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地君亲师,无一物可敬(下)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47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一如既往视李鸦如无物。

    就连那个被锤到一脸乌青的男学员在听到妖艳女子的话后也以不屑目光扫过李鸦。

    李鸦淡笑着停下脚步,他现在心情极畅快,气血不足是因为重塑右臂血管导致,吃些血食就能补充回来。三人当着自己的面品头论足的行径不足以惹恼他,也不足以破坏他的好心情。

    与胸怀无关,认真说起来李鸦并不是一个胸怀宽广之人,容不下的东西多到自个都数不清。

    是这几个人在他眼里与自己无关。

    你们玩你们的,我玩我的,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连交集的必要也没有。

    身体虚弱的感觉暂缓,李鸦脚步略微蹒跚着离开了这家出租练功室的店面。

    身后妖艳女子露出得意笑容,能被她肆意取笑的人太少,抓住机会嘲讽一波至少心里快意不少。

    三个男学员之间有何纠葛无从得知,但三人却在对待学院门卫上如出一辙,漠视加不屑。

    ……

    李鸦回到住所后先大吃了一顿。

    对自己走上武道一途早有预料,别的无从下手,血食却提前预备了不少,所谓血食便是可以快速补充血液的食物,粮食、肉、草药、花果等都包含其内。

    吃完就睡。

    次日早起,身体已无任何虚弱感。

    安心值勤,中午没去练功室,而是选择小睡一会,到了傍晚一天工作完成,李鸦在观看了一会学员们练刀后才来到练功室。

    前台妖艳贱货依旧逼格甚高,抬着鼻孔看李鸦精精神神走进去,满脸苍白脚步虚浮走出来。

    “武是什么人都能练的吗?”她越发肆意嘲讽李鸦,觉得自己强过这个二十多岁才开始练武的男人。

    李鸦体会着左臂血管重塑后奔涌的力量,撩式之后缠式也初步练成,系统解锁到百分之二点二,撩式比前一日更加熟练,收获不少,便未在意这女子的嘲讽。

    一连九日

    死去活来

    身血管尽皆重塑完毕,基础刀术数修习完成,超武系统解锁到百分之二点九不再动弹。

    想自己创造一招一品刀术的想法蠢蠢欲动。

    基本摸清超武系统套路的李鸦几乎在这个想法升起的瞬间便知道想要将其解锁到百分之三的关键便是一品刀术了。

    他尝试将基础刀术的九字分拆组合,斩后跟撩,砍后跟截,花里胡哨的舞了一阵后无奈罢手,随随便便以基础刀术组合起来,显然不能形成上了品阶的刀术。

    三品之前修气血,血为血液,气是什么?

    不弄明白这个问题,自己这刀术怕是难练出来。

    李鸦席地而坐,黑刀横放膝盖上,仔细思考自己掌握的所有关于气血两字的知识。

    前世的理论在这个世界怕是行不通,三年来阅读的大量书籍中有那么几本是有关于描述气血的。

    论调一致,以气血论这本书描述最为详尽,不可能逐行逐字无一误差,大体内容差不多了解,最后总结的结论牢记于心。

    气,一为生气,生命之气,字面意思简单,深思起来太玄,不是自己现在能参悟的了的东西。

    二则为由血液激发出来,流通于皮肤表面的罡气,称为血罡,是血液强盛到极致后的产物。

    自己现在重塑血管,主动脉扩张,大动脉多出一条,静脉血管数量增加最多,达到一倍之数,加上众多无法计量的毛细血管,血液总量比常人多出一倍。

    算不算血液强盛?

    达成罡气的先决条件已经足够,就差激发那一下。

    肯定有诀窍,自己没有一个领路人,这诀窍得自行领悟,运气好下一刻就能想通,运气不好脑壳卡住三年五载都有可能。

    刀术想达到一品,也必然与血罡有关,也许是有了血罡才能使出一品刀术,也许是修习了一品刀术才能激发血液形成血罡。

    李鸦现在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租的房子、练功室、学院大门。练功室里呆不住,房子和学院大门那也不想去,不禁想去广场那转转,见识见识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一面。

    离开练功室,到了前台,李鸦又看到了妖艳女子在不屑看着自己。今天没把自己弄成一副狼狈样子,显然让这女子不满意了,不知该用何种话语嘲笑李鸦。

    李鸦从她面前施施然走过,习惯唯唯诺诺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怨气想要发泄的女子,终归是没放弃这个机会。

    “怎么了,练不下去了,听我句劝,没钱没本事就安心当你的门卫,强行练武可是会要命的。”

    李鸦懒得理会她,缓步向外走去。

    妖艳女子习惯了李鸦忍受自己嘲笑,见他没有丁点反应,以为自己说中,脸上浮现讥讽笑意,得意道。

    “你也别可惜你那两千刀币,明儿别来了,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自以为是,装大尾巴狼,明明一无是处,非要装成一副深沉模样,给谁看?”

    李鸦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呱噪女人,张嘴欲言,又摇头失笑,还是忍着没搭理她。

    两步已至门口处。

    “无礼狂徒,与你说话呢?”

    女子被李鸦眼中浓浓蔑视激怒,对着他背影大声喝骂,彷如对待身份低贱之人。

    李鸦头也不回伸出一根指向天际的中指。

    女子不明其意,但也知道不会是表扬她牙尖嘴利呱噪烦人。

    却听到李鸦终于回话。

    “天地君亲师,孑然一人身,此界于我从来无一可敬之物。”

    “你算什么东西?”

    中指收回,黑刀扬向天际,李鸦压了又压的戾气终于被女子这两句话撩拨到升起至脑门顶。

    戾气冲顶!

    天地万物,人间百态,与我何干?这世间真真正正没有一样能被自己尊敬的东西。

    黑刀逆出,刀刃向里,刀背朝外,刀尖……刺天

    一品刀术,逆刺

    我李鸦的心里,有爱有恨,有情有仇,有喜有悲,如今却只剩了戾气,想要逆了这天地的戾气。

    收刀,扬长而去。

    血色罡气在女子眼中一闪而逝,却熊熊燃烧,烧穿她可怜而卑微的内心。

    “九天成一品,我若对人说遇到了一个绝世之上,妖孽之巅,圣人之姿的看门护卫,有人信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