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武应有侠作陪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252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洛南山端坐高桌之后,铁塔般的高大身形将高桌比的像一张低矮文案,粗大的手指正翻着一摞纸,从中抽出一张,上面记的正是李鸦的资料。

    “十年门卫,不知该说你是愚蠢还是定力深厚,看你的刀术,不甘寂寞是肯定的,想要出人头地也是肯定的,十年磨一剑……屁,十年磨一刀也不是这么个磨法。嗯?你的脸色这么难看,莫非是受伤了?”

    李鸦脸颊抽搐,哑声问道:“我做了十年门卫?”

    “你说我做了十年门卫?”

    洛南山低头看了看手上纸张,随后将其轻拍于案,手指关节在桌上轻叩,粗豪面孔露出极感兴趣的好奇之色。

    “失忆?”

    “有意思,之前没注意,现在看你倒一点不像三十岁的人,顶多够的上二十岁,有意思,真有意思。”

    李鸦唯有沉默。

    忽的想起秦明升,又想起王宗。

    心底默念这一切与我无关,也不需要去理会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

    洛南山没有过多纠结此事,这世上奇奇怪怪的事多了去了,一个人失忆再加上生的面嫩些有什么好奇怪的。

    嗯,确实挺奇怪的。

    这个叫做李鸦的门卫也不是面嫩之人。

    “血月联盟对于联盟内的人才向来大方,你是咱们刀术学院的人,勉强算联盟内的人,我可以做主将你的身份提升至月字刀众,三品以下刀术可以任意购买,血食丹药兵器等可以折价购买,并配一间私有练功室,与之对应的是,你要在联盟需要时出战。”

    李鸦思考片刻,问道:“除了出战,还有别的没有。”

    “没了,想要有别的也得你有那个本事,你且安心,联盟成立数百年,一应规矩不说尽善尽美也大体能做到公平,你不惹事,没人会把你怎么样。”

    “我要进刀术学院进修,与月字刀众的身份有无冲突?”

    “学院学生,皆为联盟成员。”

    李鸦点头应下,身处红月城,也没想着离开这里去闯荡天下,除了进入血月联盟一途别无他选,况且血月联盟目前并没有让他觉得不爽。

    洛南山递过来一件胸前织有半月的锦衣,半月之下有一枚小巧刀形印记,锦衣质地比身上门卫制服好上许多,样式也顺眼许多,是一件连体束腰长袍。

    “你昨日申请的考核不必去了,我和学院里打声招呼,你只管每日去听课,学费我就从你的赏金里扣了,三万赏金,扣两万还剩一万。联盟内钱币价值相等,你可任意选择刀币、剑币、枪币与体币的一种,也可兑为通用的武币。”洛南山耐心极佳,也许是看李鸦比较顺眼,笑吟吟说道。

    “那门卫一职?”

    “还做什么狗屁门卫,一个破大门,看不看有什么用,有人强拆你也挡不住,也不知当初建立学院的那几人是怎么想的。”

    洛南山没好气道,随后感叹。

    “那么些好刀,就扔在那不用了,可惜之至。”

    摆了摆手,洛南山从高桌底下抽屉中取出一串钥匙,从中摘了一把抛向李鸦,道。

    “你从野路子上来,总要比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学生们多些好处,私人练功室可是中阶学生才会有的,好好利用,早日升至四品,我看你现在血与气合,离三品也不远了。”

    李鸦接过钥匙,对他来说私人练功室是进入血月联盟最大的好处。

    一切安排妥当后,洛南山示意李鸦离开。

    钥匙上刻有练功室的地址,李鸦按照地址来到休闲街区一片占地极广的独户小院群落中。

    赏金的事他从头到尾一字没提,洛南山也许不在意这丁点钱财,可自己要是张口要钱……人与人相处,态度最重要。

    丙字院三七号。

    李鸦推开院门,然后用钥匙打开与院门仅隔五步的房门,小院四周高高筑起的围墙让他心里踏实不少。

    至少不用再做门卫了,至少可以以另一个比较光鲜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刀术学院,血月联盟,二品刀客,三品刀师指日可待,重铸后的血管比常人多出一倍血液,血罡纯净无比,与血液融合轻而易举,刀术的修习也十分顺畅。

    前途一片光明。

    却还有王宗,有秦明升,有消失了二十七年的记忆,有记录在刀术学院档案中的七年门卫生涯。

    还有不断解锁的超武系统。

    杀人斩首,超武系统解锁到了百分之六。

    没有新的以欲望为指引的提示。

    私人练功室备有一张床,一柄木刀,一张椅子,一个布垫。整个练功室三十平米大小,地面却是以与擂台同样材质的红石铺成。

    李鸦拿起木刀挥舞两下便直接将其扔到院中,他的基础刀术与众不同,练木刀与黑刀没什么区别,可他坚信前世兵器有灵之说,冷落了黑刀便是冷落了自己那颗没有一心向武却一心向着不居人下的心。

    练刀直至深夜,从基础刀术到逆刺、逆斩、飞颅,一遍遍使出一遍遍体会,想象着燃木刀法,五虎断门刀法,回风拂柳刀,降魔刀法,想象着宋缺,胡一刀,傅红雪的风采。

    武若无侠,总少了些味道。

    有感而发,二品刀术不知不觉使了出来。

    武应有侠作陪,刀应有剑相击。

    人心需以人心暖。

    二品刀术,孤浪

    如水一般的刀光荡漾开来,形成一道天地之间孤零零的刀浪,顺着虚空不断向前涌去。

    李鸦忽然想找一个女人了。

    一个使剑的女人。

    黑刀清鸣,久未品尝鲜血的它今日终于开了荤,便是李鸦也觉得它忽然顺手了许多,基础刀术带来的别扭感消退不少。

    看着刀尖上那道细小豁口,从得到这把刀便未曾在意过的李鸦用手指在豁口上轻拭,锋利的刃口将他的手指割破一丝,一缕血液顺着豁口流入黑刀刀尖内,又顺着豁口底部流到刀身上。

    “不知什么时候会换刀,总不能老是黑刀黑刀的叫着,那些个大侠的刀们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我也给你取个名字。”

    “刀身为黑,刀尖有伤,叫月霜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