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刀名红甲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651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一杯掺了三人血的美酒落肚,李鸦砸吧砸吧嘴,满嘴甜味儿。

    却觉得不对味。

    “就这样?”

    连城和赵洗锋满头雾水,连城纳闷道“就这样啊,怎么了?”

    “不是应该壮志凌云,豪情冲天吗,咋一点感觉都没。”

    赵洗锋连鄙视都不带鄙视李鸦,凌什么云冲什么天,这么点事儿,不至于。

    连城呵呵笑了两声,确实太平淡了点,按古老相传的规程,得礼敬天地,可惜他仨都把这茬故意略过去了。

    交情处到他们这份上,一杯酒几滴血都多余,也就这事算个事,才不咸不淡的走了个流程。

    儿戏一般把这桩事定下来,李鸦、连城、赵洗锋自此算是成立了一个小势力、小组织,怎么叫都成,反正三人从此以后,只要胆够大心够野,将不归属任何一个势力之下。

    天下无主

    武城无为而治,八十一大盟各自占地而据,暗盟串联四方,明里暗里大大小小的势力不知有多少。

    看着是千秋万代的繁华盛世,到这会儿,李鸦总算弄明白了,武城是金字塔那个尖,八十一大盟是金字塔的塔身,余者包括数得着的那几个暗盟在内,都是被金字塔压在底下的墓坑。

    什么时候把地压沉了,这座金字塔才会塌掉。

    一个表面极繁华,内里比乱世丝毫不差的盛世。

    至于三人成立的这个鸦众,自然没资格和大盟对话,也不是他们三个喝杯酒就算完事,得先报备于武城,再由武城分传天下,才算有了能说出去的名号。

    走到哪,一样要受钳制。

    怎么看都是做了无用功。

    好在李鸦要的也就是这个名号,争霸天下这么恶心的事他想都不去想一下,而要这个名号有什么用李鸦暂时还没去想,但他太清楚有一个能说出去的名号有多重要。

    是一个做些想做的事,再好不过的借口。

    比如血月联盟之律法,只能管制红月城与其周边几个小城,对其他联盟来说一点用都没,只要沧月大盟不管,武城不管,杀几个人算什么。

    连城与赵洗锋慎重以待,是因为他们知道李鸦是何许人,还知道三人将独立于任何势力,势力和势力之间可以上下从属,可以相互联合,更可以互相敌对。

    立身之本?

    三人在这酒楼里呆了不短时间,都觉得无聊起来,便打算去找点乐子。

    连城肉疼的结了账,他身家丰厚,但因红月城之事花费太多,没几个钱了。

    “这个鬼地方吃人不吐骨头,没点能耐的,连口酒都喝不上。”

    在侍者结账离开后,连城一边往外走一边嘟囔,李鸦倒是跟他不客气了,打一把刀的花费可不小,身上这点钱绝对不够。

    “你俩谁有钱?”

    扭头看向赵洗锋,被二话不说掏出的几张武币拍到胸口,连城数了数,挺多,九百,够这顿饭一个零头。

    “你呢?”连城又扭头看向刚刚站起身的李鸦。

    “别看我,我一囚犯,从哪去弄钱?”李鸦摊手,钱这玩意他很久没摸过了,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或许有。

    伸手从怀里掏出一颗冰心,将其托在掌心,李鸦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这东西,应该值点钱吧?”

    “冰心?”连城显然认识此物,直接叫出它的名字,一把将其从李鸦手里夺过去,“有价无市,明面上定价四十九万一颗,却花上百万武币也买不到。”

    “把它换了钱,差不多够给你买打刀的材料。”

    李鸦凝目皱眉,“此物在外边光明正大的卖?”

    “怎么?有什么说法?”

    “你先跟我说说它是作为什么去卖的,有什么用。”

    连城见李鸦表情不太对,心知里面恐有蹊跷,往外走的步子停下来,伸手轻掩屋门,道。

    “这东西明面上只有大盟出售,偶出现在暗市中,为极北之地特产,传言在冰原深处方能采得。其用途极多,可助武者静修,定心凝神,可用作药物,助长气血提生,甚至可用作打造兵器的材料,对罡气、内力乃至内罡的传导极佳。”

    “有没有人买来直接吃?”李鸦追问。

    “我只远远见过一次,哪里知道有没人吃它。”连城说话的同时仔细观察被他握在手里的冰心,看着看着,鼓胀腹中竟生饥饿,似乎看到人间美味,不吃了它,暴殄天物。

    “还别说,你一说吃它,我真想把它给吃了。”

    “呵,人心你吃得下?”

