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九十九章 说了一半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07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都市天龙至尊元尊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

    “我就说这家伙不可信,果然开始搞鬼了。”

    “这种家伙你也敢留在身旁,说不定哪天就在你背后来一刀。”

    “问什么问,直接杀掉算了……”

    六耳猕猴的话,刚到了要说重点的时候,突然戛然而止,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痛苦,七孔开始向外流血。

    看到他这副样子,蚩尤首先想到的,不是六耳猕猴此时多么的痛苦,而是认为他在搞鬼,故意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的。

    因为纪阳一方的人,此时可都没有碰过他。

    连碰都没碰,突然这副样子,明显不正常啊。

    蚩尤几人眼神阴冷且鄙视的看着六耳猕猴,他们都当六耳猕猴是在演戏。

    其实以他们几人的修为,对方是不是演戏,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只是因为心中对六耳猕猴本能的抵触,让他们对六耳猕猴比较反感,直接就给定性了。

    “不对,他不是装出来的。”

    “六耳猕猴,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是刚才伤的太重,只是暂时没发作,此时才发作么?”

    “女娲石……”

    相比起蚩尤几人,纪阳无疑要理性的多。

    这个时候,要是所有人都意气用事的话,六耳猕猴早就被杀掉了。

    如果真是演戏,六耳猕猴表演也太过真实了,七孔都在流血,这实在是太拼了,那些所谓的影帝,跟六耳猕猴一比,都成了小渣渣。

    纪阳更愿意相信,是六耳猕猴体内的伤势此时才开始爆发,所以突然这么痛苦。

    唤过女娲石,纪阳借住女娲石的力量给六耳猕猴治疗。

    纪阳不想让六耳猕猴活下去,但现在的六个猕猴真的还不能死。

    “呃……啊啊啊……”

    在女娲石的帮助下,六耳猕猴貌似好受了一些,至少他的口中,可以发出声音了。

    只是他发出的声音,并不是回答问题,而是凄厉的惨叫。

    惨叫声响起,大口的浓血从他的口中溢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六耳猕猴的确不是在演戏,他不是一个戏精。

    就算要演戏,也不至于把自己弄的这么惨。

    六耳猕猴不清楚自己为何会突然这样,但他也猜到了一些东西,自己突然如此,肯定跟他背后的主人有关系。

    定然是他的主人,在他身上用了什么法术。

    他一旦要背叛对方,说出对方的身份,这个法术就会自行启动。

    只是六耳猕猴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法术,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在他身上施展的,对方也从未跟他透露过半句。

    不敢置信的轻喃几句,六耳猕猴眼神略显悲凉向着西方望去。

    “神农鼎……”

    女娲石的效果还不够,那就用神农鼎一起。

    可是随着神农鼎的加入,六耳猕猴的情况,还是不乐观啊,情况还在继续恶化。

    这个时候,纪阳也明白了,六耳猕猴的痛苦,并不是因为他体内的伤势。

    如果只是伤势的话,女娲石加上神农鼎,绝对可以控制的住。

    但现在,六耳猕猴起初情况略有好转,但此时情况却更加的糟糕了。

    “六耳猕猴,告诉我,你背后的主人是谁,是谁?”

    “告诉我,我会帮你报仇的。”

    救六耳猕猴,纪阳知道,自己是做不到了。

    但他不会就此放弃,他继续用女娲石和神农鼎为六耳猕猴治疗,希望可以延缓他的死亡时间。

    纪阳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既然六耳猕猴这副样子,跟他的背后主人有关,那么六耳猕猴心中,对他的主人肯定非常恨。

    而纪阳说出为他报仇的话,则可以拉近和他的关系。

    纪阳相信,这个时候让六耳猕猴说出那人的身份,六耳猕猴会说的。

    “呃……呃……呃……”

    “他……是……灵山……”

    六耳猕猴都已经这副样子了,他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他的主人,竟然在他身上用了如此阴险的法术,六耳猕猴岂能不恨。

    六耳猕猴的情况很糟糕,他强撑着想要把对方的身份说出,可每一个说出,都显的那么费力。

    当他说完灵山二字以后,六耳猕猴的身体犹如充气球一般,快速膨胀起来,张着的嘴巴,彻底说不出一个字了。

    “六耳猕猴说啊,到底是谁,是谁?”

    话说了一半,就差关键一步,六耳猕猴马上就要说出对方的名字了,却突然无法发出声音。

    纪阳焦急的大叫着,六耳猕猴膨胀的身体好似没有看到一样,对方体内混乱的妖气,他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

    “不要问了,快跟我走,这家伙要的身体要爆了。”

    纪阳不是不知道危险,但他却不愿就此放弃。

    这就如同长征两万里,只差最后一步了。

    要他就这样放弃,纪阳真的做不到。

    望着因为着急,有些癫狂的纪阳,将臣和后卿各自抓住他的条手臂,向着远处躲去。

    “放开我,放开我,六耳猕猴说啊,说啊……”

    纪阳想要挣脱后卿和将臣,但大家都有伤,谁也不比谁强多少。

    纪阳想挣脱二人,根本挣脱不了。

    望着六耳猕猴想要发声,却发不出来,只是死死盯着西方的样子,纪阳愤怒的脸色涨红,感觉都要滴出血来了。

    六耳猕猴体内的气息,虽然所剩不多。

    可他的身体一旦爆炸,力量依旧会非常的恐怖。

    “壶中仙,你还等什么,快把大家吸入壶中世界。”

    将臣等人的伤势在女娲石和神农鼎的双重作用下,虽然恢复了不少,但距离巅峰,还差的远呢。

    六耳猕猴一旦爆体,将臣等人还真不一定能挺的住。

    为了保险起见,蚩尤大声喊叫。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炼妖壶从纪阳怀中飞出,快速将把纪阳等人,包括昏迷的寒意和卫索以及金雕,一并收进了炼妖壶的壶中世界。

    “六耳猕猴,说啊,到底是谁……”

    这是纪阳被吸入壶中世界后,最后喊出的话。

    可他,注定从六耳猕猴这里得不到任何的回答了。

    因为在他吸进壶中世界的同时,六耳猕猴的身体便爆炸了。

    没有血肉横飞,没有鲜血淋漓,六耳猕猴被炸的灰飞烟灭,魂飞魄散,只留下破烂不堪的废墟一处,就好像六耳猕猴从未出现过一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