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分道扬镳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7051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一片死寂

    武极的怒火无处发泄。

    费尽心力要保下来的少女就这样轻巧的死了?

    血河流淌,也不知为何唯独李鸦操控的血液不受极寒影响。

    武极阴沉着脸环视围绕两人三尸缓缓流淌的血河,而后将目光落到李鸦身上。

    脑中闪过红月城外平地而起龙卷风,飘飘荡荡垂天血幕,还有和现在一样,将人包裹的血河。

    丝丝缕缕血液从血河中分离出来,落到荆野身上,落到少女身上,再落到上官奉剑身上。

    三人身体渐渐被血液部包裹。

    操控这一切的李鸦倒转刀锋,刺破自己心口,随着一缕血液流出,转头看向脸色越发阴沉的武极。

    耸肩道:“我没法子的……”

    “他们……只能活一个。”

    包裹着荆野和少女的血色褪去,荆野身血液尽失,面容陡然恐怖,少女……李鸦没动。

    武极喉头上下耸动,张开一丝缝隙的嘴唇吐不出一个字,只能紧紧抿到一起。

    他能问什么?

    问李鸦为什么不能将三人一起救活?

    还是问他为什么不救荆野和少女,而去救亲手杀死的上官奉剑。

    问他为什么不去做一个侠者,舍己为人,然后不得好活之后不得好死?

    连荆野尸体也没放过的李鸦将血河尽数灌入上官奉剑体内,自己的心头血则顺着那道狭长伤口进入上官奉剑的心脏,引动不断灌入的血液一点点激发上官奉剑身体生机。

    武者的强悍身体素质使上官奉剑心脏被刺穿后仍残留生机,李鸦所摄之血皆为活血,同样有生机在内。

    一人生机百人补,血禁血启,唯有用丧尽天良来形容。

    血河篇为九禁之一,绝不是从刀术学院那些内功心法归纳整理而来,只可能是超武系统自带的功法。

    血启即血契

    区别为李鸦是否愿意将自己血液分离出去,不分离自己血液,像连山一样活不过一日,分离血液,像连城一样生死被李鸦所制。

    李鸦初入城便凝血河,打算万不得已的时候救武极,武极没事救荆野,荆野没事救这个少女。

    奈何世间事诡谲多变,最后留给他的选择只有上官奉剑一人。

    假如武极与上官奉剑两择其一,李鸦自然毫不犹豫选武极,大不了再到冰原上浪荡几载,换了荆野和少女,李鸦不愿。

    没有别的说法,就是不愿。

    血河渐渐稀薄,上官奉剑失去神采的双目闪过一丝迷惘,随后是让她深深战栗的惊惧。

    只有她才知道李鸦心中所藏的戾气有多重。

    上官奉剑由死而活,记忆尚停留在李鸦持刀刺入自己心脏那刻,惊惧一瞬后,以为尚在生死搏杀,想也不想举起僵硬双臂,提着凭身体本能紧握在手里的两柄短剑由两肋斜向上刺。

    剑尖扎入李鸦皮肤,欲再往内刺,大难临头之感使上官奉剑犹疑不定。

    发生了什么?

    停滞一瞬的短剑再向内刺,剑尖所向为心脏与肺部,为杀李鸦。

    刺入半寸,心脏狂跳,上官奉剑竟下不了手。

    看到上官奉剑就这样片刻间生龙活虎,武极再无侥幸心。

    躺在地上的少女一身鲜红,闭目安详如熟睡,青嫩面孔白如雪花,无力抗拒上天给予她短暂而凄苦的命运。

    她曾三露笑颜,对陌生的李鸦和武极表达自己从未吝啬过的善意。

    她曾彷徨难定,在这血肉横飞的战场上无所适从,战栗如仓鼠。

    她曾无惧死亡,只想死在这座城里某个建筑前,某条街道上,给自己一个安眠之地。

    她死了

    身体覆上一层冰霜,睫毛挂白,眼角留痕,却在死时留下了武极从她脸上看到的第四次笑颜。

    俯身从冰面上小心抱起少女已结冰的身体,武极没有心情再管李鸦和上官奉剑接下来会如何,举步向城内走去。

    身后黑佛再起,将人眼不可见之死煞尽数吸纳。

    四万亡魂,一里死煞,武极借此入超武,铸地藏之身,初入铸身境便至巅峰,更如他在凡武境时,同境者,无人可败之。

    却无半分欣喜。

    李鸦看着武极走向城内,没有喊他等一等自己。

    他知道武极理解自己所作所为。

    知道他没有半点埋怨自己的心思。

    更知道两人从此刻终于分道扬镳。

    李鸦忽然觉得自己闲着无聊时不应该和武极说什么侠义,说什么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说话怕走心。

