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捣乱时空(两章合一)

作者:草木久久 |字数:948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八达岭高速上,离有家会员所坐的大巴不远处,一辆大奔加快了速度,疾驰而去。

    赵宋坐在副驾上,出神的看着窗外。

    身后,小雨和李琳娜在一脸兴奋的窃窃私语。

    “哥哥,你不说要请那个特别搞笑的胖叔叔来说相声吗?”

    赵宋回过神来,转过头笑道:“不是给大家发票了吗,回头我也给你们两个几张,想听就去剧场听!”

    这次年会绝大多数节目,都会变成peg模式的视频,在网络上传播。那位爷们的相声,赵宋很爱听,就是和特斯拉的风格有点不搭……

    “那我们明天去?”

    看着后座上两人期待的目光,赵宋笑着点头:“他会说到大年三十,这几天有时间,咱们一起过去。”

    “嗯!”

    “琳娜,今晚你和小雨在有家睡,我要去一趟五通。”

    李琳娜听话的点点头,接着和小雨叽叽喳喳起来。

    赵宋把脑袋转向了窗外,思绪又重新飘回了大洋的对岸,在那边,刘聪应该在某个酒店门外,守着一个人!

    按照另一时空的进程,距离第一代iphone上市还有整整六年,距离iphone g上市还有七年半,就现在特斯拉研发部门的寒酸样,赶的上吗?

    九成九赶不上,剩下的,是没谱!

    赵宋一直觉得,从乔布斯那个疯子开始布局ipod开始,就已经瞄准了手机,在另一时空苹果iphone疯狂大卖的时候,可能很多人都忘记了,在那个颠覆性的手机出现的很久之前,苹果和摩托罗拉合作退出了一款itunes手机——otoro rokr。将移动与他自家的音乐生态链进行了融合!

    赶不上的!赵宋咬咬牙,脸色变得越来越凶,苹果家大业大,他没有办法,但是怼一个目前还不显山不露水的华人,他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林本坚!在半导体行业大会上的一次闪光,让光刻机从干式转向浸润式,未来种花家工程院外籍院士,湾极电研发项目主管,让摩尔定律延续了6代的华人。

    阿斯麦首席技术官彼得维尼克曾经说过:“iphone能出现,是因为浸润式微影技术,确实如此!”

    没有浸润式光刻机,iphone如果还能靠滞后的技术做出来,它就是个超级暖手宝!

    至于湾极电?管我屁事?赵宋对着窗户撇了撇嘴。

    没事就靠专利从中芯国际拿个十几亿几十亿的湾极电,把张汝京博士逼的从中芯国际辞职的湾极电,防种花家防的最严的湾极电,爱死不死!

    ……………

    美利坚纽约市,某个星级酒店,国际光电学会技术研讨会盛大召开,各路专家、教授齐聚一堂,煞是热闹。

    酒店大堂,与会人员正有秩序的排队签到,拿出入证。

    这时,一个样貌憨厚的高大黑人突然了停下脚步,猛的转身,右手有意无意的跟着挥动一下。

    “啊~”

    “砰~”

    一个亚裔专家顿时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看样子,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

    坐在酒店大堂的蔡峰放下报纸,悠闲地站起身来,拿出手机拨打出去。

    “老板,刚看见你大舅姥爷不小心跌倒了。”蔡峰怎么也闹不明白,这个越南出生的专家,怎么会是赵宋的大舅姥爷……

    “哦,我那个抛妻弃子的大舅姥爷跌倒了?”京都,行使在八达岭高速的奔驰车上,赵宋夸张的喊道:“有没有事?”

    “没啥大事!”蔡峰无力地接道:“就是这次大会可能参加不了了!”

    “那真是可惜~”赵宋眨巴下眼睛,用充满关心的语气吩咐:“蔡峰啊,我们要吸取教训,未来两年内,所有有关半导体设备制程工艺的世界级大会,一定要守护好他,不能再跌倒了。”

    “明白了!”蔡峰挂点电话,看了一眼忙乱起来的酒店大厅,转身走出了酒店。

    ……………

    “哥哥,你什么时候有个大舅姥爷?”

    “咱妈说过,她有个大舅,早些时候跑湾湾去了!”

    有是真有,鬼知道死哪去了。抛妻弃子的家伙,没什么可怀念的,拿来顶包最好不过。

    “找着啦?”小雨兴奋的问道。

    赵宋乐呵呵的点头说道:“可惜人家不认呐,只好在暗处默默关注了。”

    “哼!那咱们也不理他!”

