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一十九章 蚩尤发狠了

作者:邪本是正 |字数:5402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为死者代言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老天逼我当英雄都市天龙至尊元尊

    “女人,你太狠了,不过我喜欢。”

    盘古斧顺着蚩尤战斧向蚩尤手臂砍来,这要是砍中了,就算蚩尤肉身强悍,以月读施展盘古斧的力量,就算不直接把手臂齐根砍断,也会断了他的筋肉骨骼,让他废掉一臂。

    不过蚩尤岂是那么好对付的,月读变招的瞬间,蚩尤也跟着变招了。

    蚩尤战斧招式一变,便挡住了月读的盘古斧。

    “喜欢你个鬼!”

    被人爱慕本来是一件好事,可蚩尤的样子,就是无法让月读高兴起来。

    月读有的只是愤怒,非常的愤怒。

    蚩尤的话,在她听起来不是爱慕,而是亵渎。

    忍无可忍下,月读说话都有些粗鲁了。

    “你是神,不是鬼。”

    “其实无论你是神还是鬼,我蚩尤都是照收不误。”

    什么鬼不鬼的,蚩尤才不在乎。

    他自己也不是人啊,女鬼当年蚩尤也是缠绵过的,除了有点凉,不似拥有肉身那般舒服,到也是可以接受的。

    “八嘎,去死!”

    蚩尤说的是实话,可月读听着却是挑衅。

    更加愤怒下,月读气的胸口一鼓一鼓的,倒是多了一份风情。

    这把蚩尤看的,都有些流口水了。

    “呼……”

    蚩尤眼神死死的盯着月读胸口,月读双眼含怒,盘古斧向着蚩尤的脑袋直接劈来。

    愤怒下的月读,只想杀掉蚩尤,出手就是杀招。

    撕裂空气的斧声,让蚩尤回过了神,脸色也随之一变。

    月读这一斧子劈来的力量大,速度也很快,蚩尤赶忙躲闪,但就算避开了脑袋,这一斧看起来还是会劈到胸前。

    “铛!”

    “蚩尤,这个时候不是乱发……情的时候,你再这副样子,下一次我也不救你了。”

    就在盘古斧要砍到蚩尤胸前的时候,一张盾牌挡在了他的胸前,接下了盘古斧。

    蚩尤和月读斗嘴,刑天看戏归看戏,但该出手的时候,他是不会含糊的。

    一见蚩尤有危险,刑天赶忙利用盾牌,挡住了月读的盘古斧。

    还好他上了天庭之后,手中的戚和盾都是重现锻造的,若是他当年和黄帝战斗所用的戚和盾,还真没办法跟盘古斧较量。

    就算他想用盾牌救蚩尤,也救不了。

    “女人,你不喜欢软的,那我可就要来硬的了。”

    蚩尤这个时候,也有些真生气了。

    他不对月读下狠手,可月读却想要自己的命。

    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一再的柔和手段对月读无用,蚩尤也不打算继续伪装下去了。

    说好话对方不听,那他就用强的。

    “风沙转!”

    伪装了许久的蚩尤,撕下自己的伪装,压抑在心中的怒意得意宣泄,蚩尤出手自然不会客气。

    手中蚩尤战斧抡起,地面飞沙走石,身体猛的冲向月读。

    看到蚩尤这副样子,刑天快速收回盾牌,嘴角牵起一抹笑意,心中暗暗想到:这才是自己认识的蚩尤,玩软的,他看着都不舒服。

    “怒劈山河!”

    盘古斧虽然不是月读的标配武器,她得到盘古斧的时间也不长。

    可身为R国夜神,R国的至高神明,适合斧子的战技,她还是会一些的。

    蚩尤发怒认真起来,月读可不敢轻视了他,赶忙施展了一招斧法应对。

    “嘭!”

    “呃……”

    盘古斧从上至下劈落,一副要劈山断河的感觉。

    当盘古斧劈在蚩尤战斧上之后,一股连绵不绝的力量从蚩尤战法上传来,震的月读手掌一麻,虎口生痛。

    月读眼神一惊,口中发出一声闷哼,身体不由的向后退了几步。

    “女人,我一直在让着你,你难道不知道么?”

    “给你机会,你自己不要,吃苦是你自找的。”

    一招逼退月读,蚩尤冷冷一笑,还是这种不压制实力去打架的感觉,更适合自己啊。

    听着蚩尤的话,站定身体的月读咬了咬嘴唇。

    此时的蚩尤看起来,的确比先前要强了许多,但不代表这样的蚩尤,自己就会怕。

    “八嘎,不要小看了我,月光斩!”

    月读爆喝一声,身体纵跃而起,身在空中,盘古斧在空中虚空劈下。

    一道书米长的银色斧影,从空中向着蚩尤落下。

    “魔神撼,哈!”

    望着虚空落下的银色斧影,蚩尤由下至上将蚩尤战斧向空中撩起,猩红斧影闪现,和月读的月光斩碰撞在一起。

    “轰隆!”

    两道斧影碰撞,瞬间爆炸,斧影消失之时,一道人影冲天而起。

    这道冲天而起的人影正是刑天。

    刑天来这里是战斗的,不是看戏的。

    蚩尤出手了,他为何不能出手,身体飞起,盾牌在前护住自己,戚在手中握紧,临近月读之时,戚便砍了出去。

    “戚法断流!”

    普通攻击无用,刑天从先前战斗中已经知晓。

    此时出手,为的就是伤到月读,自然是要用上战技的。

    这一戚砍出,犹如抽刀断水,速度快,力量足。

    一下子,便到了月读身前。

    “铛!”

    月读反应也很快,刚劈出的盘古斧收回,横在自己身前,将刑天的戚挡住。

    戚虽然没有能够劈在月读的身上,但戚上携带的力量,还是把月读震的倒飞出去几米远方才停住。

    “刑天,你……”

    “少废话,是不是又要说不准杀她,杀不杀她,都得先打败了她再说,戚法重击!”

    面对月读,蚩尤是怎么打都行。

    可一看刑天冲上去了,出招还非常狠,蚩尤就有点不愿意了。

    但刑天才不管蚩尤怎么想,刑天联手蚩尤,竟然打了这么久,都没有真的伤到月读,实在是太丢人了。

    至于蚩尤想要事后如何对待月读,那也是打败月读以后的事,所以刑天根本不给蚩尤把话说完的机会,已经拿着戚再次冲了上去。

    “轰轰轰……”

    盾牌防御,戚攻击,手臂抡起犹如旋转的风车,戚一次次的攻向月读。

    就像刑天自己之前说的,自己发起狂啦,自己都害怕,现在的他,已经有点这个意思了。

    他现在就是在发狂的攻击,而月读在做的,便是挥舞盘古斧和刑天硬碰硬的还击。

    “该死,我看中的女人,就算是败,也得败在我中。”

    月读和刑天大战在一起,蚩尤眼睛一眯,爆喝一声,也腾空而起,冲向了刑天和月读的战圈……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