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荆野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52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滑道的终点就在留的四个边上。

    位于狱城之顶的李鸦看这座城市,看到蚂蚁般大小人影乱窜,火柴盒大小的房屋密密麻麻排列,一条条街道如棋盘上棋线,纵横有序,横平竖直。

    整个城市出于高人之手。

    “走起!”

    李鸦一脚跨入滑道,顺势坐下,被磨的无比光滑的滑道立刻使他快速向下滑去。

    武极紧随李鸦身后,姿势却有些过分了,竟躺在宽达三米的滑道上,头枕双手,很惬意的模样,但紧闭双眼和抖动面皮……

    李鸦没刻意减速,在滑道上越滑越快,长达千米的滑道滑下去,出滑道的时候像人肉炮弹一样高高飞起,飞了至少百十来米才开始往下落。

    “这玩意好,过瘾!”狠狠砸落地上的李鸦屁事没有,反而觉得又找到一个可以携美而游的好地方,一边体验高速下滑的刺激感,一边吃着嫩嫩的豆腐,爽上加爽。

    头顶武极砸下,依旧闭着眼,李鸦是没看到,看到了非得好好嘲笑他一气。

    往边上滚了两滚,避过武极砸落的身体,李鸦和一落地就蹦起来的武极一起站起身。

    然后看向离他们一里地的建筑群。

    城墙在这里已失去存在的意义,不会有人傻到去修建它,抛去这座城市处于冰层下的匪夷所思方式,这座绵延扩散不知多广的狱城和李鸦熟悉的开放性城市很像。

    四通八达的道路,参差起伏的建筑,安静竖立的城市以一个十分友好的姿态向一路跋涉而来的两人伸出双手。

    两条冰路,一条向左一条向右。

    向左的通向冰下狱城,向右的拐了几拐,通向千仞冰壁。

    “有下就有上,这条路估计通向离开冰下世界的通道。”李鸦走到右方冰路前,分析道。

    随后又走到左方冰路前,“这条就有意思了,必定可以通向离开这片冰原的通道。”

    “就你话多,还用你说?”武极心气不顺,一张口就是火药味,觉得自己被李鸦一点一点带偏,好好一个大家子弟,没了该有的风度。

    李鸦讪笑,和武极走了个并排,向左方冰道走去。

    短短一里地,眨眼即到,冰路依旧向前延伸,李鸦和武极却被拦在路上的一根栏杆挡住去路。

    横掸在路边两根冰柱上,碰上一碰就会掉到地上,木栏杆。

    木头在这里太稀奇了,李鸦打到了这里第一次看到木头,而且这根木头上还刻着字。

    “冰狱重地,闲人勿闯”

    “哪个闲人弄的这玩意,是有多闲才会大老远来闯冰城?”

    “不是应该有人出现,盘问一番,然后再放进城里的吗?”

    儿戏一样搭在冰柱上的木栏杆让两人只觉可笑,眼前之城,能以雄伟壮丽而称,这根木栏杆却滑稽的过分。

    李鸦和武极双双起脚,把栏杆踹飞,跨过去嫌高,钻过去不可能。

    若是有人守在这里便好好唠上几句,两人费了多少辛苦才到这里,岂能被一根虚掸的栏杆阻路。

    有路直通,选择绕过去就太可笑了。

    踹飞栏杆,李鸦和武极施施然从两个冰柱间走过,再向前走上百十来米就能进入狱城建筑范围之内。

    不管发生多少事,见识多少不可思议,两人都死死记着自己目的。

    从这不得不走上一遭的极北冰狱里出去。

    能有多快就多快,心急如焚可是真真正正在心里燃着火焰,便是这冰之世界,也要烧出一个窟窿。

    “武二啊,咱们出去的方法只可能在这座狱城里,先说好,免不了大肆杀戮,你见识多心够狠掌握的势力也比我强的没边,要是我拖累你了……”

    “便劳烦你拽我一把。”

    预料中的罡拳没冲着胸口砸来,换成重重落到李鸦肩膀上的一巴掌。

    “谁拽谁还不一定。”

    李鸦咧嘴而笑,止住了步伐,看向两人话音刚落,便从前方建筑群前孤零零一座小屋里走出的身影。

    几十米的距离,此人相貌身形清晰落入眼眶,还算年轻,也能称得上俊郎,体态修长,身上穿的不是棉衣单衣,而是一身铁甲。

    掉落在地的木栏杆首先落到他眼里,眼角抽上一抽,从腰间摸出铁链。

    “来者何人,为何擅闯冰狱?”

    李鸦冷笑回应,“你又是何人,为何擅守冰狱。”

    “我名荆野,乃此地守卫,受武城之命镇守冰狱。”

    李鸦和武极一起嗤声而笑,武极不作声,李鸦则嘲道“你守的哪门子冰狱,你的同僚呢?”

    “可千万别说奉行自己理念,孤身一人看守你背后巨城,我听不得这种笑话。”

    “我为何守在这里不关你们的事,职责在身,你们两人视警告如无物,束手就擒便是。”荆野显然不会跟两人胡搅蛮缠下去,铁甲铮铮作响,铁链跌落冰面被他提着滑行,立刻便要动手。

    荆野这幅姿态让李鸦立时肯定心中猜测,这座冰下狱城与冰墙后狱城必然有所关联,理应是囚犯聚集之地却有独独一个守卫守在入城处。

    能活着就够不可思议。

    还敢这么明目张胆行事,背后倚仗肯定不小。

    这座冰下狱城虽为囚犯聚集之地,怕不是极其混乱,没有彻底掌控整座城的势力存在。最大的可能是狱城乃至极北冰狱之外所有势力有意造成一个混乱局面。

    一家独大,这么大一块蛋糕怎么吃?

    而这个显得有些可笑的守卫,究竟是不是可笑就不是李鸦可以揣测的了。

    李鸦动嘴,武极动手,不等荆野出手擒拿两人,脾气暴躁的武极已经一拳轰出,罡拳直捣荆野脑门。

    拖在地上的铁链在武极出手刹那被荆野提起,胳膊绕了一圈,一条三米长铁链盘到一起,再盘两圈后,如一面铁盾挡住武极罡拳。

    李鸦仔细瞧去,发现铁链首尾各有尖端,不是纯粹用来锁人,怕不是一种少见兵器,这种兵器和李鸦脑中所有兵器都对不上号,索性以链枪称呼。

    更潜意识里给荆野以链成盾这一招取了个“链盾”的粗陋名字。

    武极罡拳不闪不避,狠狠砸到链盾上,看着足够结实的链盾被一击而散,刚觉不过如此,荆野将链枪一拉一扯一绕,两指粗链身缠住武极手腕,尾端尖刃闪电刺出,首端尖刃则探向武极背后。

    李鸦悠闲观战,给这一招又取了个双蟒的名字。

    势如双蟒,盘人而噬,奇异链枪被荆野使的很是不凡。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