    赵宋认真的点点头,“听小雨的!“

    话音刚落,电话响起,赵宋看了眼来电,刚忙接起。

    “……”

    默默地放下电话,赵宋转头对开车的二毛说:“先送我去北医三院,然后再把琳娜和小雨送回去。”

    ……………

    一刻钟后,北医三院急诊室门外。

    赵宋匆匆地跑过来,焦急地问道:“金明,周老师怎么样了?”

    金明,周教授带来的研究生之一。此时,他正和两个人说着话。见到赵宋,连忙迎了上来。

    “正在里面挂水呢,医生说是感冒加上疲劳过度,一会就能醒过来。”

    赵宋顿时安下心来,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喘着粗气。

    “老板,要不要给师母打个电话?”

    赵宋摇摇头,“等一会周老师醒来让他决定!金明,通知五通那边一声,设计部从今天晚上开始放假,有什么事过完年再说!”

    “老板……”

    赵宋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指了指病房方向,斩钉截铁地道:“听我的!

    金明脸色阴晴不定的呆了片刻,便跺跺脚,拿出手机往外面走去。

    看他消失在楼梯间,赵宋才转过头,向坐在他对面的两人问道:“尼老爷子,您怎么在这?”

    尼老先生笑道:“老周今晚把李强叫过去,说要请教些问题。”他指了指身边的中年人,接着说道:“正好我没什么事,就跟着凑凑热闹。”

    赵宋点点头,李强,方舟一号,二号设计总监,那个从日立(美利坚)出来的方舟老板倒是什么事都没干,只顾着搞他的房地产了。

    “赵总……”李强犹豫着说。

    赵宋连忙接道:“李总监,称呼我名字就好。”

    李强点点头,轻声问道:“我能不能知道你们正在做什么?京里都传言你们在搞pu!”

    赵宋哑然失笑,不过还是尊敬的回道:“就是一个码对码无线模块,将来会用在无线键鼠身上,现在运用蓝牙技术的产品价格太高了,一旦开发成功,我相信前景将会非常广阔!

    李总监,搞pu的谣言是我放出去的,就是为了挡住一些人的念想,这事您知道就好。”

    对于李强和他的项目组的那些研究人员,赵宋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这帮人可以说是目前种花家半导体业内最成熟的设计团队之一了,拿着微博的工资,为一个狼子野心的资本家的谎言兢兢业业的努力着。

    李强点点头,不再说话,尼老先生也一时无语,场面顿时尴尬的安静下来。

    这俩……赵宋张张嘴,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说道:“方舟二号,进程怎么样?”

    “挺好!”李强认真的点点头。

    安静。

    “你们家老板在转移股份,你们知道不?”

    “知道!”李强点头。

    安静。

    他还不傻!赵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中关村产业园给他的三千万,跑哪去了?”

    “不知道!”

    一种热气突然涌上心头,赵宋转过头,脸色微红的问向尼老先生,“你们的战略合作伙伴神z数码是谁家的您知道吧?”

    尼老先生皱着眉,“赵宋,你的周老师还在里面躺着,你说这些干什么!”

    “他不没事吗?”赵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脸色却越来越红,“我接受现实,从今天开始,就把设计部大门锁了!反正国际专利已经开始走流程,我不着急!”

    “赵宋,其实你可以再招些人。”

    摇摇头,赵宋坚定的说道:“我对这项技术的前景有信心,经历复杂的不会冒然招进来,我不想未来有不必要的麻烦找上门(注1)!”

    “那就难了……”尼先生想了想,“找应届生,人家不一定乐意,毕竟国外的前景更广阔。”

    “总有愿意的!”赵宋脸红稍微下来点,“我有的是耐心,大不了就按照学习曲线培养研发人员,说不定总有一鸣惊人的一天(注2)!”

    看着两人异样的眼神,赵宋笑着自夸起来,“没见过这么踏实的年轻人吧?老爷子,来特斯拉怎么样,白天指导研发,晚上给我的委培班上课。”

    尼先生摇摇头,“方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想再试试?”

    “什么机会?丢脸的机会?”赵宋突然站起身,不顾两人的怒目而视,“连硬盘都没有的n机,你们的服务器有上网协议吗?相关软件开发多少出来了?”

