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小女子提剑,杀人(上)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40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掌骨内力与指骨内力融合到一起后,超武系统提示指骨的力量在现有基础上又增加一倍,掌骨同样如此。

    李鸦也够心大,连尝试一下也没有,躺到床上醒酒去了。

    直到日光从天边消失,暮色一缕一缕侵染整个天地时才睡醒。

    “一个下午浪费了。”

    “以后绝对不再喝酒。”

    嘟囔了两句,李鸦看了看时盘,离武擂开打的八点钟还差半个钟头。

    肚子又涨又饿,喝酒喝不饱,吃饭却也吃不下了。

    提刀练了一会,熟悉熟悉刀,熟悉熟悉新的九字刀诀,最主要是想试试开辟出掌脉后手掌与手指蕴生出内力后有什么变化。

    力量确实变大了,提着极有分量的刀轻了不少,吃力点,仅用手指捏住刀把也能使出几招来。

    期待中的内力离体而出显然言之过早,可让李鸦颇觉惊喜的是,平日里不刻意催动便穿行在血液中和皮肤表层内的罡气,只要自己心意一动,就会浮出体表,在右手手掌上裹一层淡红色光圈。

    修内力,罡气先出了变化,这层光圈一浮现在手掌上,李鸦便瞬间得知它的作用是加强手掌的防御,加强的幅度与罡气的强度相等。

    罡气强度可抵寻常刀剑劈砍,却轻易消耗不得,待与内力融合为内罡时才可放心使用。

    时间差不多到了,李鸦推门而出来到院里,院中自由自在生长的杂草翠绿娇嫩,和野花也差不多的家花绽放出让人瞧了就心情不错的艳红色。

    这片连在一起的小院是血月联盟提供给在擂台上表现不错的武者,作为其居住与一个不受打扰的练功之处。说好听是血月联盟赏识,实际上只不过以几乎等同于无的代价养着一帮子亡命之徒。

    李鸦所住之处一侧是刘戈,另一侧却是空的,刘戈所在的小院也一样,甚至往里往外十几个独门小院中,只有李鸦和刘戈住着。

    恰恰做了邻居。

    李鸦听到隔壁院里刘戈与他的女儿在玩耍,应是昨天受伤,今天要养伤,不去打武擂了。

    自己却是连伤都比他好的快。

    离了小院,锁了一次便懒得再锁院门,李鸦走出三五步,身后传来蝉蝉稚嫩的嗓音。

    “阿叔,你要出去吗。”

    李鸦转身点头。

    “那阿叔要准时回来啊。嗯……蝉蝉还想吃酱猪蹄。”

    刘戈走出来抱起蝉蝉,光着膀子,右臂肘部以上缠了一圈红布,看不出来血迹。

    没等李鸦说些什么便抱着笑容满满不忘向李鸦挥手告别的蝉蝉回去了。

    天色暗的很快,李鸦转身向广场走去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再次跑出来的蝉蝉眼里。

    恒武练功室的招牌被云芸摘了下来。

    那个陪着云芸度过有父亲母亲的十年,只有父亲的八年,还有最后独独剩了她自己的两年中,一天里有一多半时间坐在后面的红木前台,被她拆了。

    然后把一地零碎木块堆到了通向大大小小从低级到高级足有上百间练功室的通道里。

    花了一下午时间方才料理完这点小活,云芸挎剑出门,向广场走去。

    比李鸦早了也就十来分钟。

    李鸦去找洛南山,向来准时的洛南山今天一样早早坐到了高桌后。

    见是李鸦进来,放下手头似乎永远都看不完的书册纸张,笑道。

    “先坐下,我给你看看今天有没有合适的对手。”

    从高桌侧方分成一个个小格的木架上取出一叠纸,翻看的同时顺口问了一句,“你的伤不碍事吧。”

    “碍事就不敢来了。”李鸦找张椅子坐下,回道。

    “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点,有分寸,更有胆子。”洛南山抽出一张纸,仔细看着,几息后放下,不经意道。

    “吴老贼的大侄子下了个誓杀帖,被我驳回去了,八品约战三品这种没皮没脸的事,硬是能做出来,和吴老贼倒是一个德行。”

    李鸦皱眉,誓杀帖他知道,也碰见过,此物想要发出必须有不得不报的大仇,吴老贼的大侄子想来就是昨日杀的那人的哥哥。

    有理由,却有些早了,若李鸦现在是六品以上的武者,这誓杀帖便是洛南山都挡不住,倒是这么简单就能发出来……誓杀帖可是血月联盟之物,不是哪一个学院握在手里的。

    “多谢”

    “些许小事,不必挂在心上。”

    洛南山翻阅纸张的手停了下来,低着头冷笑了声,将这些纸张随意扔到脚下,沉吟片刻,道。

    “今日你不要打死擂了。”

    李鸦疑惑,等着洛南山解释。

    “今日与你合适的对手足足有七个,剑术学院那边三个,体术与枪术学院那边四个,咱们刀术学院这边一个也没有,你觉着这死擂能不能打?”

    不等李鸦回答,便继续道。

    “这可是死擂,拿命搏前程搏钱财的地方,每日里打死擂的不少,但适合做你对手的,每日里三个便嫌多。”

    “吴老贼使了手段,这七人里面要么是你远远敌不过的,要么是远远敌不过你的。你敌不过的自然是当场丧命,敌不过你的……呵,七个人,加上你原本五胜的战绩,十二胜的对手,你还敢再踏上死擂一步?”

    李鸦仔细琢磨,这是份大礼,有毒,虚虚实实的,不高明,却让自己难以下手。

    与人交手的经验不谈,生死搏杀的阅历不谈,练武却是要钱的,只每日吃下去补充气血的血食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打一场,今天就打一场。”李鸦琢磨明白了,低声道。

    “你不怕这几个人里面藏着你应付不了的对手?”

    “能藏几个?”

    “最多两个,几乎可以肯定只有一个,高手不是那么好收买的。”

    李鸦站起身,在刀把上拍了拍,舔了舔嘴唇道:“七选二,我的运气没那么差,总不能就因为这档子破事就不练武了。”

    洛南山皱眉,随即微微笑起来,“本来打算资助你些钱财,既然你有这份胆气,我却不能拦着你。”

    “还是那句话,我欣赏你知分寸,更欣赏你这份拿命做赌的胆气,两者都有,你运气好些,总会有些成就。”

    从地上纸张里捡起一张,洛南山将其甩向李鸦。

    “去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