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人是我杀的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41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云芸练剑已有七年。

    头一次杀人。

    杀的痛快淋漓!

    手里长剑从喉头拔出,一股血流激射而去。

    她转头看向了李鸦。

    看着李鸦肋部不断往出淌着鲜血,痛快淋漓瞬间变成了不知所措和无法抑制的恐慌。

    偷袭者算不上什么高手,开在李鸦肋部的伤口很大,若是高手,只会有一个直插心脏的细小孔洞,瞬间就能杀死他。

    云芸能看到伤口里鲜红粉嫩的血肉,能看到血液不断从李鸦的身体里往外渗,还能看到李鸦肋部被利器撕开后露出来的白森森肋骨。

    怎么就不知道躲呢?

    云芸伸了伸手,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按住那道比她手掌短不了多少的伤口。

    带着热意的血液顷刻覆满她的手心,李鸦身体颤了几颤,再也站立不住,向后跌坐于地。

    “你死了吗?”云芸带着颤音的话语在李鸦耳边响起。

    李鸦低至不可闻的声音被广场上喧嚣声浪掩盖。

    “我死了。”

    两人与穿了一件月字锦衣尸体的周围已远远围了十几人,更多的人在围过来,当众杀人的事很少见,联盟律法严苛,不知此事会是什么结果。

    李鸦的声音云芸没听见,但是他坐立不倒的身体让云芸心中存了希望。

    “你死了吗?”

    “你死了吗?”

    颤抖且焦急的声音在李鸦耳边不断响起,按住伤口的手不断用力,想让血不再流出来。另一只手则抓住自己的衣摆向立在地上的剑锋划去。

    李鸦倒抽一口冷气。

    一把抓住云芸按在自己伤口上的手。

    “我说我死了。”

    “我死了!”

    云芸身体僵住。

    “你死了我该怎么办。

    “我喜欢你,你死了我该去喜欢谁。”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喜欢的人了。”

    这大概是李鸦听闻过的最莫名其妙和最让人哭笑不得的表白。

    不那么让人感动。

    有点让人心疼。

    将云芸的手扯离自己伤口,拽住她抓在手里的衣摆轻轻按在伤口上,李鸦费力地欠身拔起被云芸插在地上的纤细长剑。

    “一会儿别说话,悄悄看着。”

    云芸点头,随后脸上浮现一朵红云,自己被吓住,脑子都不清醒了,死人怎么会说话呢?

    两人周围已经围了一群人,低低的交谈声被李鸦忽略,看向偷袭自己的武者。

    月字锦衣。

    年龄不大,只从面孔去看大概在二十五六。

    武器是很常见的直刀。

    留在脸上的表情是狂喜与错愕,应该是偷袭得手和被云芸从身后反偷袭的结果。

    不是杀手。

    不像谋划详细的刺杀,一击得手之后这么老半天也没有后手,不需多,再安排一个稍微厉害点的武者,自己搞不好就得交代在这。

    手段如此粗糙,效果却着实不错,自己想也想不到会在擂台下被人偷袭。

    刑使可不是吃素的。

    不禁武,不禁兵器,难免有暗地里的厮杀,明面上的和平靠的却是严苛的律法。

    当众杀人者,一律斩首,亲属连带着要被遣送出城。天长日久这样执行下来,敢在闹市杀人的,已经很难见到。

    何况还有武擂这个宣泄仇恨的渠道,再不行,还有擂场,擂场中尔虞我诈,仔细筹谋,说不定就能杀了比自己强大的仇人。

    云芸扯了一下李鸦的衣袖。

    刑使来了。

    黑色锦衣,血色残月,淡漠冷酷的表情,很吓人。

    直到看到刑使,云芸才意识到自己杀了人。

    在广场上,红月城里人最多最热闹的地方,刑使追究起来,自己会被他砍了头。

    帮李鸦这个理由根本说不过去。

    云芸没说话没动弹,她还记得李鸦刚才的叮嘱。

    刑使拨开人群,站到李鸦两人与那具尸体前,先看了看云芸,女人在这种情景中最惹眼。

    云芸按压李鸦伤口时手上沾染的鲜血和割下一块的衣摆首先被刑使注意到,随后是她腰里空着的剑鞘,视线随之落到与李鸦无论哪都极不相符的纤细长剑上。

    云芸低着头,刑使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却知道她一定是恐惧与不安,脸上也一定是一片煞白。

    死者心口、后脑与咽喉上的伤口在刑使眼中闪过,无需过多推测,这人死于背后偷袭的结论已然定准。

    刑使最后将目光落到了李鸦肋部被血液染红的衣摆。

    “他偷袭你,她见他偷袭你,便偷袭他,一剑已可杀人,却连出三剑。”刑使面向李鸦平静开口,先指向躺在地上的尸体,再指向半蹲在地低着头的云芸。

    “没杀过人的雏儿?”

    “这手段,难为你能下如此狠手。”

    刑使说完便抽出自己腰间弧度如半月的弯刀,脚步一动,向三步外云芸走去。

    云芸猛然抬头,表情与刑使所想然不同,竟无丝毫畏惧。

    李鸦开口,“人是我杀的。”

    “你没来之前我已杀了他,便是你有权定夺命案,也需讲些证据吧。”

    “证据?摆在这里的,都是证据。”

    “凭你一言,却与我无丝毫用处,杀人者立斩,为铁律,维持安稳的铁律。”刑使森然开口,脚步不停,手臂扬起。

    李鸦深吸口气,抓着手里细剑瞬间连刺三下,在躺在自己眼前的尸体三处伤口处分补三剑。

    伤口丝毫不变。

    只有被细剑带出带出的血液流了出来。

    “人是我杀的,现在你看到了。”

    刑使目光凝了一凝。

    “你确定要包庇于她?此人偷袭你,再被偷袭致死,你杀他自然是理所应当,可他不是你杀的,你再怎么糊弄,再强词夺理也无用。”

    “你包庇她,我不仅不饶她,连你也一并治罪。”

    李鸦却仍旧说道:“人是我杀的,你未曾目睹,只凭推断便治罪不怎么妥当。”

    刑使何曾被人挑战过权威?

    环视四周,大声喝问:“你们可看到此人为谁所杀?”

    当即有人指证。

    刑使却不再与李鸦说话,扬起的手臂向着云芸修长脖颈落下。

    刀光凛冽

    李鸦来不及拔刀,猛然起身,手里纤细长剑已扬到与腰齐平。

    “人是他杀的,我可以作证。”洛南山的声音终于响起。

    刑使弯刀与李鸦手里长剑只差三寸,与云芸脖子只差一寸。

    手上动作停了,刑使却陡然面目狰狞起来。

    “你敢向我出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