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地君亲师,无一物可敬(上)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00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超武系统解锁百分之二”

    随着人形图案彻底成型,脑海中信息适时传递过来。

    “已优化基础刀术超武版,附带气血运行路线,需在演练刀术过程中重塑血管,气血运行路线效果暂未知,参照凡境武者体内血气运行而成。”

    脑海中一幅幅画面消失了,分解出的发力技巧与发力步骤消失了,侧重于各种刀具而略有差别的基础刀术也消失了。

    变成了一个与李鸦自己体型完一致的人形。

    然后另一个人形作为参照物出现在这个人形旁边。

    两者不同的是人形之内代表血管的线条,基础刀术超武版形成的人形,其体内血管相比李鸦自身复杂很多,除此之外,血管的粗细也有细微变化。

    李鸦对此更多是不可置信,无论是科学还是玄学亦或是神学,人体都是最不可思议的存在,他不认为一个人身体里的血管还可以随意改造。

    随即自嘲。

    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自己不信武术的存在,现在谁跟他说武术不存在他能跟谁急眼。

    再观看学生们修习刀术已无用,通过心底突然升起欲持刀修习的强烈欲望,李鸦知道超武系统又在催自己。

    刀术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还呆愣着干什么?

    这种潜移默化,引动心底潜在欲望的方法让人想拒绝都拒绝不了,毕竟想要一把刀,想要修习刀术的想法是从自己心里长出来的,超武系统仅仅把这种欲望放大到欲罢不能的程度。

    李鸦离开学院外墙,重新回到租的练功室里。

    授课结束已有不短时间,刀术学院的学生们在这片街区肆意闹腾开来。学院的讲师们甚少出现在这里,学生们已是身份最高的群体,虽有学院约束,但在学院眼里是学生们的价值高还是在这里讨生活的人们价值高,一目了然的事。

    进入自己租的练功室前,李鸦注意到前往高级练功室区域的通道里,两个男学员拉着另一个男学员向里走去,被拉扯着前行的男学员衣衫寒酸,满脸倔强,眼神里九分愤恨一分恐惧。

    “这小子估计要挨打”

    摇摇头,李鸦推开自己练功室的门走了进去。

    集中意识在脑海里基础刀术超武版形成的人形上,详尽到极致的发力挥刀步骤一点一点灌输过来。

    反握刀柄,五指中拇指下扣,另四指匀称间隔一指宽距离。手腕首发力,刀身上扬的同时肘部发力,力不宜大,以自身力量一半最佳。待刀身上扬至腰间时肩部与腰身齐用力,以刀刃撩天。

    黑光乍放

    别扭的感觉让李鸦皱眉.。

    他身材属于中等型,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匀称流畅的身体线条对习武来说算是极佳体型。黑刀相对他身高也恰到好处,不应仅挥一刀便感觉不适。

    气血猛烈翻腾带来的不适是基础刀术的效果,心里觉得别扭的不适却是综合了各个版本的基础刀术与自己所持黑刀不合。

    甚至可能与任何种类的刀具都不合。

    后续的另八式未出现在脑海里,看意思是怕自己身体承受不了,先练撩式适应下。

    李鸦放下心中不适感,专心练习起来。

    心无旁骛做一件事时间过的很快。

    奇异的感悟从李鸦心中升起。

    适用于各个种类刀具的基础刀术走的是人适应刀的路子,说不好听点就是以刀御人,入门易,精通也易,却从练武一开始就对武者的武道之路做出了限定。使惯轻刀之人骤然上手一柄重型刀具,必然错漏百出,搭上性命也是常见之事,同理,使惯长刀之人换一把短刀,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一刀能斩到两米开外,但是下意识里再往前递刀仍旧可能与预期目标不符。

    自己这超武版的基础刀术走的是刀适应人的过程,我就这样撩,什么时候撩到一点别扭的感觉也没有,什么时候算练成。

    虽不能完消除刀具对人的影响,却极大减少了武器或损毁或遗失后对人的影响。

    刀术引动气血的效果和之前相比强烈很多,却局限在手臂上。探究造成这种效果的根源毫无意思,李鸦只管仔细观察。

    持刀右臂血管已隆起,强烈的痛觉随着挥刀动作渐渐加强,手腕至肘心两股青筋最明显,鼓胀粗大,看着极为狰狞。

    总不能爆开吧?

    看这不断往起隆的架势,搞不好真有这个可能。

    要不歇会?

    脑子里转着,手上却没停。

    狠劲谁都有,李鸦也有。

    第三股青筋在他震惊目光中渐渐隆起,疼痛越发强烈,已达到难以忍受的程度,不可思议的是这股疼痛竟毫不影响右臂发力。

    血液涌动的律动感从血管中往出传递,每一次挥刀,血液的涌动都会加强。疼痛造成李鸦额头上豆大汗珠不断往下滚落,模糊了视线,视野里一切东西都不再清晰,唯有黑刀上撩时耀眼无比的黑光连成一片。

    “崩、崩、崩、崩……”

    似乎有什么东西断开了。

    是血管吗?

    该怎么重塑?自己的右臂会不会废了,血液会不会涨破皮肤喷射出来?

    练武的都是疯子,我疯了……

    还要比所有人都疯!

    理智不能让自己痛痛快快活下去,那就疯魔!人道不疯魔不成活,不知他们口中的活是否和自己所理解的“活”字一个意思。

    思绪无端飘飞。

    几疑死去的虚弱感从身体各处传递至脑海。

    李鸦嘴角忽扬畅快笑意。

    视线已被如雨而下的汗珠彻底遮挡,却清晰感知到右臂已然不疼,而挥刀的动作一直未曾停下。

    这根让自己安身立命的救命稻草没抓错。

    右臂应当已重塑血管,强大的力量从血液里流淌出来,黑刀压手的分量消去,轻盈如无物般绽放夺目光彩。

    “超武系统解锁百分之二点一。”

    撩式算是成了。

    剩下的就是不断练习,从生疏到熟练,从熟练到熟能生巧,从熟能生巧到炉火纯青,直至可以随意演化为基础之上的一品刀术。

    李鸦停手。

    满足的吸了口气后深深吐了出去。

    以后,自己也可以以武人自称了,武道之路无止境,到底如愿以偿踏了上来。

    墙上悬挂的时盘显示现在已至深夜,再差一刻钟便是十二点,不知不觉已练习了三个多小时,挥刀几百次应该是有了。

    还不赖

    离开练功室走向前台,李鸦惊讶看到之前三名男学员,那个衣衫寒酸的男学员鼻青脸肿,眼里一分恐惧已去,剩了十分愤恨。

    另两个衣衫光鲜不了多少的男学员却是在与前台妖艳女子说笑,涉世未深不见得,沉迷女色倒是可以肯定。尝过女人滋味,整整饥渴了三年的李鸦都没觉得这个浓妆艳抹,把本来面目都掩盖的女人有什么让人动心的地方,两个相貌堂堂前程光明的男学员却一脸垂涎。

    妖艳女子看到李鸦出来,指着他对两名男学员说道:“瞧,你们学院看大门的,练刀呢,练的气血不足,脸色苍白,这会儿脚步都不稳了。”

    两名男学员看了看秦鱼,一个撇了撇嘴,不屑说什么,另一个嗤笑,道:“不知天高地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