    连城与赵洗锋目光瞬凝,视线转到李鸦身上,又放回到冰心上,李鸦不说便罢,这一说,两人再看晶莹剔透的冰心,果然与人的心脏形状极为相似。

    连城握着冰心的手掌平摊开,使其竖立在掌心打转,位于连城身侧的赵洗锋偏头细细观看,甚至往前伸头轻嗅。

    “你如何知道此为人心?”赵洗锋轻问。

    “我如何知道?”李鸦伸手从怀中往出掏冰心,将其一一放到饭桌上,加上连城手里一共五颗冰心竟使两人生出刺目之感。

    尤其冰心内极为显眼的一点鲜红。

    李鸦把最后一颗冰心放到桌上的同时说道“这五颗冰心,是我亲手从冰鬼体内挖出来的,还有此物,从其脑腔中摘取,你俩可知此为何物?”

    却是把那颗灰白色圆球拿了出来。

    连城盯着灰白色圆球看了会儿,缓缓摇头,“没见过这东西,从冰鬼脑腔里摘出,是人脑?”

    “你说呢?”

    “心脏,人脑,你把它们揣到怀里,不嫌瘆得慌?”连城信了李鸦所言,太过匪夷所思,反而让他刻意忽略冰心竟被公开售卖。

    “是离魂珠,修习武术所用,也可用来制作摄魂粉,食之失智。”赵洗锋眼中锋芒一点点凝聚,突然插口道。“此物我曾于暗市见过,极歹毒。”

    “歹毒?”

    李鸦嗤笑不断,“这两样东西是从冰鬼体内得到,至于冰鬼还算不算人,我不知,也不想去知道,连城,拿它们去换钱会出纰漏吗?”

    “拿它们去换钱?”连城皱眉,李鸦不告诉他这是人心和人脑还好,现在知道了,不太想去。

    “我们缺钱,它们值钱,留着做什么?你舍得扔,便扔了。”

    “要扔也没地扔啊,怎么也得先给你打一把刀,成,我去把这……这几个玩意儿换了武币。”连城将五颗冰心和那颗灰白色圆球一一收起,忽然失笑,嘲意十足。

    “何时人心与人脑竟有了价钱,这事儿,可真够伤天害理的。”

    腰间铁锤忽发闷响,嘭、嘭、嘭,如心跳。

    “我去赚钱。”赵洗锋淡言,抢在连城之前推门而出,背后装着长枪的木盒之中铮铮轻响。

    动了杀心!

    连城紧接着向外走去,边走边说“花轻衣对你有所图谋,无杀心无恶意,却动了你的刀,应该还比划了两下,若非她,我也不会轻易找到你。”

    “花轻衣……”李鸦略做思考,想不出,倒是武极竟能如此清晰感知到让他颇觉新奇。

    看来血启之术不仅仅能救将死之人这么简单,也不仅仅是让被血启之术救活的人生死受自己所制这么粗暴。

    随在连城身后向酒楼外走去,两人在酒楼门口分向左右而行,连城去找脱手那五颗冰心的地方,官面上肯定不行,得花点功夫找暗市中人。

    李鸦去找上官奉剑,让她帮自己办点事。

    “你那刀打算叫什么名儿,估计三五日便可打出来。”连城隔了几步问李鸦,光琢磨着怀里揣着的那几个玩意,差点就忘了这件事。

    刀需有其名,方能承其志。

    李鸦停步思考,看了看依旧赤红的天空,看了看自己来时的方向,依稀可见那个身披铁甲的身影无声赴死,那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少女终究白雪融了红血。

    “雪……血,白……红,嫁衣,铁甲,三万三千武者皆黑发染白,皆身穿红衣……”

    李鸦被漫天漫地的赤红刺的将眼眯成一条缝,扯了下嘴角,道。

    “刀名红甲。”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