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火鸾舞空,冰骷死斩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088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就在荆野将持着冰蝎之镰的冰晶骷髅显于身后的同时,上官奉剑四剑化鸾,神骏鸾鸟挟白火高鸣而至。

    鸾鸟之身由上百道剑光组成,上官奉剑手持两柄短剑,内罡御两柄长剑,共四柄剑交错挥击,刹那间勾勒出密密麻麻剑轨,互相勾连之下,御剑而起的鸾鸟如神禽复生,华美高贵之余不失其天生威严。

    此等剑术,不亏其四神禽之名。

    剑轨刀轨,枪轨斧轨,究其根源为万物之轨,万物有其形有其神,武术演其形,武者意志充其神,形神兼备,以武术演绎万物,即为超凡。

    上官奉剑的鸾剑之术已强绝,然而荆野需要面对的不仅是剑术,还有她身穿鸾铠的神异之力。

    十丈高的庞大异象凝为一件贴身铠甲,可想而知区区一铠所蕴之力何等不凡。异象为武者内罡化形而成,其所成武铠除却武者内罡之外,常有天地万物之精华在其内。

    鸾铠分裂出的四只鸾鸟,身燃火,喙吐火,其身体构成也是火,呈三色,李鸦隔着上百米就感觉到在这极寒之地里罕见的温热。

    当面而对的荆野三人虽有护身罡气,仍觉炙热难当。

    被剑光形成鸾鸟扑面而击的荆野弓背凝气,手中冰镰与骷髅异象所持蓝蝎之镰一起挥动,他没上官奉剑得自武城的超绝剑术,却有枯坐自悟而来的奇诡武术。

    冰镰变幻莫测,或为链,或为枪,或为镰,链纵横交错,枪吞吐刺击,镰则大开大合,顷刻在鸾鸟身前形成与其身后异象一般无二的冰玉骷髅。

    鸾鸟燃火,骷髅凝冰,冰火相杀起寒雾,再经由极寒修饰,两人身边竟卷起旋而不落的雪花。

    森寒杀机伴盛景,喜雪爱雪纯洁如雪的少女,竟看的痴了。

    武者对决,实力相差悬殊一招分生死,实力对等,同样可以一招分胜负,绝无可能大战三天三夜。错非一场耗日持久参战人数几十上百万的战争,两个武者对战最多试探几招,拼杀几招,而后便是定出生死胜负的绝杀。

    即为眼前上官奉剑与荆野。

    甚至两人仅试探一招,便要分出生死。

    上官奉剑所得鸾剑之术只有三招,鸾起、鸾鸣,鸾舞,鸾起一招已用,她与血伍拼杀,杀了几十人,杀心正盛,直接将其所学剑术中最强一招火鸾舞空施展出来。

    四只由鸾铠分裂出的三色鸾鸟交相起舞,伴于森寒剑光所成鸾鸟身侧,游动飞舞,往返折击,华丽尊贵的鸾鸟翼展十米,将荆野与其身后少女以及伺机欲动的武极部纳于攻击范围之内。

    欲一击建功,将三人都斩杀于此地。

    就在两人交手的片刻间,战场形势再生变化。

    守卫灭,二十二个铠身境武者在李鸦出手搅乱战场形势之后,其中一个猝不及防被围杀而死,剩余二十一人几次想分出一人去袭杀李鸦,却因他位于血伍之后而未果,而在上官奉剑离开战团拦截武极三人后,基本持平的双方力量倾斜一线。

    千里之堤尚溃于蚁穴,未经历过如此规模战斗的上官奉剑不知她离开后会造成什么后果,与她同处铠身境的剩余二十个武者同样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一线牵局,上官奉剑牵制的血衣武者不是一人两人,而是几十人,且均为血衣武者中实力较强之人。

    杀红眼的几十个血衣武者没有铠身境武者牵制,疯狂扑向就近守卫,杀一人空出至少三人,杀十人空出三十人,仅仅三两息过后,没了势均力敌之势且行动极为极速的血衣武者们已占尽优势。

    滚雪球,且为雪崩中势不可挡的滚雪球。

    将守卫灭的血衣武者还剩近千人。

    二十人,即便是二十个有罡铠护身的武者,如何能挡住千人围杀?

    上官奉剑与荆野对决一瞬,二十个铠身境武者杀翻上百血衣武者后死了十个,为乱刃分身。

    剩余十人哪里还管血衣武者进得城进不得城,战局进行到此刻,他们已尽力,大盟总部怪罪不得,武城同样怪罪不得。

    十人不分先后,同时力一击,随后向飞速城内撤离。

    还剩九百余人的血衣武者将猩红目光望向观战的城内闲散武者。

    随后齐齐提着武器杀将过去。

    毫无理智可言。

    位于最前方的荆野三人和上官奉剑反而被杀红了眼,忘记自己初衷,或者即便记得也不打算去履行的血衣武者们隔到了身后。

    荆野选的突围位置本来就是远离十个战团的边缘之地,眼前一空再无阻拦的血衣武者们仿佛将几人遗忘,竟任由他们对决。

    荆野和血衣武者同行而来,却同行不同路,严格来讲,荆野身份为冰下狱城守卫,归属十三大盟一方,在上官奉剑眼里是最为可恨的叛徒。

    面对上官奉剑绝杀之招,荆野不惧不怒,无喜无悲,冰镰切击,协同身后异象一起迎向正对他而来的剑鸾。

    使的还是应对上官奉剑试探时的那一招。

    他与上官奉剑武力相差一个大境界,上手即力。

    冰玉骷髅挥镰如死神,此招荆野无心命名,如有其名,当为冰骷死镰,绝命之斩。

    冰玉骷髅手中镰刀与剑鸾相撞,数十上百声细密兵器交击声合而为一,仿若闷声长叹传出。

    镰刃被剑鸾击灭,随后是冰玉骷髅之身,荆野身后异象不断传导内罡到他以武术施展的冰骷内,却磨灭不了上官奉剑过于强大的剑鸾。

    淡然面对快到他身前的剑鸾,荆野知道他护不了身后少女了。

    他到了死的时候了。

    他死了,身后的少女想必会被瞬间碾压,渺小到可怜到只剩下去这座城里看一看的梦想……

    碎了就碎了吧

    不再与上官奉剑相持,荆野弃镰回身,面对身后少女,让他稍稍心安的是,少女此刻不惧不怕,不哭不憾,对着自己展颜而笑。

    她已经看到了。

    这座或许是她父亲来的城市,或许是她母亲死去的城市。

    剑鸾扑击而下,将荆野与少女一齐覆盖。

    还有迈前一步,挡在少女身前,黑罡覆掌成晶,黑佛开眼起四臂的武极。

    而在他们身后五步,李鸦挟血河而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