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赤红弥天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624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武极沉默着往上走,冰洞斜开,洞内嵌有发光矿石,幽幽白光冷人心。

    身穿红衣,有誓死之志的武者都已离开冰洞,洞内只剩下两人纠缠一起的脚步声。

    李鸦隔了二十多米望到冰洞出口处直向上的冰阶,恍惚看到冰阶上有红光暗摇,平平铺满十几阶冰梯。

    一进一出,还好没恍如隔世。

    一步一步走到冰阶前,李鸦抬眼向上望去,忽然愣怔起来,随后嘴角扯出一个充满嘲讽的笑容。

    满天红光倒灌,小小冰洞里望天,望到一目猩红。

    人起异动,天随异象,没有恍如隔世,却来了个恍如异世。

    迈步拾阶上,红光由轻而重,压得李鸦脚步渐缓,压得武极呼吸渐深。

    探头出冰洞,不见冰雪冷风,寒意从头顶向下爬,让两人僵立在那里。

    天发杀机!

    人间一片赤红。

    冰原失去了原本颜色,没了让人一眼看去逃都逃不掉的寒,剩下让人从心底里钻出来盖都盖不住的冷。

    此为煞气。

    “几万人,何以引发如此天象?”武极凝目望向前方快消失在视线里的红衣身影,低声发问。

    李鸦深嗅从不知处传来的淡淡腥味,缓缓转头向冰原深处投去目光,道“几万人都是凝出异象的武者,引动天象不足为奇。”

    “不足为奇?”

    武极摇头不再说什么,举步跟上前方留在最后的一点红影。

    赤光铺天而下,在冰原上移动的红线不再那么显眼,数万武者没有聚成一团,依旧以竖排的方式向冰墙方向前进,冰下世界里的十里丧伍变成了冰面上的二十里乃至三十里血伍。

    以同样血色满身的李鸦收尾。

    冰下狱城出入口十几个,李鸦和武极出入的那个冰洞是最隐蔽的,如果没有突然出现的那个人,两人想找到那个冰洞要花不少功夫。

    冰灵就没找到那个入口。

    她可勉强称之为冰原中的土著,比李鸦和武极了解这边冰原太多,在两人进入冰下世界不久后,也来到了这个在冰面上聚居的武者眼里,既避如蛇蝎,又心生向往的中心地带。

    冰灵想离开这片囚禁了她一生的冰原,并愿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而冰面上聚居的武者都知道,想要离开冰狱,只有冰原中心狱城一个途径,只有狱城里才有身份不是囚犯的人。

    十三大盟和武城的人。

    冰灵没有看到常年轮驻冰面上的守卫,便自己寻找进入冰下狱城的入口,十几个入口,或冰洞或冰缝,冰灵曾听来过狱城的武者说,只要是能通往冰面下的途径,不管什么形式,都能到达冰下狱城。

    她找到一条宽有三米,深不见底的冰缝。

    毫不犹豫攀爬而下。

    冰缝越往下越宽,爬了十几米后,冰灵看到人工凿成的阶梯,便沿着阶梯缓慢向下爬。

    等冰灵爬到冰缝之底,看到她心里向往许久的宏伟巨城就在眼前,李鸦和武极正好开始攀爬冰阶。

    冰灵下来的位置不在李鸦他们这一边。

    阴差阳错。

    狱城里送行的人散去,且都把自己藏起,没了保护他们的数万武者,即便知道冰下极安,他们的本能依旧让他们深藏。

    冰灵忐忑走入狱城。

    没人盘问让她生疑,满目萧条破败让她失望,缓慢行走的步伐不断加快,冰灵在狱城中疯狂奔跑起来。

    所过之处,如置身死域。

    让她绝望。

    “怎么是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人呢?人都去哪里了?”

    “来个人帮帮我啊,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我想知道什么是春暖花开,什么是生如夏花,什么是落叶知秋。”

    “我付出了那么多,葬送了我的部族,只想离开这里,只要能离开这里,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偌大空城连一声叹息都没有回应。

    冰灵跑累了,却不想歇,幽灵一般游荡在狱城里,空荡荡的街,空荡荡的城,进一间房,心失落一分,进十间房,冰灵不敢再推开任何一间房门。

    她看到武者活动的痕迹,可她分辨不出是多长时间以前留下的,极寒将一切痕迹都保留,它们失去了让人辨别的意义。

    眼里的光彩渐渐黯淡,冰灵不知道自己在这座空城里游荡了多长时间,一个人也没碰到,一丝希望也没找到。

    她突然后悔毁掉那个让她麻木乃至不堪忍受的小小聚居地。

    至少在她绝望之后,可以回去继续麻木。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逃不掉,永远逃不掉,不知春,不知夏,不知秋,不知花草树木,不知山川河流,不知日光晒到身上那一丝暖。”

    累到走不动的冰灵浑身僵硬着坐到一间冰屋门口,仓促应对冰鬼袭击时一袭单衣上冰玉般罡气越来越薄,染着白雪的青丝垂到腰间,发梢一缕白恰好摊到冰面上。

    “不知喜,不知乐,不知欢,不知亲情为何,不知恩爱为何,不知被人抱在怀里那一点温。”

    抬起双臂紧紧搂住双肩,没人抱,冰灵自己抱住自己,却一点温暖也感受不到,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让她牙关不停扣到一起,哆哆嗦嗦颤声道“好冷……我……是不是……要死……死了。”

    身不死,心也死了。

    目光逐渐涣散的冰灵浑身罡气只剩薄若雪片一层,被罡气包裹的灰色圆球则再无束缚。

    从她身上滚落,落到冰面上,滚了几滚,碰到冰灵瘫在冰上的手臂。

    顺着手臂,又滚了一下,正正好进入她斜搭在冰面上的手掌里。

    冰灵手指动了动,无神目光瞥了一眼灰色圆球,其内一丝藏于深处的血红色猛然绽放。

    五指紧握,冰灵紧紧攥住灰白色圆球,另一手摸到撇于身侧的弓身,提弓以弦切,将灰白色圆球剖开一道口子。

    而后握着灰白色圆球送到嘴边,用力挤着里面的白色汁液,大口吞咽。

    四枚灰白色圆球里面汁液都被冰灵吞咽入腹。

    冰玉罡气散去,冰灵发梢一缕白不停向上延伸,满头青丝变为一挂白丝。

    眸中猩红深重。

    一如冰面上同时而起的覆天赤红。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