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皆陨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7381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除了袭杀荆野和少女的剑鸾外,尚有四只火鸾在不断扑击,目标正是在上官奉剑眼中比荆野还要醒目的武极。

    因为他年轻。

    就这么一个简单理由,足够上官奉剑予以重视。

    武极的黑佛异象很诡异,佛面鬼身,善恶不分,给上官奉剑的观感很不好惹。

    遗憾的是,在她心里,这冰狱之地就没有自己惹不起的人。

    将四只火鸾都挡下,武极看到荆野放弃抵挡,再不犹豫,迈前一步挡在少女身前,趁冰玉骷髅还未被彻底磨灭,尚留半截残身与剑鸾相抗的空档,凝目深看一眼荆野后,翻掌握住少女手腕,扯着她向后退去。

    胜券已在握的上官奉剑面露讥讽,看武极的样子,还以为他要和自己殊死一搏,结果虚张声势,连人还没吓住就要逃跑。

    武力相差太多,武极从没想过和上官奉剑正面厮杀,他很惜命,又出于不忍想救这少女,之所以如此,只因武极来极北冰狱之前,唐沁穿了一身嫁衣给他看。

    红色

    样式与这少女身上的,相差无几。

    武极长这么大,练出这么强的武术,大城小城去过几座,奇地瑰景看过几处,清纯娇艳高贵温婉的女人们眼里过了不知有多少。

    然而他所知所见,所思所想,以身穿嫁衣的唐沁最美好。

    世间多为丑恶,可世人眼中只愿留下美好。

    武极和李鸦从来冰狱之始,眼里见到的无一不是极端丑恶之物,无一不将人性之劣然呈现在两人眼前。

    冰原上武者每日轮流抢夺食物,初来此地的囚犯会如何?李鸦和武极此刻身处此地,与两人同时而来的剩余九十八人,还能活下来几个?

    两人不在意,心上连放都不放一下。

    追踪冰灵一行,未近距离目睹,可两人如何不知那片小型聚居地毁了,何其脆弱,而冰原上有多少这样的聚居地?

    李鸦懒得去想,武极也懒得去想,想不想,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

    冰鬼可怖,生出一颗美丽冰心。

    血伍可悲,杀出一地惨烈。

    三万三千红衣武者,武极只将目光放到少女身上。

    满地残尸,血凝为冰,血冰冻头颅,断臂断掌断腿抛的哪里都是,李鸦只当视而不见,只为追寻自己心心念念的美好生活而搏命。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可笑。

    不为同根,何必相煎。

    不为兄弟,何来相残。

    不为爱人,何苦相杀。

    本为丑恶,奈何人眼所见压不住人心所思,也唯有人心皆有之善,使这世间于丑恶之上滋生美好,人人向往之美好。

    武极在极北冰狱见了太多丑恶,不能容忍仅剩一丝却足够宽慰自己的美好就此消失。

    黑佛开四臂,上两臂,下两臂,两膀两肋臂展而结印,合在一起正是一个“封”字。

    黑佛鬼封,是武极立身之本,相较李鸦专封血液的极封之力,武极的鬼封可封人体一切,罡气内力血液骨骼,被其鬼封之力接触后,如鬼物附人体,再不受自己意志控制。

    四臂举印迎向将他缠住,急切间脱身不得的四只火鸾,罡气与内罡较量,且是凝为实铠的内罡,武极的鬼封之力虽诡异却也被横压而灭。

    对此一幕早有预料,武极已扯着少女后退一段距离,暂时使其脱离顷刻丧命的结局,火鸾难缠,剑鸾已将冰玉骷髅部磨灭,不将四只火鸾击灭,逃不了。

    松开扯着少女的手,同辈之中绝无对手的武极将其所学倾力施展。

    穹指起手,一指点出,天穹归寂,唯剩摧目黑指。

    穹指之后为鬼掌,掌中恶鬼面孔清晰浮现,双掌双鬼,按到两只火鸾之上。

    上官奉剑惊疑看向武极覆掌罡气如黑晶,不被火鸾所灼,随后便见武极再换招。

    破狱

    阴卒

    像是打开幽冥通道,从地府中唤出索命阴卒,一只四肢俱面为恶鬼的恶物在武极拳掌之间成形。

    黑罡深沉,拳掌无影,阴卒面目不变,却无端端威严起来。

    如阎罗

    地藏·鬼阎

    所谓黑佛,为武极所修体术大地藏必凝之异象,而这黑佛,便是镇守地府的地藏王恶像。

    四只火鸟身上所燃之火逐渐黯淡,一为武极极封之力影响,二为他倾尽力一击,挡不得上官奉剑以剑术形成的剑鸾,却怎么也可以挡住从她鸾铠上分裂出的四只鸾鸟。

    火鸾再难阻路,剑鸾已将荆野吞没,武极观其异象未陨,知道他还没死,既然没死,总可以拖延一瞬。

    立刻拽着少女向后退去。

    挟血河而至的李鸦已与武极并肩。

    却没随着武极一起退。

    从武极要救这少女一刻起,两人已生分歧,李鸦搅乱战场局势,岂会就为救这个少女,岂会就此罢休?

