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高三尺三,举头见神明(下)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637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鼻腔里涌出两股血液,喉头也发甜,李鸦咳了两声,咳出一滩鲜红的血。

    黑刀戾气隐而不发,李鸦心里的戾气同样隐而不发。

    着什么急

    在前台妖艳女子鄙夷目光中离开练功室,李鸦面色苍白回到了学院外墙学生们练刀的地方。

    相比租的练功室无人打扰的安静环境,这里可以互相观摩印证,甚至偶尔得窥其他人不小心使出的真正刀法。

    学生们很喜欢这种感觉。

    李鸦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尤其脑海中不断闪过的字眼,“超武系统解锁百分之一点二,已分解刀术,已优化刀术……超武系统解锁百分之一点三……一点四……一点五。”

    总不能因为自己承受不了就眼看着这些刀术与自己擦肩而过,厚积薄发得先有积累。

    短短半个小时,李鸦就通过观看学生们练习刀术获得分别侧重于弯刀、长刀、轻刀、重刀的基础刀术。

    很快有几个学生注意到了李鸦,门卫制服,脸色苍白,肆无忌惮站在一旁观看他们练刀。

    大度点的任由李鸦看,小气点的收刀走人,临走不忘留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狠厉些的以眼怒瞪,李鸦则轻笑避过。

    超武系统只收录基础刀术,对其余等阶更高的刀术没有反应,李鸦现在已察觉这个系统强大的同时有着限制,不会让自己一步登天。

    一个小时后,超武系统解锁到了百分之一点九,几乎适用于所有种类刀具的基础刀术都被它刻录。也幸亏红月刀术学院作为一座顶尖的武道学院,又专精于传授刀术,对基础刀术的研究已至顶峰,每一种刀,每一类型的刀,都因材施教,只一个基础刀术便演化出诸多分支。

    得到黑刀将超武系统解锁百分之一,各个侧重方向不同的基础刀术则解锁百分之零点一,李鸦猜测当解锁程度达到百分之二的时候,自己会拥有一套完美的基础刀术。

    心情躁动起来,超武系统将自己迈向强大的步伐以数字的方式一点一点展示出来,卑微弱小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不到强大的希望。

    似乎到了一个瓶颈。

    李鸦连续观看三名学生练刀也未能将超武系统解锁到百分之二,他们所使刀具与之前九人并无重复,系统也不是毫无毫无反应,该分解的分解,该优化的优化,却卡在百分之一点九不再动弹。

    莫非需要别的东西?

    自己身体无法承受优化后刀术的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补充血食或可解决,却需要大量钱财,此界非乱世,钱财得来不易,从歪门邪路上想法子走不通,正正经经赚钱又来的太慢。

    也有快速赚钱的方法。

    武人练武所为何?

    无非打打杀杀。

    养家糊口,求一份富贵安乐,争一个光明前程都得靠边站,在这人人习武的世界里,你不练武被人欺,你练了武,就逃不了这个轮回。

    自然不能随意在街边就拉开架势开打,就算再丧心病狂的战斗狂人也扛不住没日没夜随时担心有人暴起突袭的日子。人类的发展进程大同小异,暴力造就和平,和平掩盖暴力,这个世界将武道修炼划分的如此规范,不管多强大的武人都不能随意屠戮,一是严苛的法纪,二是对武人来说,一个必不可少的宣泄途径。

    武道赛事!

    从小到大,小到一个村子一个镇,大到一座巨城整个世界;由低至高,从最低级的一品武士到武道成就神而明之的绝世高手;由温和到残酷,从点到为止到至死方休。

    两人对打。

    三人对战。

    四人两两组队。

    五人决一高低。

    十人分组对抗。

    二十人只取一强,百人轮番对战,千人于一特殊场地中争夺魁首,万人以一方胜利而告终。李鸦甚至从书籍中了解到,这个叫做武界的世界里有过一次极为疯狂,超过千万人参与的武道赛事。

    已与战争无异。

    却从始至终局限在参赛者中,没有伤及无辜,没有屠城灭地之事发生。

    这样的事实对于一个历史中充满战争的世界里长大的人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

    那就是战争啊,千万人级别,除了战争还能是什么?

    问题是李鸦从来没从别人嘴里或者书本上听到看到过战争这两个字眼,他曾疑惑如此暴力的一个世界为何会没有战争,后来醒悟,所谓战争便是暴力这个词的最大体现,而这个世界中的暴力程度,已经超过战争这两个字所能代表的意义。

    便以比赛来掩盖。

    能杀人的比赛,能肆意屠戮的比赛,能以一当百,能以各种方式,或组队或单打独斗或成群结队的方式去肆意争斗。

    还要什么战争。

    就连国家也已经在历史中废除,改以从高至低的武道联盟。

    李鸦三年蹉跎,最大的原因不是缅怀前世的生活,而是下不定决心步入这样一个疯狂的世界中。

    红月城中四大学院各占一角,各治理一片街区,城中最中心是一座广场。

    而广场上,从外至里,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高擂台,最中心那座高达百米,三年来从未启用过的擂台,在这座城市的任一处都可以望见。

    让他何以安心。

    芸芸众生一蝼蚁,举头可见众神明。

    蝼蚁偷生。

    偷

    从哪里去偷这个生?从相对自己来说与神明无异的武道高手的指缝里吗?

    卑微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自己是其中一员?

    区区十八九岁的学生娃子连正眼都不看一下,三年时光结交不到一个朋友,女人更是想也不敢去想,连一个正正经经真真正正的男人也做不了。

    窝在租住的小屋子里自得其乐,知足常乐,自娱自乐,乐倒是乐得起来,一时之乐,一世之悲。

    一品武士便可参加最低级的武道赛事。

    取胜之后奖励极高,以刀币为例,一品武士参与的最低级武道赛事奖金最低一万,最高十万。

    李鸦三年薪酬部积攒下来也不过二十万,能够买一把未经鉴定却明显不凡的黑刀。

    李鸦离参与武道赛事的目标仅有一步之遥。

    基础刀术差了点东西,而且李鸦不认为超武系统会给自己一套无法修炼的刀术,迟迟不解锁到百分之二,肯定是超武系统在解决这个问题。

    脑海中出现一副新的画面,与刀术无关,而是不明其意交错在一起的线条,粗细不一长短不一没有任何规律,看上去就是一团圆形的乱麻。

    线条随着李鸦观看的学生越来越多而渐渐延伸,一根根线头蠕动着向四面八方扩张,最终形成一个看上去让人眼晕的人形图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