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全城举丧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23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两人从孤屋一侧走过,来到此行目的地,狱城之前。

    从狱城顶上看有武者穿梭其中,可现在李鸦只看到被两侧房屋夹在当中的空阔街道。

    此城建筑多为冰块开凿,伴有少许或木制或石质的房屋。

    以交通而言,无人从中阻挠,要将物资运输到这里并不太困难。

    李鸦能看出这座城市曾经繁华过,街道两侧房屋俱是商铺,商铺上方牌匾还在,可无一例外敞开大门中,内里最体面的状况是一片狼藉,更多是空无一物以及在极寒中一直鲜艳的血迹。

    “一场暴动?”武极猜测道。

    “差不离,铺子都被洗劫一空,连个逃离此地的机会都没有,估摸着是一场突如其来,并且席卷城的暴动。”李鸦走进离自己最近一个商铺转了一圈,出来时手里提了一截剑尖,摸着下巴琢磨起来。

    “守在上方入口的那人没一直守在那里,看样子是和咱俩凑巧碰到一起,这么松懈,城里八成已是乱成一片。”

    “房屋空置,人影不见,此地又是冰原中囚犯与其后代最大的聚集地,天灾已经不能再灾到哪去,只能是人祸,此地杀伐肯定不小。”武极补充道。

    “嗯,上面碰着一个人,问了两句就放下来,还知道咱俩是何许人,下面又碰到这么个有趣守卫,问都不问,碰掉他的木栏杆就要动手,更有趣的是,咱俩都进了城了,不应该有人盘问一下吗?”

    李鸦眯眼望向街道尽头拐角,两人在这站了半天,人影都不见一个,这狱城里总不能乱成连个能站到台面上的势力都没有吧。

    总不能两人刚一来,就把离开冰狱的希望切断。

    那堵入云冰墙靠人力攀爬希望太过渺茫,爬不爬到顶不一定,到了顶能不能下去也不一定,下去了,被不被人接纳更不用考虑。

    李鸦有那个胆子和一座巨城为敌,却没那胆子跟统治一城的势力正面开怼。

    找死不是这么个找死法。

    “说来说去,先在这城里走一遭再谈其他,武二,你说你提前买的进城资格,是不是就着落在这里了?”

    一拳当胸砸来,李鸦硬挺着不动生受了这一拳,躲来躲去太没意思,又忍不住嘴贱的快感。

    “是不是出了囚笼发现自己搞不好被坑了,所以一直不好意思言声?按咱俩交情,你一直不把你那点计划说出来,肯定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傻眼了。”

    被李鸦讽了两句,武极黑起脸,什么也不解释,当先向冰下狱城内部走去。

    街道四通八达,走上三两里就是一个十字路口,两人一路向正前方深入,十几里地过去,路边房屋由低到高,脚下冰路由窄到宽,行人却依旧一个不见。

    人都去哪了?

    李鸦相信自己眼睛,不认为他在这座城市上方冰层中看到的穿行人影是眼花看错,进入城市边缘没人尚可以理解,现在深入十几里,依旧没有行人踪迹让他不禁犯了嘀咕。

    这座冰下狱城极大,从上方看到城却看不出具体多大,从滑道滑下来视线被房屋遮挡,显不出多么雄伟壮丽,但按李鸦的最低估计,这座城市横纵至少在三百里,顶五六个红月城。

    千里可称无边,三百里方圆的一座地下冰城,被地理位置所限而致世人难知其壮丽,两人置身其中只能看到一角,更难在心中勾勒其具体形象,却怎么也知道这是一座堪比大盟重城的大城。

    十几里长街走过,居然看不到一个人影?

    沿街商铺空荡荡,走过看过,耳中只有一片寂静,此城给李鸦的感觉已不仅仅是萧条破败,而是无处不在,不想承认都要必须承认的凄凉。

    眼前还留有刚刚离开天涯海时经过的童话般小镇,还记着小镇冰墙后那座繁华冰城,冰城外茫茫冰原被接天冰墙横截两半的震撼还没彻底散去,一番跋涉,却看到这样一座让人极其压抑的冰下之城。

    果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困于小城,知天下武道昌盛,认为必然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浩大世界,然而离开红月城的第一站,李鸦就看到了何为武道昌盛,何又为波澜壮阔。

    昌盛之下必有凄凉,壮阔之下难离罪恶。

    八十一大盟中的十三个大盟,刨去监禁遣送斩杀等等处置方法,仅仅流放到此的囚犯,就构筑了这么一个畸形之地。

    也做不得什么评价,毕竟为了一个歌舞升平的繁华大世,莫说是一个极北冰狱,便是十个二十个,跟掌权的武城去讲理要被直接碾压成灰,跟享受了太平的天下人去讲理,信不信一人一口唾沫,把你填进唾沫坑里憋死。

    李鸦没事爱瞎想,脑子里转着各种感慨,脚下就慢了些,被憋着一口气大步往前走的武极扔了十几米远。

    前方街道略斜,武极两步走过,只在李鸦眼里剩下一条腿,身体被街角建筑挡住。

    这条腿僵在那不动了。

    李鸦以为武极在等自己,急迫心情早被十几里萧条路磨净,浑不在意慢慢踱步接近。

    武极还站在那不动,李鸦从他身后走来,转过街角,刚好迈步到和武极并肩,一人一条腿,两条腿点在背后街道中一齐僵立。

    前方入眼一切,被素白包裹。

    冰块开凿建筑本就呈白色,而现在白色之上再添缟素。

    缟素茫茫裹冰城

    一条条白布从路边建筑上方悬挂而下,一块块白布遮于房屋门口,从李鸦和武极眼前百米外,一直延伸到眼睛看不到的地方。

    城举丧

    大片大片不同于冰雪的白色顿时充斥整个脑海,此情此景,不可谓之不震撼。

    萧条破败带来的凄凉一升再升,哀意莫名从心底升起,哀其凄凉,哀其哀。

    无人搭理李鸦与武极似乎有了解释。

    城举丧,两个远道而来的客人不会有人在意,更不会有人接待。

    那这狱城里,是死了一个什么人,还是死了一群什么人?

    要用城举丧这种连凄凉都无从言说的方式来哀悼?

    远远有低唱声传来,老而嘶哑,低而粗砺,直板板的唱腔却让人听出婉转悲切,凄苦苍凉。

    “父一个,母一个,父母双双入黄泉。”

    “友一个,朋一个,三友五朋互杀身。”

    “亲一个,戚一个,人间再无情与仇。”

    “妻一个,子一个,独留吾身空言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