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逆斩,飞颅(中)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351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李鸦向学院递交了考核申请。

    一品刀士经过考核后可入学院进修,男女不限,年龄不限,身份不限,品行不限,学费则一分都不能少。

    考核十分简单,只一项,有罡气即可,考核过后的头笔学费却难住不少有志习武之人。

    两万刀币。

    李鸦三年攒二十万刀币看着很多,却是在他除非必要花销其余一分不花的情况下攒的,所谓必要便是吃与喝,他这三年除了门卫制服,连别的衣服摸都没摸过一下。

    现在刚刚开始习武,二十万加一点零头便花光。

    系统在身,走的必然是捷径,如此情况下花费便如此恐怖,可想而知想要在武道上有所成就而不仅止于防身的芸芸众生们对钱财是何等渴求与紧缺。

    申请两日后回复,刀术学院有教无类,但也得掌握自己学院里学生的底细,两日时间便是为调查新申请学员的身份背景,好在考核时与进入学院后区别对待。

    罡气由血液衍生而来,在皮肤表层流通,血液越强盛罡气便越纯净,最明显且最容易判断一个武者的血罡是否纯净便是以颜色区分,最纯者为鲜红色,最杂者为黑色。

    李鸦的罡气是鲜红色。

    如红宝石一般亮眼的鲜红色。

    刀术入品的关键已被他想通,就像一个人做一件事是无意识去做或是带着强烈的意志去做,无意识是麻木且呆板,没有灵性,带有强烈个人意志的刀术则被赋予灵性,灵性二字便是刀术入品的关键。

    我这一刀,挥出去是为了什么?

    为了砍人?

    那好,你可以永远停留在一品之下了。

    那不是为了砍人,还能是为了什么?为了贯彻我的理念,或者是为了达成我的理想?

    扯淡呢?

    刀为死物,只会砍人,从被制作出来便是为杀人,与理念和理想有个屁的关系。

    且问一句。

    提起刀那一刻,想的是什么?

    假如杀人便是你的理念,为何要杀,总不能说是天生杀人狂,见人就要杀,总得有点悲惨遭遇,有些让自己想要杀人的欲望。

    我恨,我杀人,我苦,我杀人,我悲,我杀人,我喜,我还是要杀人。

    便是与人口角,互骂时怒火中烧,一刀将其砍翻在地,再剁上十几刀,也要有杀人的理由,便是天生嗜血,杀了人便心情畅快,不杀人便念头不通达,也得有个杀人的因由,为了杀人而杀人从来便是文人写出来糊弄武人的废话。

    刀术入品,便是要将这些强烈到无以复加的情绪融入刀术中,无形之物最难测,我意开天,或许这一刀就能把天给开了,我意覆海,或许这一剑,便能将海翻过来。

    那这话也不对啊,我意志已经强烈到不灭了这个世界就睡不着觉的程度,也没见有一丁点动静啊。

    你以为你是盘古?

    你意开天,你一身肥肉蹦不了两尺高,不是开天而是在开玩笑。你意覆海,你胸闷气短憋不住十秒气,吃个胖大海先润润嗓子吧。

    人忌空想,就算最简单的吃饭,你也得能张开嘴,不见当人老后张嘴都张不利索,喂一勺稀饭洒半胸,心有余而力不足,儿女便是国家元首,让老人站起来走两步给看看?

    当衡量自身。

    身为盘古,方可言开天。

    更何况盘古开天之前只是一个在蛋里思考人生的巨人。

    李鸦也不敢肯定自己所想就一定是对的,这个世界也没有盘古之说,他只能按照自己对武术的理解一步步走下去。昨晚被那前台女子所激,戾气发作,被不明不白弄到这世界当一只蝼蚁的不甘念头爆发,提刀向天一扬便创出一招逆刺。

    自然便由此想到刀术入品需要使刀人的力量、技艺再加上意志综合起来。

    站在学院大门左侧思考了一个上午,李鸦临近学生们授课结束时才想起自己快要成为他们中一员。

    大多数学生有家里供养,最起码的学费是不愁的,自己却得把考核过后马上就要的两万刀币先凑出来。

    往日面无表情只管闭目沉思的秦明升向自己这边看了七次。

    让李鸦颇觉不自在。

    不就是进阶一品吗,你一眼就能看透的东西值得如此在意?

    学生们口里的学院女神也未见你正眼瞧上一瞧。

    这么在意的话,怎么不开口问上一问?话说回来,秦明升肯定是练有武术的,然而武术达到何等程度却是未知,再细思下去,他好端端来做一个大门护卫是为了什么?

    李鸦犹记得秦明升初来时,浑身散发出的生人勿近的气息着实让自己担忧了几日。

    每日与这么一块铁疙瘩一起站岗,太无趣。

    学生们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大门之上浮空刀字使他们经过时心怀敬意而悄声不语。

    秦明升第八次望了过来。

    血液衍生出的血罡浮于体表使李鸦对外界刺激极为敏锐,也许是秦明升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他一个堂堂大男人竟被看的浑身不自在。

    凑巧在秦明升移开视线时,血罡从李鸦暴露在外的皮肤上一现而隐,亮眼的鲜红色在秦明升眼中无比醒目。

    他竟从学生中间穿过,大步向李鸦走来。

    值勤期间,擅离岗位,唯有辞退一途。

    “你……一品了?”秦明升于李鸦面前站定,一向沉稳果断,一上午观察了八次,此刻却犹疑着问出一句听在李鸦耳里如废话一般的话。

    他这是连工作都不要了,只为问这句话?

    李鸦点头,看着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眼中忽然露出的喜意,听他继续问道。

    “刀术?”

    “刀术。”

    秦明升听到李鸦肯定答复后身躯猛然一颤,抬头看向大门之上的六个浮空刀字。

    “刀术很好,你练什么都很快,练什么都很好。”

    李鸦脸色猛然大变。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还见过自己练别的武术?

    秦明升知道自己失言,在李鸦张口想问的刹那转身就走,“等你突破凡境,我与你细说,以你的资质应该只需一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