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三擂三杀三尺长刀(下)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86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吴越出手之阴狠让李鸦瞬间杀机暴起。

    毒刺锋利,铠衣柔韧,李鸦侧身一躲,却仍被毒刺尖端触到皮肤。

    右肋立起麻痒感,动作慢了一瞬,被吴越迎面而来的剑尖在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血液顺着下巴滴落在地上。

    这是李鸦首次受伤。

    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想立刻一刀劈了吴越。

    又是一枚毒刺飞来。

    同样堪堪擦中李鸦皮肤,这次换了左肋。

    没有刺破皮肤,却仍旧让李鸦感觉到一阵阵麻痒感。

    吴越扬起得意笑容,擂台下洛南山面色难看起来。

    “最低级的铠衣,他竟然只穿了一件最低级的铠衣。”

    “找死”

    吴淼微微笑了起来,抬手摸向自己下巴上斑白胡须,“生死之战还如此大意,可惜了一手刀术,呵。”

    擂台上。

    吴越又扔出一枚毒刺,再次挂到了李鸦铠衣上,接连三枚毒刺让李鸦动作变慢,甚至浑身僵硬起来。

    此战已定。

    吴越挥动手中长剑,以剑尖指着李鸦额头,狠声道。

    “你算什么东西?”

    “刀术好了不起?我不跟你比刀,也不跟你比剑,还不是一样能杀了你。”

    李鸦低头不语,身体内的反应让他感觉很奇怪。

    毒液通过皮肤侵蚀进入体内,竟让他觉得气血猛涨,如吃了补品一般。

    麻木感自然消去。

    吴越说了两句便一剑刺向李鸦眉心,剑光凛冽,寒意森森。

    李鸦猛力一刀格开,再一刀砍向吴越脖子。

    吴越轻轻向后一跃,轻易避过刀锋,“想偷袭,以为我大意?愚蠢的人总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我有十枚毒刺,你能受的了几枚?”

    李鸦挑了挑眉头。

    “我有三枚毒刺,你能受的了几枚?”

    黑刀在铠衣上轻轻一抹,而后三声丁当脆响,刀身平拍,将三枚毒刺拍向吴越。

    刀光随后跟上。

    吴淼闭上了眼,又不甘心的猛的睁开,失了先手,又有毒刺威胁,就算自己提前防备,给了吴越自己的剑,也没用了。

    吴越不敢再放毒刺。

    眼前有三枚毒刺,自己动作稍慢一瞬就会被刺中。

    就会死。

    他还有剑术,还有锋利无比的勾泉剑。

    举剑迎击,瞬间点刺三下,挡开扎向面门的三枚毒刺,又匆忙挡下向头顶砍下的刀刃。

    李鸦手握黑刀,一兜一转,又将三枚被磕飞的毒刺拍了回来,缠山一招被他运使如意,刀光不离吴越身遭一尺。

    心慌意乱的吴越挡了三次毒刺再也挡不住,眼睁睁看着黑刀随着毒刺直击自己面门。

    “啪”一声脆响。

    毒刺连同黑刀一齐拍到吴越脸上。

    毒刺只在外露了一个尖。

    吴越英俊的脸庞上出现三个指尖大小的黑点,还有黑刀拍击的鲜红印痕。

    没死透。

    李鸦指尖微一用力,黑刀往下滑落一尺,绕着吴越的脖子转了一圈。

    干净利落的把脑袋卸了下来。

    然后用脚轻轻踩在了上面。

    擂台下鸦雀无声。

    暴力

    暴戾

    这是一个把凶狠演绎的风轻云淡的人。

    洛南山大风大浪见过不少,将人大卸八块甚至砍成肉泥的也见过,却忍不住心脏狠狠抽动一下。

    一个三品刀师居然如此嚣张。

    哪来的胆子?

    李鸦再次将目光看向洛南山与吴淼所在。

    死擂之上没人敢乱来,千百年形成的铁血规则使吴淼强压下出手的冲动。

    一动手,身边的洛南山第一个就会对自己发难。

    “南山兄可否同意再为这位……李鸦,好名字,真是好名字,让人印象深刻!”话说半截已是咬牙切齿,狞声道。

    “再为这位刀师安排一个对手,可好?”

    洛南山点了点头。

    “规则之内,便是十个都可以,你不甘心无用,以他的刀术,三品之内已无对手,四品之上六品之下尽可一战。”

    “得感谢你让我找到这么一个好苗子,日后红石山擂场也许会有我的一席之地。”

    听到红石山擂场五个字,吴淼神情猛然转变,瞬息平静下来,红月城中擂台百座,比不上红石山半角山崖,洛南山竟把主意打到红石山擂场。

    凭这个小子?

    扬起手臂挥了挥,身后观众席里站起一人,几步跨上擂台。

    七战七胜七杀。

    五品养剑之境。

    死士

    右手长剑左手短剑,长剑攻上短剑攻下,剑剑不离要害,剑身覆以内力,明晃晃,亮闪闪。

    李鸦听不见擂台下两人说什么,却能看出吴淼对自己不加掩饰的杀意。

    两场死擂杀了两人,三场死擂便杀三人。

    你有内力,我有罡气。

    按照开脉篇提供的心法力运转体内罡气,然后集中到右臂,李鸦再次感觉到轻微的麻木。

    开辟指脉的经历让他知道罡气可以用于战斗,屏蔽痛觉,提高力量,却极易伤身。

    敢在三品刀师之境这样使用罡气的,要么是不怕死,要么是快要死了。

    堪堪与剑身上的内力相抵。

    气血极速消耗,罡气由血液而来,消耗罡气必然使气血衰败,气血衰败便不能久战,只有短短十几秒的爆发时间。

    再长则一息比一息衰弱。

    刀剑乱舞,悦耳的铿锵之声在擂台上回荡。

    血液飘洒。

    有李鸦的,也有死士的。

    对攻十几击后,李鸦以胸口一道皮开肉绽的伤口换得一式飞颅斩首。

    罡气消耗了一半,若不是重塑血管催生隐血,气血基础是常人两倍,李鸦此时已然力竭,吴淼再强行派出一人便可击杀他。

    三擂三杀

    吴淼没有死士了,以他的身份和财力供养不起两个死士。

    只能看着李鸦飞快下了擂台。

    又不是万人敌,李鸦没有理由没完没了战斗下去。

    黑刀也撑不下去了。

    刀尖豁口向下延伸出细密纹路,不知道再有几次交击就会断裂乃至碎裂。

    三尺黑刀,终究是走到了它的尽头,不知历经几任主人,带着伤来到李鸦手中,斩首三人,穿胸一人,砍杀一人。

    若其有灵,应当是含笑瞑目,不亏此生。

    ……

    知道李鸦会从自己店门前路过的云芸鬼使神差的放弃了晚上黄金营业时间,跟在他身后,目睹了李鸦程大发神威。

    凶

    太凶了

    比骂她的时候还凶。

    让人目眩神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