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之北云

作者:玖闵 |字数:8071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北宋大丈夫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穿越到1931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化中

    北云将自己的法力封了又封,才背起小背篓摇着腿坐着专座离开缝隙里的小窝。

    一根大腿粗的紫色藤蔓放下北云后,蹭蹭她的脸蛋,依依不舍。

    “回去吧,有小黄呢。”

    北云拍拍藤蔓,吹了声响亮的口哨,惊起灌木丛里的一片飞禽,一秒秒过去,除了几只小动物出来探探头外再无动静。

    气氛有些难堪,北云摸摸脸蛋,抬腿往林间走去。

    小藤在原地伫立了一会,确定人走了以后就焉头焉脑的回山顶了。

    虽说林中野兽不会攻击北云,但北云也不敢独自一人走太深,毕竟她如今法力无。

    “嗷呜!~”

    不远处突然传来虎啸,以及其它野兽咆哮的声音,接着是一阵奔跑的簌簌声,北云一惊,手上的药锄停了停。

    声音朝她这里过来了。

    “嗷嗷!”

    一只剑齿虎猛的从北云面前的草丛跃出,身后是紧跟着的其它几头猛兽。

    是小黄啊。

    剑齿虎躲在北云身后,其它猛兽不敢靠近,爪子在地上摩擦,发出呜呜的低吼。

    被猛兽环绕的北云倒是淡定的很,一眼看到小黄身上浑身是血的男人。

    灵梓山从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

    难怪搞出这么大动静。

    北云好说歹说勉强让其它兽退下,此时小黄已经将男人放平在地。

    “小崽子,胆挺肥,还会带麻烦回来了?”

    北云手下毫不留情的揪着小黄的大耳朵,而失去法力的她力气又能有多大?小黄龇龇牙,尾巴一甩,乖顺的伏下身子。

    看到小黄巨齿上挂着的那块沾满口水的玉叶子时,北云总算明白了为何它无端破坏规矩带了个人进来。

    感情还是她的问题。

    北云摸摸小黄的头,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生死不明的男人。

    “还活着吗?”

    像是被打开了开关,男人突然剧烈的咳了起来,那血跟不要钱似的从他的嘴角流下。

    血腥味太重了。

    北云嫌弃的用手扇扇空气,从背篓里拿出几株蓝色小草随意在嘴角贴了几下,从腰间拿出一方手帕,手隔着布将草药往男人的嘴里塞去。

    吞不下就掐着他的下巴,用小木棍往他嘴里捅,强制他吞下。

    过程虽然很残暴,但效果还是很不错的,男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瞬间结痂,也不咳血了,面色却是诡异的红。

    “醒了?小兄弟,我救了你一命,这东西我就收回了。”

    北云拿着红绳在男人面前晃了晃,对于自己封法力前,临时将脸换成不之道长那个分身的脸的机智,小小的高兴了一下。

    “你是……小道士。”

    “五个字,有进步。”北云拍去手上的灰,拿好自己的东西,咧嘴一笑,随性而肆意,“快些回去吧,你那群可爱的手下一定急坏了。”

    李染动了动手脚,从地上爬起靠在树干上,外伤倒是好了,只是他……身上的几种毒还未解。

    今日这条命怕是要葬送于此。

    “你究竟是何人?”

    命危之际,李染重新审视眼前的女子,没有穿道袍,只着一身普普通通的青布裙,额间多了一块模糊的花纹,眸子里仍是清澈见底的笑意,仔细瞧去可以发现那眸子竟是墨绿色?

    眼中是善意与真诚,像是不知这世间还有欺骗与邪恶。

    她对所有人都是如此吗。

    随意便可将他的伤治愈,还有驭兽的能力,李染心中微动,这女子……不凡。

    他从她离开后,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连带着之前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这些是否是她的手笔?

    不容他再多细想,便感觉身忽的僵硬起来,腹部也剧烈疼痛着,眼睛更是完看不到了,嘴角迸出黑色的毒血,身上甚至开始长出奇怪的红斑。

    “哟~”北云脸上原本浅浅的微笑放了下来,诧异了一小会儿,“原来还中毒啦,不早说,吓我一跳。”

    “……”小黄嗤之以鼻,你倒是装出点被吓到的样子啊,一副欣赏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看不下去的小黄趁着北云还在翻草药没空理它,悄咪咪的溜之大吉了。

    “唔……这种草药应该也可以解毒吧。”

    北云边嘟囔着边拿起一株草药,还是不愿意触碰他,隔着手帕掰开男人的嘴往里塞,只是男人身僵硬,根本咽不下去。

    男人已经开始翻白眼,七窍也流出黑血。

    嗯,果然长的好看的人中毒也好看。

    北云欣赏了一小小下他这副惹人怜爱的小模样,随手捡起一根枯枝,就往他嘴里捅去。

    直至草药部被捅入喉咙,男人的气息却越来越弱,北云才想起来,她好像忘记进行仪式了……

    看着男人一脸血污的北云抿嘴。

    好嫌弃。

    但嫌弃归嫌弃,北云还是隔着手帕一口亲在他的咽喉处,姿势暧昧而无关情爱。

    那一瞬间,男人咽喉处闪出绿光,很快就笼罩住他身。

    “咳咳……”

    李染恢复意识与视力时,便看到一个漆黑的发顶,不用细看他都能想象的到女子是如何伏在他双膝间的。

    鼻尖似乎传来一阵清香,喉结处温热的触感让他瞬间脑中一片空白,血液似乎都要沸腾起来了。

    “别动,还差一点。”

