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逆斩,飞颅(上)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55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他从何处来?

    到何处去?

    还会不会再来这里练刀?

    “我叫云芸,我的名字,云芸。”

    女子来不及想李鸦为什么会去做刀术学院的门卫,也来不及想他为什么会二十多岁才练武,只是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只为将来有一日他如日中天时,自己与人说起,一句“他知道我的名字。”

    李鸦渐行渐远,在街道转角处扬起手臂挥了挥。

    ……

    休闲街区后,再沿着街区中心的主路走上十几里地便是红月城真正的中心地带,那个遍布擂台的广场。

    面积比四大学院占地面积加起来还要大上一小半,外围一圈达千里之长,整个广场为开放式,城中人,城外人,圈内人,圈外人,皆可随意进入。

    灯火辉煌,偌大广场亮如白昼。

    “每天里鼻间飘过的血腥味儿,就是从这里飘散出来的吧,这一块血腥之地的味儿还真是够冲。”

    李鸦站在广场边缘远远看向里面影影重重的高高擂台,闻着充斥在鼻腔里浓烈无比的血腥味。

    不用往近去凑,只看哪座擂台旁边围的人多,就知道其上正上演着什么节目。

    血腥为人所惧,血腥为人所憎,血腥为人所喜。

    此时为深夜,正是广场最热闹的时候,李鸦在往来不绝人群中错身前行,向围着的人最多的那座擂台走去。

    擂台由红月城外红石山特产的红石建成,质地坚硬,寻常武者倾尽力也难在上面留一丝痕迹。

    擂台直径百米,周围圈了一块足可容纳近万人的空地,地面上由外向内,摆满由密至疏的靠椅。

    靠椅之外,黑压压的人群围着,看向三米高擂台上相对而立的两人。

    一男一女,一魁梧一瘦小,男子持剑,女子空手,男子修剑术,女子修体术。

    随着一声金铁交击的脆响,两人疾步迈向对方。

    生死战!

    出手直袭要害。

    男子手里长剑闪闪发光,左右摇摆,飘忽不定,剑尖所指方向始终不离女子头部、心口与咽喉三处。

    如蛇觅食

    与其身形样貌极不相符的狠毒被长剑体现到淋漓尽致。嘴角看似大大咧咧的笑容藏起眼里三分狡诈。

    “诡剑客剑有两柄,一长一短,长剑杀了十人,短剑杀了四十三人,这人看着莽撞,出手狠辣,实际极为狡诈,短剑不出则以,一出必见血。”

    “诡剑客?就他还配一个诡字?这女人才是真正的诡异,出手暴烈,只伤不杀,呵,伤了的人没一个能活过三天的。”

    耳边传来看客对台上两人的评价。

    已经解锁到百分之三的超武系统却没对两人动用的剑术和体术起任何反应。

    李鸦自己眼光不怎么样,怎么看都觉得那个瘦瘦小小的女子赢面不大,脚下步伐倒是有些门道,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过迎面刺来的长剑。

    外行看热闹,李鸦刀术刚入门,剑术与体术从没接触过,是个彻彻底底的外行,只觉女子险象环生,随时会被一剑刺死。与看客嘴里描述的形象一点不相称。

    暴烈?

    莫非还能扛鼎砸人?

    在首次观看这样战斗的李鸦眼里,两人显得有些单调的对战实在没什么看头,连花架子也没摆出来让人过过眼瘾,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看的津津有味。

    对战持续了足有三十分钟之多。

    充沛的体力使两人无一丝疲态。

    魁梧男子果然沉稳的很,嘴角始终带着笑意,一剑一剑刺向女子,夺命的短剑一直未曾出现。

    女子却是焦躁起来,闪躲剑锋的同时频频寻找机会欺身向前,却一直未能得逞,被诡剑客攻守兼备的剑路逼着一直相让。

    血肉之躯自然是敌不过锋利兵刃的。

    焦躁就会出错,诡剑客一剑袭喉,女子头部后仰,不料这一剑刺出竟在诡剑客手臂尽展后再向前递出两寸。

    女子头部再仰,身体不由自主失去平衡,眼见着一柄只得一尺的短剑不知从何处射出,向着自己眼睛扎来。

    这柄短剑来势奇快,短小锐利却给人势大力沉之感,女子身体失衡,避无可避,只能举起手臂挡向短剑。

    魁梧男子笑意逾盛,身随剑倾,长剑不离女子咽喉三寸。

    短剑已是穿臂而过。

    李鸦不忍直视,略微偏过视线,不去看飘在擂台上的血花。

    这场比赛不禁生死,那女子恐怕逃不了一剑穿喉的结果,男人下手再狠些,便是一剑斩首的结局。

    女子坠地,长剑已至她咽喉处。

    擂台下忽然安静。

    “嘭”

    沉闷响声传出,女子坠地同时猛然弹起,整个身体不可思议凭空横移半尺,脖子堪堪错过锋利剑刃。

    这一弹的速度快如闪电,露出胜利笑容的男子来不及反应,只觉胸口三股力量爆发,自己竟被硬生生打至半空。

    底下众人看的真切,女子弹起后在男子胸口上以指尖轻啄,右掌轻拍,最后蓄力已久的重拳挟着劲风猛锤,一拳将魁梧男子擂至半空。

    被短剑穿过的左臂血液横淌,女子面色难看,脚下使力,追上半空中比她身量高上小半的男子,瘦小身躯直接贴进男子怀里,狠狠一甩,在男子摔落地面时娇小身躯紧随砸落,膝盖压头狠击。

    男子晕厥。

    女子还没罢手,站起身后揪住他衣襟在擂台上来回砸击,一连串闷响回荡在底下看客耳里。

    李鸦满足呼气。

    这一连串绝地反击精彩绝伦,既有欣赏性又有让人为之窒息的暴力之美呈现。

    战斗结束,女子转身下台,片刻功夫后又两人上台。

    擂台之战每日进行,每次都会持续到次日清晨,战胜者得奖金,战败者得墓地。

    李鸦只看了一场便离开。

    武术分类众多,体术、剑术、刀术、枪术只是最主流的四类,奇门兵器奇门体术重型武器远程武器等往往弊端明显的同时威力极为强大,今日体术与剑术的较量,使剑术的男子场紧逼,只露了一个破绽便反击不能,被衔接紧密的连招直接干翻。

    “以后对上修炼体术之人,不砍断他的脖子绝不能近身。”

    坐在床上,李鸦竟一时没了睡意,将黑刀反复擦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