    荆野背对上官奉剑,看着武极后撤,李鸦前扑,两个同行互助的人选了不同的路,微微叹气。

    他看出李鸦要做什么。

    拽着少女后撤的武极也看出李鸦要做什么,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极速向后退去的身形不由停住。

    仅以自身内罡抵挡剑鸾的荆野忽然摄起弃于地上的铁链,没有将其化为冰镰,而是将自己和剑鸾之喙捆在一起。

    正是上官奉剑以内罡御使的两柄长剑。

    长剑化喙,本就为击杀荆野,上官奉剑反应奇快,见他将古怪兵器重新御起,以为要临死之前抵抗,两柄长剑加速,齐齐穿透荆野胸口,一透心,一破肺,却不曾想铁链落下,正好将自己双剑与他身体捆在一起。

    只将两柄长剑挡了一息。

    却让上官奉剑面色忽变,看着李鸦持刀向自己杀来。

    正向后撤的武极也咬牙跟上,而被他松开的少女,恍恍惚惚,如同木偶一般任由摆布,在看到两柄长剑穿透荆野胸膛,剑尖残留血液刚滴落便凝为冰珠后,醒悟了过来。

    飞身扑向荆野。

    形势转变之快,连预料也无从预料。

    李鸦要杀上官奉剑!

    荆野已死。

    要救少女的武极来不及去考虑,本能跟了上来。

    醒悟过来的少女一边飞奔一边看着身前身后无处不在的尸体,又看着荆野闭上双眼,没法再活下去了。

    长刀破空,寒芒摧心。

    上官奉剑两剑被缚,还有两柄短剑在手,但是靠这两柄短剑,她使不出鸾剑之术。

    她还有别的剑术。

    但她有苦自知,厮杀这么长时间,受伤不轻,否则不会容武极轻易逃脱。

    况且她怎会不知,武极与李鸦不是普通的武者,未达超武,可其武力比一般铸身境武者还要强,更一直没有参与战场,都处于巅峰状态。

    李鸦没用声势骇人的大龙卷或者冰山,而是使出火击,他得超武系统集合不知多少刀术而成的九招刀术,合成九大限,每一招终将演尽万物极限。

    火击之暴烈如火山喷薄欲出,平平无奇之下隐藏让人刀刃横目的锋锐。

    妖火血莲再进一步,李鸦长刀如火山口之下沸腾岩浆,所有力量部封于白刀之内,纯白刀身内蕴鲜红,炙热至极,白刀所过之处水雾蒸腾,空间暗生动荡,空气被烧的扭曲起来。

    火击·岩浆

    白刀刺破被缚剑鸾,猛然爆发惊心鲜红,终于挣脱束缚的岩浆在剑鸾体内横淌,淌到哪里便是随之而起的茫茫水雾。

    随在李鸦身后的武极与他隔了三米横向并行,双掌黑罡化晶如铠,撕破剑鸾体表,背后黑佛飞快收缩,部罡气收回体内,仅在体表薄薄留一层,其余部汇于两掌。

    武极竟掌握将罡气提前化铠的禁术,仅一双手,可这双手,却与上官奉剑处于同一层次。

    一双手能做什么?

    能将上官奉剑两柄短剑擒住,不长,仅一息,更不能与短剑之锋锐相提并论,刚一接触便被破开掌上罡铠,切入掌心。

    长剑脱缚,来不及了。

    短剑被缚,上官奉剑与手无寸铁无异,仅剩护身鸾铠。

    而鸾铠分出四只火鸾,防御力降低许多。

    李鸦白刀刺中上官奉剑心口,刀内力量与鸾铠相抵,刀身却透鸾铠而过,一寸寸刺了进去,直到穿透上官奉剑心口。

    直至刀柄抵住她身体,李鸦方才抽刀而出,带出一股血液的同时,露出上官奉剑鸾铠包裹之下狭长伤口。

    武极双手淌血后撤,眼角余光看到被他撒开手的少女,凭本能行动的身体僵住。

    停滞一瞬的脑中燃出滔天怒火。

    两人合力击杀上官奉剑的同时,脱离铁链束缚的两柄长剑将不自量力阻拦的少女杀死了。

    荆野死了

    上官奉剑死了

    少女死了

    因多方因素将守卫部击杀的血衣武者剩了九百余人,此刻也都死了。

    这是一个人人习武的时代,城中守卫只是守卫,城内武者,才是一城之力,九百血衣武者,只剩杀戮之心,如何得活?

    连哪方势力出手都不必探究,刀术协会,剑术协会,暗盟,十三大盟也不会只掌握守卫一股力量。

    偌大战场,除了脱离战场的剩余十个铠身境武者,最后活下来的,只剩李鸦和武极。

    尸山血海,两人默立,与他们相对而站的是一城武者。

    两人各自追寻心中美好,此情此景,所有人都死,两人却活下来,不知该不该用美好结局来评断。

    血河席卷,将李鸦与所处之地遮盖,荆野在内,少女在内,武极在内,上官奉剑也在内。

    天空赤光依旧,李鸦仰首望天,看着直落而下的满目绯红,无声而笑。

    这个结局很好,该死的死了,想死的也死了,想活着的两人还好好活着,而且两人终将达到目的,进了这座挡住他们归路的城。

    代价不过是所谓人人为侠的血伍。

    一曲唢呐入黄泉的荆野。

    一个穿着嫁衣,还不太懂事儿,像雪花一样的少女。

    至于城中守卫,包括上官奉剑在内的二十个铠身境武者,李鸦未曾放在心上。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