕猴,就是感觉六耳猕猴和华夏三界情况泄露给国外神明有关系。

    现在一问,纪阳果然没有猜错。

    看着六耳猕猴那副我很坦白,但却没有知错的表情,纪阳脸色有些难看。

    这算什么,这就是“汉奸”,是卖国贼啊。

    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但承认了,却没有一点自己做错的悔悟,这就让人很愤怒了。

    “我都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你是不是该放了我?”

    “你不是一言九鼎,说到做到么,难道你要不守承诺?”

    六耳猕猴让纪阳放了自己,可纪阳却没说话。

    六耳猕猴发现纪阳脸色不对,心头猛的跳了一下。

    自己现在就跟砧板的鱼肉没什么区别,而纪阳就是刀俎,想怎么砍他,就怎么砍的。

    如果纪阳不守承诺,六耳猕猴也没辙。

    一听六耳猕猴这话,蚩尤等人眼中杀意闪过。

    原来纪阳不杀六耳猕猴,是为了问三界情报外泄的事啊。

    他们才不管六耳猕猴怎么想,如果纪阳想要现在杀六耳猕猴,他们马上就会动手。

    不过六耳猕猴想错了,蚩尤等人准备的也早了些。

    “你急什么,我的话还没问完呢?”

    “承认这一件事,就想我放了你,你的命,价值就这么低么?”

    平复下心中的怒意,纪阳镇定的看着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和华夏情况外泄有关,这个信息虽然挺大,但还不够。

    看六耳猕猴的样子,他就是属下而已,纪阳要从他的身上,知道他背后的主子是谁。

    纪阳相信,幕后之人的手中,肯定不止六耳猕猴一个手下,六耳猕猴也只能算是一个执行者罢了。

    只有找到真正的幕后之人,才能把危机彻底解除。

    “还有事情要问?”

    可能是因为想到,就算自己按纪阳说的,把纪阳想知道的东西都说了,纪阳不放自己,自己也没办法。

    所以一听纪阳还有事情要问,六耳猕猴显得谨慎许多。

    语气不再像之前一般随意了,表情也变得有些深沉。

    他的心中开始琢磨,接下来自己要不要继续回答纪阳的问题。

    将三界情报告知其他国家的神明,六耳猕猴不是不知道这样做不好。

    但有些时候,人也是身不由己。

    从被迫到适应,渐渐的就成了习惯和麻木,所以他刚才提起这件事,才没有一点悔过的意思。

    这样的问题自己都回答了,纪阳还想要知道什么啊?

    “华夏三界的情况泄露出去,是你的主子让做的对吧?”

    “把你背后的人告诉我,你的主子到底是谁?”

    纪阳知道自己想要问什么,这些问题也必须要问。

    不管六耳猕猴态度如何转变,纪阳的这个问题都得问。

    纪阳也不拖拉,也不废话,一脸正色的看着六耳猕猴,把自己最想要知道的问题,问了出来。

    “你想知道我背后的主人是谁?”

    纪阳想要知道六耳猕猴背后之人的身份,这一点,六耳猕猴心中应该有数才对。

    可他没有去往这个问题上想,或者说是不愿意想,也不敢想,他怕纪阳问这个问题。

    现在纪阳一问这事,六耳猕猴脸色大变。

    脑中想起自己背后之人,他的身体都在打颤。

    对背后之人,也就是他的主人,六耳猕猴的恐惧是来自心底的。

    把自己主人的身份告诉纪阳,他的结果会有多惨,他自己都不敢去想。

    脸色难看的望向纪阳,六耳猕猴用尽力气,大声的吼了起来。

    “我可以告诉你,泄露华夏情况给其他国家的神明,的确是主人指使。”

    “但你想知道我的主人身份,我不能告诉你,我是不可以告诉你的。”

    六耳猕猴突然大声吼叫,纪阳还以为他要反抗呢。

    可看他的样子,并不是反抗,而是有一些害怕。

    这种害怕,不是源自纪阳,而是源自他内心深处。

    “六耳猕猴,把你背后之人的身份告诉我,否则我马上杀了你?”

    六耳猕猴实力之强,却要听别人摆布。

    这说明,那人的实力更加恐怖。

    六耳猕猴如此惧怕背后之人,纪阳也能理解。

    但就此作罢,纪阳也做不到。

    在死亡面前,纪阳倒是要看看,六耳猕猴到底会怎么选择。

    他就不信了,他再怕那个人,那人又能把他怎样?

    自己可是会杀了六耳猕猴的,六耳猕猴是个聪明人,他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

    “说,指示你的狗屁主人到底是谁,否则我现在就掐断你的脖子。”

    纪阳只是话语上的威胁,但他身旁的蚩尤,却非常的主动。

    对六耳猕猴,蚩尤早就起了杀心。

    无论六耳猕猴会不会回答纪阳的问题,事后纪阳会不会放了六耳猕猴,蚩尤都没打算放过他。

    反正纪阳刚才说的是,回答了问题,纪阳自己不会动手杀六耳猕猴。

    又没说别人不能动手,纪阳的话中,本来就挖了坑。

    现在纪阳一开口威胁,蚩尤一步跨出,已经活动自如的手臂伸出,掐着六耳猕猴的脖子,将其从地面提了起来。

    “呃……”

    “我不能说,若是我说了,就算你们放了我,主人也不会放过我。”

    “反正都是死,与其被主人惩罚,在生不如死的恐惧中死去,我情愿被你们直接杀掉。”

    “杀了我吧,我死都不会告诉你们,我背后之人是谁的。”

    纪阳询问六耳猕猴背后主人的身份,这个问题已经让六耳猕猴处于必死的境地。

    要么被纪阳杀死,要么被他的主人杀死。

    以六耳猕猴对自己主人的了解,死亡前,他的主人也会狠狠的惩罚一番。

    既然如此,自己为何不选择一个相对舒服的死亡方式呢。

    “想死,那我就成全了你。”

    六耳猕猴自己都说了,死都不会说出背后之人是谁。

    这让掐着六耳猕猴,早就打算杀他的蚩尤没了丝毫顾忌,手掌一紧,便要直接掐断他的脖子。

    “蚩尤,先不要杀他。”

    “直接掐断他的脖子,实在太便宜他了,以为我会让你死的那么轻松么!”

    可就在六耳猕猴的脖子,伴随着骨裂声,马上就要被蚩尤掐断脖子的时候,纪阳却突然开口阻止。

    六耳猕猴怕在他主人那里,死前要经历恐怖的过程。

    难道在纪阳这里,纪阳就没办法让他生不如死么……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