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695,虚伪的女人

作者:步央 |字数:456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这是练歌羽单方面的要求,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看他一眼。

    她的伤还没好,伤口还十分狰狞,所以非到必要时候她还不想暴露自己,但她想见他,只有亲眼确定他好好的,她才能安心。

    这事得安排自然是落在师剑头上。

    师剑神色讳莫如深,教堂纵火的后续师剑已经查清楚了。

    死了那些个人里,少了一个公良墨。

    多半是被人救走了,只是,救走他的人,又是谁呢。

    师剑想起老爷子围攻酒店想抓走南南的事,又想起门主上次来时说还要办最后一件事。

    加之这次公良墨没有死在教堂里而是被人救走,一件件的串成一条线,师剑两眼一眯,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与此同时,派出去调查公良墨下落的人恰巧回来了,“秦宿被他的人救出来了,现在已经被送去医院了。公良初死了,而且,是门主杀的。”

    果不其然。

    师剑笑着摇了摇头,难怪门主说还要去办最后一件事,只怕她早就知道公良初没死了且还要继续折磨秦宿和练歌羽了。

    为了让练歌羽后半生顺遂,门主亲自出动铲除了老爷子,也算是为练歌羽报仇了。

    “那门主呢?”师剑问道,“有留下什么话?”

    “没有,门主已经走了。”

    师剑点了点头,对此已经是习以为常了,“秦宿现在是什么状况。”

    “说是……脑子有问题……”

    师剑,“……”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师剑不得不再次佩服公良初的心狠手辣,对他来说,公良仲等人都只是为铸就一个冷血无情掌权人的牺牲品罢了。

    至于被他如此看好的公良墨,事实上,也只是他巩固公良家族的工具而已。

    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公良家永远立足巅峰更重要。

    这种人,完完全全就是名利的走狗。

    师剑突然就有些同情公良墨,何其可悲。

    只不过这一刻不是同情他的时候,师剑砸了咂嘴继续开始头疼了。

    但练歌羽一旦要做的事情是铁了心要做的,谁也拦不住,而且现在情况这么特殊,怎么拦,也是拦不下来的。

    师剑叹了口气,忍不住抽出烟盒,含了根烟在嘴里,用力嘬了口,这对儿小情侣咋就这么多糟心事呢。

    师剑一根烟还没抽烟,练歌羽就在病房里头催了,“怎么还没好啊,不让他发现,我偷偷见下他有这么难安排?我远远看一眼也可以的。”

    师剑无奈,将烟抽完后才走进病房里,他的表情有些沉重。

    练歌羽心里咯噔,“怎么这个表情?”

    师剑捏了捏眉心道,“做一下准备,我现在就带去见他。”

    练歌羽脸色一白,嗓子都尖了,“什么准备?师剑说清楚!”

    师兄都不叫了。

    师剑看了她一眼,眸子纠结,终究还是说了,“他……出了点意外,可能……会变成植物人,也可能,变成痴傻儿……”

    练歌羽脑子一懵。

    送练歌羽去医院的只有师剑,邢善没去。

    下了车,练歌羽路都走不稳,跌跌撞撞的往医院里跑,没几步就要摔,还是师剑给抱住,知道她急,也不吭声,抱着她大步往医院冲进去。

    公良墨被安置在顶楼的vip病,许是因为vip楼层的缘故,整个楼层十分安静。

    其中有一个房间,门外守着几个保镖,师剑抱着练歌羽快步过去,但被拦在门外,“什么人?”

    练歌羽率先开口,“里面是墨爷?”

    保镖相视一眼,不答反问,“是什么人?”

    练歌羽同样没答,而是和师剑道,“师兄,放我下来。”

    师剑与她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将她放下了。

    但知道她走路还很勉强,便守在她身后护着。

    保镖们还拦着,见她没有要走也没有报上名来的意思,刚想说话,房门忽的被打开。

    护士没料到会有人站在门前,不禁一愣。

    练歌羽的却没看她,目光直勾勾落在房间里头那张床上。

    公良墨脸色苍白,紧闭着眼显得更加虚弱了。

    练歌羽仿佛被人定了魂,一瞬不瞬的,眼里只有床上那个人的身影。

    房间里头还有方隐和季廷,练歌羽站在门前,也不动,只看着里头的公良墨,保镖们终于再次开口了,“到底是谁?没什么事就走吧,这里不是来的地方。”

    保镖的声音将方隐和季廷的注意力齐刷刷吸引过来。

    当看清被拦在门外的练歌羽时,俩人俱是一震,瞳孔骤缩。

    听见保镖的声音,练歌羽这次没有再沉默,而是指着床上的男人道,“我是他的未婚妻,练歌羽。”

    保镖们都愣住了。

    没有人知道练歌羽是谁,更没有人知道公良墨的未婚妻叫练歌羽。

    保镖们面面相觑,是在怀疑眼前这个女人话语的真假,但公良墨踹了公良娇又再次订婚的事整个布果城的人都知道。

    如果这女人真的是公良墨的未婚妻,那还真是……没胆子拦,保镖们看向方隐和季廷,结果这一回头,就看见季廷红着眼颤颤巍巍走过来。

    练歌羽推开保镖走进去,她并没有看季廷,目光由始至终都落在公良墨一个人身上。

    她走的很慢,整个身子都佝偻着,没有东西搀扶,好几次都险些摔倒都被师剑扶住,但次次都被练歌羽推开。

    季廷看着她埋着艰难的步履走进来的样子,眼睛更红了。

    看见练歌羽的瞬间他是无比震惊的,那一刻他浑身的血液甚至都开始倒流,练歌羽没死,她竟然没死!可她既然没死,为什么不来找公良墨,公良墨一直以为她死了一心想给她报仇,可她呢?为什么要瞒着公良墨自己还活着的事情!要是公良墨知道她还活着,怎么会变成

    现在这个样子!

    如今又何必如此假惺惺?

    就在练歌羽即将走到公良墨面前抬手就能碰到他时,季廷猛的上前,想要将练歌羽推开不准她碰公良墨,然在他的手落下之前,师剑的手一挥直接将他挡住。

    练歌羽抚上公良墨的脸,额头抵在他额头上,“宿宿,醒醒。”被拦住的季廷气的浑身发抖,“不准碰墨爷,这个虚伪的女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