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小女子提剑,杀人(下)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83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广场与洛南山所在只隔了一条街,李鸦片刻之后便走到了擂台前。

    红石擂台。

    只把这些重不知多少万斤的红石从红石山运过来,就要耗费难以计数的人力财力。

    敛的财就更是天文数字了。

    擂台上对手还没到,李鸦在观众期待眼神中跃上擂台,一场生死擂,四场死擂,李鸦或多或少有了那么几个拥护者。

    对手上台。

    是一个修习枪术的青年男子,枪这种武器很衬人,青年男子持枪而立,气势凌厉。

    十几息后,死了。

    李鸦以刀锋在他喉间一抹,血液还未飘洒出来,便倒提着刀跃到了擂台下。

    昨天被人连战三场,虽与自己狠劲上来有关,可刚杀一个瞬息之间又上来一个,重蹈覆辙的事李鸦不干。

    也付不起那个代价。

    吴越的哥哥吴坤在擂台下凝目而望,手掌不断将腰间剑鞘里短剑拔出又刺入。

    在李鸦与他错身而过时,将牙齿咬的咯嘣作响,短剑只剩剑尖一寸便部出鞘。

    李鸦快步离去。

    短剑回鞘,吴坤在观众一片未能尽兴的叹息声中悄然离开广场。

    李鸦直接来到洛南山所在领了赏金,在洛南山说了一句“你的运气果真不错”后告辞离开。

    本欲直接回去,抬眼望见广场中十几座擂台上人影闪动,声声喝彩传入耳中,心底却是忽然起了兴趣。

    死擂打不得。

    生死擂规则自己不喜欢。

    生擂似乎是个好去处。

    可以与人交手过招,也不必在生死间挣扎,胜了之后有赏金拿,甚至也有和死擂一样胜场越多赏金越高的规则。

    除了对手实力过于难测这一点,哪哪都挺合适。

    李鸦当即向生擂所用十座擂台走去。

    生擂所在擂台与死擂所在擂台中间隔了十座生死擂所用的擂台。

    却各自占了广场从外到里,中间一圈的三分之一。

    已在剑术学院直面的方向。

    背上背剑,腰间挎剑,手里提剑的剑师最多。

    李鸦选了一座擂台,向守在擂台边的看守者报上自己的姓名、住址、身份,再经过看守者一番查询后确定了身份,方才被允许进入等待上擂台的通道里。

    比死擂简单许多,死擂需要四大学院各自派驻的主事人亲自安排,这里却不需要。

    李鸦前面尚有七八人等待,本来以为需要不短时间,有些无聊,没想到三两分钟一个三两分钟一个,不到二十分钟就轮到了自己上擂台。

    “该不会是有什么高手到擂台上磨炼技艺来了吧?”

    李鸦暗自疑惑,他之前没仔细观察,只知道擂台上是一个使剑的女人。

    换了一把无尖无刃的铁刀,李鸦缓步踏上登擂的台阶。

    云芸以剑尖在对手心口上一点,忍不住低头喘息起来。

    武之一道,不进则退。

    荒废了两年武术,云芸曾达到五品养剑之境的武术修为现在只算的上三品。

    开辟出的六条力脉因为久不修炼内功心法,内力枯竭,力脉都重新闭合了。

    好在有些底子,剑术也不错,算下来已经击败九个对手,再击败一个,凑个整数,便回去休息。

    对手踏上擂台的脚步声传入耳里,云芸抓紧更换对手的空挡匀口气,顾不得抬头,直到听到比武开始的金铁交击声,才提起拄在地上的剑,举剑向对手望去。

    李鸦的面孔映入云芸眼帘。

    这是谁?

    怎么这么眼熟?

    云芸咽了口唾沫,脖子上凉生生的感觉凭空而生。

    “我……”

    李鸦提刀便刺。

    刀势凌厉,直指云芸的心脏,凶狠的气息让云芸本能举剑格挡。

    打生擂的碰上打死擂的,气势上先弱一筹,没杀过人的跟杀过人的气势上再弱一筹,云芸目睹李鸦杀人只当等闲的凶厉模样,再弱不知道几筹。

    更何况云芸本来就没李鸦强。

    还有那么点芳心暗许的意思。

    三两招过后,被李鸦以刀尖抵在了胸口。

    仓促之间应战,云芸连我认输三个字都没说出口就被李鸦击败,不由气恼,大声道。

    “我要说我认输,我认输知道吗,你还打。”

    李鸦手上用力,刀尖往前戳了戳,意思是认输就赶紧下去,傻站这干什么,显你好看?

    不就胸稍微大了那么点吗。

    擂台之上不分男女,云芸心里却分着,她现在可是被李鸦的刀尖抵着胸口,还戳了戳。

    登徒子。

    浪荡客。

    云芸冷不丁拿手里同样无尖无刃的铁剑向李鸦脚上用力刺了下。

    不解气,又刺了下。

    还不解气,又刺了下。

    她却不知李鸦印象里根本没她这人,顶多对稍微大了点这几个字有点印象,哪里容得她无缘无故耍小性子,这要是真剑,脚都废了。

    转身要走,身后李鸦抬脚就踹了上来。

    往云芸包着臀儿的白衣上印了个硕大的脚印。

    李鸦这一脚踹的结实,云芸屁股上受力,停不住步子,噔噔蹬蹬十几步后背朝天摔到了擂台边缘。

    心里暗赞一声“真弹”,李鸦几步赶过去,又往那个脚印上面轻轻补了一脚,在又一声不自觉说出口的“真软”中,自认很绅士的把云芸送下了擂台。

    云芸哭了。

    气哭了。

    “我真是瞎了眼了,你这个……你这个……你练的什么武,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李鸦怔了怔,又想笑又想气,擂台上比武,我没伤你就够意思了,踢了两脚,还能给踢哭?

    这哪来的奇葩?

    从擂台上一跃而下,李鸦也没比武的心思了。就她这样的还能一连击败九人,生擂到底是切磋性质占多,不适合自己这种一拿刀就忍不住想要见血的人。

    换了自己的刀,接过没多少的赏金,李鸦兴趣缺缺向广场外走去,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多练练九字刀诀,说不定今晚就能把臂脉开辟出来。

    李鸦走左,云芸走右,向同一个方向走去,李鸦在前,云芸在后愤愤盯着李鸦背影。

    广场之上人数甚多,十之六七携刀带剑,刀尖入鞘者有,刀剑不入鞘者也有。

    锋芒不时闪烁。

    云芸眼瞅着李鸦走的好好的,一道不知从哪来的锋芒突然向他腰部刺去。

    心猛的一抽。

    跳到了嗓子眼里。

    恐慌瞬间侵袭了云芸整个大脑。

    心脏剧烈跳动,云芸害怕看到鲜血喷洒出来,却眼睁睁看着红到让她浑身战栗的血液从李鸦站着的地方飘散了出来。

    不

    不能就这样

    怎么能这样,我才刚刚决定要练武,你就……就这样……死了吗?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云芸提剑,剑光森寒,如一抹月光向偷袭李鸦的身影刺去。

    刺心!

    刺脑!

    穿喉!

    一连三剑,剑剑杀人,剑剑夺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