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死擂(下)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47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院门门框之上,正正悬挂一物,一个血红色的“杀”字,张狂冲入李鸦眼帘。

    死擂誓杀帖

    血月联盟专门发放给寻仇之人的约擂之帖。

    讲清事由,联盟又记录在案,便可申请此帖。

    尺长,铁质,正面血色杀字以血勾画,反面以利器刻着几十个小字。

    “生死擂上定生死,生死擂下不言悔。兄死弟悲,不悔却恨,唯有以血还血。斩首之仇不得不报,以誓杀帖邀阁下于死擂一战,分生死,清仇怨。”

    李鸦将誓杀帖摘下,看完帖后所刻之字,顷刻明白这是昨天晚上死在自己手里的白衣剑客的亲人来寻仇了。

    联盟律法严酷,私下寻仇杀得了仇人自己也得赔命,杀不了仇人自己一样要赔命。

    被人寻仇然后反杀对方之事比比皆是,联盟为维持势力稳定也是煞费苦心,对于此类杀人事件无任何惩治,反而大加宣扬,以警示世人。

    特权阶层自然有。

    若有实力极高之人的后辈不告知血月联盟,自己悄悄跑到生死擂或者死擂上,再不小心被人杀了。

    乐子就大了。

    不牵连亲人还好,牵连了亲人,寻仇之人做出灭绝满门的事,血月联盟管不了唯有交给其上的武道大盟,再管不了,武城里的老怪物们就得出动。

    老怪物们动一动,天下就得颤一颤,往往会彻查天下,将所有不法之事好好清一清。

    本来就没有一丝漏洞也无的法令,能把一个人人习武的世界治理成一个太平盛世,即便是一个处处可见杀戮赛事的太平盛世,也极为不易了。

    这誓杀帖所邀死擂可以拒绝,不能拒绝说不过理去,付出的代价也不大,禁武百日。

    既然你连面对仇人的勇气也没有,便静下心来好好休息休息,武擂先别打了,万一再惹下仇家,难不成还避而不战?

    选择打武擂,打生死擂,没人逼你,选了,就得有面对一切的准备。

    自己选的路,自己走的道,不敢往前走,给你个机会想一想,还是不敢往前走,就滚回去。

    誓杀帖所邀死擂,拒绝一次禁武百日,拒绝两次,永不能登擂。

    隔壁院内武者看到李鸦面前悬挂的誓杀帖,面色一肃,停下正欲迈动的脚步,目不转睛看着李鸦做出选择。

    待他看到李鸦摘下写有血色杀字的誓杀帖,平平静静揣到怀里后,方才迈步向城中广场方向走去。

    “以杀止杀,以血回血”

    经过李鸦身边时,缘分仅止于做了邻居的武者低声对李鸦说道。

    联盟既发下誓杀帖,自然对两者实力做出衡量,便是有差距,也不会差出一阶。

    意味着李鸦与白衣剑客的弟弟同为没有蕴生出内力的初阶武者。

    至于更精准的衡量标准,武力值少的可怜的初阶武者实在不值得联盟费那个力为其测量。

    李鸦将誓杀帖收起后忽然生出一入江湖身不由己的感慨。

    分生死,清仇怨。

    意思是死擂打过之后,不管谁输谁赢,仇怨至此而止。

    怎么感觉那么不靠谱呢?

    假如李鸦再把这个弟弟也杀了,也许两个人没有肝胆相照生死相陪的过命之交。

    他们的爹娘呢?

    痛失两个儿子,能把这份仇忍下去?

    忍下去,岂敢言为人父母?

    没怎么想自己该如何如何,李鸦直到走到广场边缘,脑子里一直都在转着这个问题。

    天色已黑,广场上数不清的红石擂台像一只只吞人巨兽盘卧,等着前赴后继的武者们自己进入兽口。

    死擂所在之处有专人把守,誓杀帖上刻有擂台编号,李鸦按照编号找到擂台,递上誓杀帖,在把守之人淡漠无情的眼神中登上擂台。

    台下看客早早满席。

    座椅之外,人群围观。

    血腥味儿弥漫在空气中,随着呼吸钻进人的胸腔里,又随着呼吸散到虚空中。

    红石擂台色淡而浅,却怎么看都是让人不舒服的血色。

    擂台上一个青年持枪立在一侧,枪直人挺,英气勃发。

    李鸦想跟这青年说点什么。

    比如你哥哥性格卑劣,两次偷袭于我,纯属自寻死路。

    比如你年纪轻轻已至三品,前途不可限量,何必弄个誓杀帖坑自己呢?

    再比如你的父母供你练武不易,你这样做,不怕伤了二老的心吗?

    张口无声。

    欲言无语。

    金铁相击声骤然响起。

    一点寒芒破空而至。

    长枪点刺,寒芒聚在一起像一场倾盆大雨,向着李鸦瓢泼而下。

    叮叮当当,噼噼啪啪

    刀尖与枪尖一触即分,刀身与枪杆纠缠不清。

    青年枪术不凡,长枪在其手中如蟒游林,每每于出人预料之处袭至。

    却被李鸦一一挡下。

    初阶里能胜过李鸦的,在这红月城中不知有没有那么一两个。

    罡气加持,气血壮身,手疾眼也快,气力绵绵不绝,比之青年高出不知几许。

    台下看客屏气凝神,目不转睛看着台上两人显得精彩绝伦的较量。

    青年攻势狂暴,李鸦只守不攻,似被压至无力还手。

    死擂之上必有人死,不管谁死,看客们都可以过足眼瘾。

    格开青年刺向自己胸口的长枪,李鸦手臂骤然发力,黑刀猛一挥。

    砍在了空处。

    再次格开,再挥一刀。

    又砍在了空处。

    一种只能用粗话形容的憋闷情绪在李鸦胸膛里不断翻腾。

    操蛋

    操蛋的死擂,操蛋的誓杀帖,操蛋的身不由己。

    生死之敌。

    唯有杀之!

    杀!

    刀背翻转,刀刃轻轻划过枪杆,半截枪身失去控制,翻转着抛向天空。

    黑刀直刺!

    “你为兄弟情而来,不畏生死,明知不敌我却丝毫不乱,枪法刚正,性情肯定差不了。”

    “好人。”

    “可惜了……”

    轻轻抽刀,从始至终面无表情沉默寡言的青年心口淌血,眼神由释然到茫然。

    再到寂然。

    死了

    ……

    ……

    李鸦捂着胸口猛喘几口气。

    憋的慌。

    真的挺难受。

    自己怎么就不能像书里的主角那样大杀四方,而满心欢愉呢?

    擂台下尽是满足的呼气声。

    一如之前同样站在擂台下的李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