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十里丧伍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5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父母妻儿,亲戚朋友。

    四大丧。

    李鸦忽然知道荆野身上四层白衣从何而来。

    也明白他为何要孤身一人守在狱城之前,既无必要,也无所谓,却守在那里。

    有一词为“生不如死”,常用来形容过于悲痛或过于痛苦,可褒可贬,有人用它来表达自己情深之至,有人用它来表达自己入骨之恨。

    李鸦在这个词中挣扎许久。

    既无深情也无痛恨,唯有天苍苍地茫茫海枯石烂山无棱天地合不羡鸳鸯不羡仙,但都关我屁事的孤。

    只一个孤字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世间百态万家灯火,我只占偌大世界方寸之地,只度无尽轮回的一日光阴。

    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的人十个有十个不会去死,不期待什么不希望什么,行尸走肉一样活着,荆野守在那里,也许和李鸦守在刀术学院前是一样的。

    生不如死到连死都不知该怎么去死。

    低哑唱腔由远而近,反复只那四句,却道尽人间凄凉。

    李鸦和武极没再向前走,武极靠到身侧墙壁上,侧首向声音传来方向瞟去。李鸦则挨着武极靠住墙壁,然后身体下滑,缓缓坐到了寒冷至极的冰面上。

    身披孝衣的送丧队伍出现在两人视线中。

    嘶哑低唱的是一位半弓着腰的老者,在丧伍最前方踽踽而行,身后长长一排身影延伸到两人看不到的远处。

    丧伍缓行,两人沉默而观。

    时间走人也在走,凄凉唱腔越来越近,终于到了两人耳边。

    一个个身披白衣的武者从两人身前走过,多数视两人如无物,偶有看过来的视线瞟一眼便移开。

    第一具冰棺出现在两人眼里。

    然后是第二具,第三具……

    李鸦数了几十具后不再往下数,改为数眼前经过了多少人,数到一千人后也不再往下数,又改为计算这条还没看到尽头的送丧队伍排了多长。

    十里

    男女老少,高矮胖瘦,还有一具具匆忙开凿的粗陋冰棺,整条丧伍排出十里地。

    让李鸦和武极探究这座城里到底发生什么事,竟用这种方式举办丧礼的心思烟消云散。

    走在丧伍最前的是一个老者,走在最后的却是一个小小少年,身包裹在厚厚棉衣里,棉衣外罩一层白衣,个头低矮,眼里是五分好奇四分悲伤。

    剩下的一分是让李鸦精神勉强一振的朝气。

    少年歪头看了李鸦和武极好一会儿,甚至停留片刻,前方队伍走远才急忙追去,少年总是让人觉得不识愁滋味,笨拙奔跑的样子让李鸦不那么勉强的扯出一个笑脸。

    “走吧,咱俩跟着去看看。”李鸦从冰面上站起,望向越走越远的十里丧伍。

    武极闷声回答,“不想去,看什么?”

    “不想去还问看什么,你到底想不想去?”李鸦最烦这种矫情的人,起脚蹬了武极一下,“这种事一辈子难得见识一次,别说我没提醒你,这十里丧伍古怪太多了,不想去肯定是不想去,但能看的东西……我也不知道……”

    “那就走!”

    两人远远缀在了丧伍之后。

    刚刚进了城,转眼出了城。

    路过荆野所居孤屋时,恰好看到他打开房门走进去的背影,格格不入更加格格不入,李鸦脚步略顿,张了张嘴,吐出一口冷气后继续跟着除了凄凉唱腔一路沉默的十里丧伍。

    不洒纸钱,不提丧棒,不背丧幡,简单的过分,却又沉重的过分。

    丧伍向两人来时的右侧冰路行去。

    远远跟在其后的李鸦和武极渐渐看到前方冰壁,后边的人还在走,前边的人却已经停下,竖着一列的丧伍向左右两边横成一排,冰棺隔上五六米便摆放一具,穿着白衣的送丧之人站在冰棺后。

    走在最后的那个少年快要接近冰壁时,没有直接停下,而是辨了辨方向,急急忙忙向齐中而数右方第五具冰棺后走去。

    李鸦和武极没好意思过于接近,隔了近百米观看。

    前方冰壁被凿出一道道冰阶,直直向上延伸,普通人爬不上去,武者却可轻易攀爬,极有可能是离开冰下狱城的路径。

    冰阶不宽,两人可并排而上,一人可轻松守住。此地深入冰下千米还多,不知当初怎么被发现,却知冰狱之所以为冰狱,便是因为借地势之利,只需百人便可将一城之人死死困住。

    千米冰壁难见顶,李鸦此时注意力也不在上面,仅习惯性想了想就作罢。

    况且沿着冰壁往上缓缓挪动的冰棺也让李鸦顾不上乱想

    离得远有点看不清,李鸦拽着武极向前走了五十米,看清了冰棺是被两前两后共四名武者连拉带推一阶阶往上移。

    刚才看着直向上延伸的冰阶上,也看清每隔十米左右便被凿出横向的极窄冰路。

    再顺着窄窄冰路将视线延展,李鸦终于看到一块块不太明显的四方冰块,以及一个个刚好能容纳一具冰棺的冰洞。

    一具冰棺在李鸦预料中塞到冰洞里。

    又一具冰棺开始顺着冰阶缓缓上升。

    枯燥重复的过程开始循环进行,李鸦这次却数清了到底有多少冰棺。

    整整两百个冰棺

    但任李鸦怎么数,也数不清冰壁上葬了多少具冰棺。

    生是狱城囚犯,死后也被束缚在冰棺中,不入土为安,却入冰永冻。

    此地习俗就是这样吧

    也不知道囚犯们聚集一起的破败之地,在何时何地有了自己独特习俗。

    所有人仰首望着一具具冰棺消失,一直沉默的丧伍终于热闹起来。

    有人泣不成声,有人大声哭嚎,也有人嘶声高喊与自己有关的死者姓名。

    李鸦看不得这种场面,不管哭嚎之人有几分真心,终归是让人听在耳里不舒服。

    似乎已经完事。

    冰棺入了冰壁,压抑沉默的人们把自己憋了一路的哀愁哭诉出来,

    十里丧伍究竟有多少人李鸦不知,但从耳边响起那一刻开始就不见丝毫降低的哭嚎声来看,至少也要有几万人。

    不想看到的东西没看到,不知道会看到些什么便当真没看到什么古怪事。

    李鸦和武极转身向狱城内走去。

    三步后,被身后再起的低哑声音喊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