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狂想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50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超武系统不再像以前那样没有丝毫反应,而是以在脑中传递信息的方式,很准确地告诉李鸦指脉开辟以后带给他的提升。

    甚至直接在他脑中建立了一个模型,模型周围以工整字体标注李鸦如今的身体状况。

    刀术三品。

    内力初生。

    已开辟指脉·拨云,提高右手手指力量一倍,灵巧度一倍。

    已重塑血管,催生隐血,气血基础为常人两倍。

    掌握一品刀术逆刺、逆斩、飞颅,二品刀术孤浪,三品刀术缠山,未知伪超品刀术。

    李鸦然不顾这些信息。

    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不可自拔,甚至连被他因缺乏指导而肆意妄为,导致右手指骨剧痛都放到了一边。

    超凡脱俗!

    刀术之路风景无限,山、水、风、雷,竟可以真的由刀术演绎出来。

    刀出,浪随,山相伴,风儿起舞,雷电共交加。

    武术本该如此,一剑光寒十四州哪里比的上一刀掀风云起沧海。

    便是存在于自己脑中的仙人、神王、天帝,被人们臆想出来,惊艳世间的绝巅人物,其形象也逐渐黯淡。

    改为一刀一剑便是一江一湖,一枪一戟便是一林一雷,一斧一锤便是一山一泽。

    这个世界,会满足我对武之一字的所有幻想。

    看着坠到地下的水滴真实不虚存在着,李鸦心中一动,推开练功室的门,一跃而入院中,冰凉的雨水顷刻将身覆盖。

    黑刀起舞,熟练至极的基础九式变幻无穷,成为妙到毫巅的笔法,黑刀则作为一只画笔,似缓实快在倾盆大雨中勾勒出一个浪头。

    暴雨骤止。

    无数雨滴融入浪头中,裹挟在刀光中,不再是形似神似,而是真正的刀浪随着李鸦的动作在空中前后左右四处咆哮。

    浪中藏刀,刀中起浪。

    浪散刀停。

    李鸦仰面摔倒,由刀术凝聚起的雨浪砸到他身上,停滞一瞬的暴雨再次填满天空。

    李鸦嘴角勾起,再扬,再忍不住从心底里澎湃而起的喜意,放声狂笑。

    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敢问天上仙人,摘星拿月可成真?

    敢问无敌神王,山海伴刀光,日月随剑影,能否敌你煌煌神威?

    再问万古天帝,我之一刀唤苍穹,能不能入了你的法眼?

    笑声渐歇,李鸦躺在雨中闭着眼睛,雨水浇淋,心中的火越燃越旺。

    练武的心,不再仅止于心里久被压制的戾气,多了向往,真正的向往。

    血液浸润,内力轻抚,手指疼痛渐缓,李鸦回到练功室里吃了些血食回复气血,待身体晾干后开始一板一眼练习基础刀术。

    刀击术是超品刀术与凡品刀术之间的过度刀术,其关键也被李鸦想通,连贯,除非力量相差过大,不可逆转不可打断的连贯。

    击说穿了就是连击。李鸦于擂台下观战,诡剑客与修习体术的女子交手,女子就是掌握了体术中的连击之术,一击而中,便一发不可收拾,直接把那诡剑客连击至无反抗之力。

    指尖轻啄,掌随其后,重拳收尾。而在半空中将诡剑客甩落擂台再以膝盖压顶,应该又是一招连击。

    逆刺、逆斩、飞颅三招,刺目,斩胸,再摘首,不要说起手就刺中,就是刺不中,三招连贯下来,和李鸦实力相差不大的武者也难以避过。

    既然想通关键,以孤浪作为起手式的刀击术很自然被李鸦创出来。

    仅需在每招孤浪之间连接一刀横斩。

    一浪推一浪,只要身体能够支撑,只要不被巨力打断,就可以一直叠加下去。

    当然不可能是伪超品刀术的孤浪,太耗气血,内力初生,还支撑不了这一招。

    三品刀术缠山被李鸦先放到了一边,缠山重在一个缠字,防御多过于防守,他不太喜欢防守。

    一个下午在练习刀术中度过,基础刀术引动血液,血液催生罡气,罡气再强盛一些就可以将左手指骨的力脉开辟出来,或者选择开辟右手掌骨的力脉。

    三脉定一品,开辟九条力脉就可以锤炼武体,力脉却不止九条,只因力脉的开辟难度越来越大,想要将身力脉都开辟完成,便是超武巅峰的武者也难以做到。

    九条力脉运行的内力足够强盛,与罡气相合,化为内罡,就能晋升超武之境。

    武体的锤炼便是将内力与血罡合为一体,诞生内罡这种超凡脱俗的力量。

    李鸦内力初生,虽然仅仅是右手五根手指开辟出力脉,除了手指身体其余部分并没有诞生内力,却也达到了三品刀师之境的巅峰。

    再开辟两条力脉,就可以达到四品御刀之境。

    进境之快,让李鸦相信秦明升所言一月破凡不是胡言乱语。

    可秦明升不可能知道自己有超武系统的辅助啊。为何笃定自己能够一月破凡呢?

    时间已至傍晚,李鸦穿上还没干透的锦衣,走到了渐渐小下来的雨中。

    隔壁院内准时传来声响。

    李鸦隐隐听到对话声,一个温和的男声和一个稚嫩的童音。

    “爹爹要准时回来啊,别忘了给我带好吃的。”

    “就知道吃,想吃什么,我回来带给你。”

    “什么都行!”

    推开院门,李鸦好奇看向隔壁,曾和他说以杀止杀以血止血这样杀气腾腾的话,那个中年男子此时却满脸温和笑意,一手提刀一手揉着一个精致小女孩的乌黑头发。

    小女孩灵动的双眼好奇看向李鸦,随后弯成月牙,甜声道:“阿叔你好。”

    李鸦回以笑容,盯着男子手里的刀看了会,在中年男子笑容渐消时转身跨步向广场走去。

    身后小女孩不忘挥手向李鸦背影告别。

    刘戈抚了抚女儿头顶,懂事的女孩儿知道这是父亲让自己回屋,伸手揪了下父亲的衣角,回到了屋里。

    李鸦路上抽空看了下超武系统的变化。

    解锁已经达到百分之二十五,领悟刀轨百分之五,与其仅差一瞬的开辟指脉解锁百分之二。创出新的刀击术却没再将系统解锁,许是对李鸦的实力提升不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