    女子说话时柔软的唇瓣仿佛擦过他的皮肤,李染不禁握住拳头,身体传来一股陌生的躁动。

    绿光还未淡去,李染突然发力将女子扑倒在地,头颅埋在她的玉颈处喘着粗气,抑制住自己不亲下去。

    感受到手腕裸露的皮肤被紧紧抓着,脸颊处也被人触碰着,大腿内侧更是被不可描述之物顶着,北云墨绿色的眸子微微一睁,脑海里某些画面划过。

    身下的柔软隔着衣物被自己紧紧压着,挑战着李染的神经,他努力平息下心跳和呼吸,刚毅的侧脸紧绷着。

    “得罪了。”

    李染从北云的身上爬起,盘腿坐下,用衣摆遮住令自己尴尬的部位,想解释一下他方才只是被药物控制了而已,并没有非份之想。

    然而李染薄唇动了动,终究没有开口,而面前的女子已经坐起,微低着头,秀眉蹙起,左手大拇指在食指关节处轻轻磨蹭着,似乎在思考什么。

    李染心里突然窜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种预感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他很快就晕了过去。

    “看在……就饶你一命。”北云让小黄将李染扔在灵梓山下,又引了那群到处搜寻的手下过来,这才骑着小黄回到深林中。

    “主子在这里!”

    李染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

    关西表示他回来的时候身上的毒便已经解了,之前大大小小的剑伤刀伤也都好了个。

    只是,他的双手掌心,左脸颊,却被人剐的血肉模糊,虽然伤口不严重,但却避免不了的留疤。

    记忆中的伤和毒不见了,身上却出现了根本不在记忆中的伤口,那些他毫无印象的伤口。

    李染是否还记得这三天的事关西可不在意,他像个变态一样,眼睛发亮的围着李染转悠,恨不得粘在李染身上。

    真是太神奇了!太神奇了!三天就完解了起码六种毒!所有外伤内伤都痊愈了!神人啊!

    关西疯狂的试图找出一点点毒素或者其它药物的残留痕迹。

    “李兄啊,今天怎么样了?给你的药喝了吗?我们来扎个针吧?”

    “……滚!”

    李染不是个纠结的人,调查无果后便把这件事情抛在角落。

    故而起初李染还好脾气的配合这家伙,只是接连几天下来都时刻被人黏着问这问那……放在谁身上谁都烦。

    被无情的扔出李府后,关西摸摸鼻头,看来李兄暂时不需要他了。

    凭着对医学的痴情,关西干脆直接搬到了灵梓山下,这件事也被他记录下来,激励后代。

    天宫

    “啊啊啊啊啊!”

    仙衣飘飘的北云仙君从自己蜗居的云雾宫走出,径直去了司命的天府宫,还未凑近,就听到一声凄惨的叫声。

    微微翘起的嘴角被压下,北云化作一缕白雾瞬间出现在声源处。

    漫不经心实则警惕的查看了一圈屋内,发现除了趴在玉矮桌上女人和飘着的书灵外并没有其他人后,才缓步走到那个还在嘤嘤哭泣的女人身旁,蹲下。

    “说吧,又惹什么事了。”

    北云手上凝出一个发着微光的小八卦盘,边查看着阵法边问。

    “北云!呜呜呜!孟婆被降职了!呜哇哇啊!”司命转过身扑进北云的怀里,靠在她精壮的胸口抹眼泪。

    北云身体一僵,看在某人还在哭的份上并没有把她扔开。

    “哦?”

    莫非那骨头架子跟她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呜呜呜……她是因为给琅汀上神喝错了孟婆汤才降职的!”

    “琅汀上神带着记忆就投胎了,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近二十,我……我奉命赶去补救,封住上神的记忆,随便给他加了一个死劫和情劫,结果……呜呜哇!”

    “你最好在我把你扔出去前讲完。”

    北云并不想再听到她的哭声,伸手捏起她的下巴威胁着,脸上还是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

    “他渡过了死劫,历情劫时我嫌他太不开窍影响进度,就偷偷给他下了劲爆的浪啊浪春药,没想到他那玩意儿不行,血脉尽爆而亡,玉帝都已经知道是我做的了,那上神定是也知道了!”

    司命苦着脸,这是她几千年来最失败的一笔了。

    书灵感受到司命的心声,眨眨眼,一捆捆书卷飘到司命面前。

    这些都是你的最失败的一笔。

    “……哼”

    脸被打的生疼,但司命无法可说,毕竟证据就摆在面前,这些不仅仅是她的“最失败的一笔”,还是她得罪太多人的原因……

    如今,她又要得罪琅汀上神了!

    她是不是要恭喜下自己刷新了仇家的最高段位?

    “无妨,不就是不小心知晓了那位上神的隐疾,这事不能怪你。”

    北云的眼神飘到那摊在桌上的书卷上。

    “那是琅汀上神投胎之后的命格?”

    “嗯……”

    “好。”看到李染二字后,北云便不再多看那书卷一眼,看来还是她连累了司命,不过玉帝那老头想对司命做什么也得问过她才是。至于那琅汀上神嘛……

    “对了,待会还有一个什么宴会,记得去。”

    “嗯……”

    司命的兴致不高,北云也不再去打扰她,顺了点零嘴便离开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