    犹豫难定的上官奉剑放弃击杀李鸦,收剑直接向后退去,只退出两米,便被李鸦以白刀刺自己心脏的动作止住。

    自认果决的上官奉剑果决不起来了,艳丽面孔上惊疑难定,终于记起自己被面前这个男人一刀穿心。

    “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鸦招手让她过来,同时道:“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从现在开始,直到死的时候,你都是我的人了。”

    话有歧义,上官奉剑却没蠢到往那方面想,而是想起自己两度想杀李鸦却无法下手,更被李鸦随意一个动作引起心悸。

    世上有无数神奇武术,将人从必死救活的有,上官奉剑也听说过,能操控人心智的也有,上官奉剑同样听说过。

    知道自己着了李鸦的道。

    银牙暗咬,道:“你要我做什么。”

    对李鸦随意招手的动作视而不见。

    “身份,名儿,报上来。”

    上官奉剑未做犹豫,剑也没放下,一直指着李鸦,“我为武城特使,名上官奉剑,你需考量清楚,莫自误。”

    李鸦开怀而笑,铠身境的武者身份必定不凡,没想到自己捉了一条大鱼,没白费一番苦力。

    “武城特使好啊,这样,先跟对面的打个招呼,把那人放进城去。”指着迎向武极欲拦截的几人,李鸦向上官奉剑说道。

    举手之劳,上官奉剑自然不会驳了李鸦,她已知自己受制于人,谈条件,需得好好谈。

    回身对拦截武极几人交代几句,让他们将武极放进城,上官奉剑依旧未放下剑,等李鸦继续提出条件。

    李鸦直到武极背影消失才重新将目光落到上官奉剑身上。

    心病去了一大半,有心思好好打量一下这个美艳女子了。

    臀翘胸大腰细如柳,身条儿极吸引人,桃花眼、瓜子脸、弯月眉,鼻梁稍高了点,两瓣红唇稍薄了点,人也就看着稍利了点。

    “上官奉剑?奉剑,这名儿挺顺耳。”李鸦以刀支地,拄刀而立,丝毫没掩饰自己施展血启后的虚弱,笑道。

    “改个名怎么样,我用刀,不用剑。”

    此言诛心。

    上官奉剑缓缓摇头,“你大可以一刀将自己刺死,想让我奉刀,绝无可能。”

    李鸦哂笑,“由得你,既如此,我便和你一一说清。”

    回身指着临死之际不知出于什么心思帮了自己一把,却被他将浑身血液部摄取的荆野尸体。

    “我欠他的情,你欠他的命,信不信无所谓,但……厚葬他。”

    欠的情没法还,欠的命不用还,厚葬对死人无用,但李鸦所能想到的唯一弥补,只有区区厚葬。

    目光瞥到荆野尸体上唢呐,想了一想,李鸦还是把这个让自己日后必定难心安的唢呐从荆野腰带上解下,栓到了自己腰带上。

    留做纪念。

    纪念自己是何等心狠。

    上官奉剑点头应下,荆野为她所杀,对其武术心生惊艳,李鸦所言厚葬她无抵触之处。

    她以为李鸦还会让自己对死在这里的血衣武者们做出安排,未料李鸦对其殊无好感,提也没提一句。

    提了一个对自己来说微不足道的条件。

    “将我送离此地。”

    “可是送离冰狱?”

    “是,还有刚才那人,你去问他,他想离开,也让他离开。”

    “好”上官奉剑干脆应下,问李鸦:“还有别的条件没有。”

    “没了。”

    “既如此,解除你施加于我的封禁吧。”

    李鸦邪笑起来,连骗一骗她都懒得骗,骗她一时,又打不过她,出了冰狱还得被捉回来,白费劲。

    向上官奉剑再次招手,在她以为要解除封禁而走到身前时,低头附耳道。

    “解不了。”

    “你迟迟早早是要改名儿的。”

    上官奉剑愣怔之后恨极,提剑刺入李鸦腹部,李鸦却连抵挡都不抵挡,强忍疼痛却有恃无恐道:“不服气,就杀我,不敢杀,就乖乖听话。”

    “不听话,小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上官奉剑拔剑而走,所谈条件自然作废,李鸦离了此地,她却因职责不能离,李鸦出去兴风作浪,万一牵连自己无声无息而死呢。

    李鸦随在上官奉剑身后施施然向城内走去,身后战场已有人在清理,这档子破事算了结了。

    而所有血衣武者包括那个少女在内,其黑发染白这一异常之事,李鸦看在眼里埋在心里,却也忍不住猜测。

    他们宁愿死在这里,把冰下之城与其相关的亲人朋友弃之不顾,有退路而不退,仅仅是为了开一条根本打不开的路吗?仅仅是因为饱受折磨吗?

    三万三千武者,连一个逃跑的懦夫都没有,连一个撤退的明智之人都没有,已超脱人之常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