    “有了国家支持,我相信……”

    “我看你们在联合伸z数码骗补贴!”赵宋脸色通红。

    “国家支持的是张茹京博士,世界第一的晶圆厂建厂高手!尚海浦东中芯国际的建厂速度在震惊世界!而你们,在贻笑大方!”

    说到这里,冲动的赵宋完忘记尊老了。

    “赵宋!”尼先生呵斥。

    “一个唯利是图的领导者,一群头脑发热的跟风者,还有别有目的的推动者!”

    赵宋走到对面两位长者面前,蹲下身子,让自己冷静了一会,才轻声陈述道。

    “抛开那些,我来说几个客观事实。

    第一,几年前的世界半导体大会,与会四百人,只有五个没有在美利坚仙童公司工作过,你们挑选的竞争对手英特尔,是一个已经发展了40年的产业集团。

    第二,摩尔定律你们肯定熟悉,反摩尔定律呢?跟不上摩尔定律,营业额就下降一半!你们跟的上吗?

    第三,安迪-比尔定律,安迪给什么比尔吃什么!18个月,无论英特尔硬件提升多少,微软的操作系统都能把它吃了!

    咱们的操作系统跟的上吗?”

    不顾医院地上的肮脏,赵宋坐在了地上,这算是多姿多彩的一天,让他实在有点累了,仰头看着两位长者,赵宋最后总结:“尼院士,李总监,咱们没有人,或者说咱们人太少了。”

    “……”现场很安静,只听见返回来的金明轻手轻脚的缩在一边的声音。

    尼院士皱着眉头看着赵宋,“你到底想说什么?”

    “离开方舟,来我们特斯拉!”

    “哈?”尼院士和李强目瞪口呆的看着赵宋。

    赵宋摊摊手,嬉皮笑脸的说:“张茹京博士十年前给湾湾建晶圆厂,想培养大陆技术人员,没有成功!五年前,给新加坡建却得到了当局的同意,咱们有三百多人过去了!

    这一次在浦东建厂的速度之所以震惊世界,就是因为张茹京博士提前那么多年布局!

    尼院士,咱们不跟英特尔玩,咱们换个方向,机箱里的那颗pu并不是部!”

    “啥?”好大的口气!

    “咱们慢慢培养人才,总有一鸣惊人的时候!”

    谁跟你咱们?

    尼院士和李强站起身来,轻轻地拍了拍赵宋的肩膀。

    “赵宋,老周没什么事,我们也放心了,先走一步。”

    “………”

    等两人脚步声渐渐远去,赵宋才扶着发麻的双腿坐回椅子上,向金明问道:“他们啥意思?”

    金明摇摇头。

    “师兄,你有看出他们有心动的意思没?”

    金明还是摇摇头。

    得!刚才算是白费口舌了,赵宋满脸无奈。那位方舟老板李德磊,资历实在太辉煌了,摩托罗拉,日立(美利坚)半导体微处理器设计总监,要是自己有这本事,还要啥自行车。

    也只有周教授这样的老傻子,敢不管不顾的跟自己干!

    “师兄,你先回去吧,让周教授多睡会,我在这守着就好!”

    “老板……”

    赵宋挥挥手,“放心吧,一会有人过来。”

    ……………

    今天的北医三院,意外的冷清,赵宋透过玻璃看了一眼熟睡的周教授,重新回到走廊的椅子上,和衣躺了下来,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

    脑海里,赵宋仿佛穿越了时空,又看到了发生在1969年的小故事,那一年的7月4号,安迪格鲁夫从《时代》杂志上剪下了《激励的愿景》一文:“任何一位导演都必须掌握极为复杂的技艺。他必须精通声、光、摄影术;他必须善于安抚人心;他必须懂得如何启发、调动艺术才华。要成为一个真正杰出的导演,他还必须具备更为难得的本领:促使这些本质各异的因素融合为一,变成有机整体的力量和愿景。”

    在剪贴完这篇文章之后,安迪格鲁夫在笔记本上写道:“我的职责?”

    二十多年后,这位偏执狂,乔布斯的偶像,让tel变成了领袖级企业。

    抛开国家因素,只谈企业级竞争,就国内那些玩抄袭的,做广告的,盖房子的,累死人的……企业家们,玩的过他们吗?

    永不放弃的马爸爸?或许吧!

    我叫赵宋,一个重生者。

    我没啥大本事,捣个乱,还是可以做到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