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谈情不说爱,谈不谈?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066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只是挡挡你误杀好人的屠刀,却是不敢对你出手。”

    李鸦低头,向云芸眨了眨眼,这女人是真蠢啊,蠢到为了还不知道她是谁的自己视死如归。

    “挡我的刀,便是向我出手。”刑使声音低沉,手里弯刀又往下挪了半寸。

    “此人被反击致死,与这女子无关,这位被迫反击杀人,并未触犯我联盟律法。”洛南山不知何时出现在人群中,高声道。

    “刑使此举有些不妥。”

    没有人出声反驳洛南山,敢在大庭广众下作伪证,还在刑使动怒的情况下再次出声,不是有背景就是自身就是背景。

    刑使自然认得洛南山。

    在联盟中属于独立势力的一众刑使,再怎么独立也和四大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勾连。

    他可以不理洛南山直接斩了云芸,甚至可以连带着李鸦也斩了,刑使的权利不容置疑,想做上刑使更需千挑万选。

    冷哼一声,刑使收起弯刀,拖着躺在地上的尸体直接转身离去。

    分管刀术学院在死擂上打生打死的一众武者,洛南山的话,管用。

    从他手底下出去,同为刑使的同僚就有五人,为了一个无人出头,偷袭还被反偷袭杀死的武者和洛南山闹翻不值当。

    围观之人散去。

    唆使人偷袭李鸦的吴坤早在洛南山出声时便退走,他应下十万武币,得去把这桩案子的尾巴处理了,刑使看意思是不再追查,却也必须小心点。

    洛南山很看重李鸦,不能再使这样的手段。

    云芸眼里看着刑使让人心里发怵的身影拖着那具尸体彻底消失,才忽然瘫软在地。

    冷汗透衣而出,脖子这回是真的凉生生的。

    洛南山盯着云芸看了一会,带着些许不肯定道:“云恒武的女儿?”

    云芸愣了一瞬,点了点头。

    “你父与我有旧。”

    淡淡提了一句,洛南山看向李鸦,道:“你伤势如何?”

    “不轻。”

    “莫要再有下次,下次不见得有人为你杀人,也不见得刑使会这么简单就罢手。”

    “好。”

    李鸦勉力站直,昨天受伤,今天受伤,旧伤未好再添新伤,这是疼不够了。

    “多谢了”李鸦向洛南山正正经经施了个谢礼,抱拳弯腰,随后在洛南山几句叮嘱后离去。

    手里还拿着云芸的剑,显然是想跟这个来路很神奇的女子谈一谈。

    云芸自然紧紧跟在了李鸦身后。

    离了广场,到了人少处,李鸦找了处墙壁靠着蹲下,笑吟吟看向云芸,笑吟吟问道。

    “你哪位?”

    “擂台上不是咱俩第一次见面吧。”

    云芸紧张的直立在那,想了想,说道:“天地君亲师,无一物可敬。”又继续说道,“你骂我说你算什么东西。”

    李鸦恍然大悟,感情还真不是在擂台上第一次见面,自己还琢磨着是有什么比较神奇的桥段,比如从小失散的青梅竹马什么的。

    “你还踢我……踢我了。”

    “还老看我。”

    云芸把几件屈指可数的事说完,再想说,没的说了。

    “所以你就喜欢我?”李鸦奇道。

    “喜欢”

    云芸低着头,却清脆的应了声。

    “说说喜欢我哪?”

    思考了一会儿,云芸在李鸦微微诧异的眼神中一五一十说起。

    “你说话很有气势啊,虽然骂我,可是我先说的你,被那三个人烦的心情不好,说的难听了点,不怪你骂我。”

    “还有你练武很认真很努力,提升的也很快,觉得你资质肯定很好,以后肯定会是一个大高手。”

    “你杀人时很有气势,和我父亲打武擂的时候很像,我看你打过两场,就觉得有点喜欢你。”

    行人稀少。

    月藏于云后。

    李鸦静静听着云芸将喜欢自己的理由一一摆出来。

    “我从未对别人心动过,你骂我踢我,可我却忍不住的喜欢你。”

    “心生欢喜,由不得我自己,你让我说理由,我有很多理由,不知道这些理由够不够。”

    云芸抬头,俏生生看着李鸦。

    “除了你,我不喜欢别的人。”

    “我就是喜欢你。”

    李鸦出神了起来。

    被一个女孩子如此表白,自己却显得不够爷们了些。

    “够”

    李鸦重重出声,女孩儿这么漂亮,身材又好,性格又是如此直率,怎么不够?

    “谈情说爱,情我与你谈过了,便是伤也伤的起,你既然直言喜欢我,又为我出手杀人毫无所忌,我便和你说说爱。”

    “若你想找一良配,我不是。”

    “若你想找一位痴心于你的人,我也不是。”

    “若你想找一个宠你爱你一生至死不渝的人,我还不是。”

    “若你想找一个和你风花雪月共度此生的人,我可以去做这个人。”

    李鸦轻声问起,“谈情,不说爱,你谈不谈?”

    似有风声传来。

    云芸摇了摇头,谈情不说爱,谈的哪门子情?她听得出来,这个男人心里有人,一个已经说过爱的人。

    一个让他只愿风花雪月不愿至死不渝的人。

    自己迟了一步。

    留下自己的纤细长剑,云芸带着空的剑鞘,伴着呜咽风声缓缓离开了。

    “你为我杀人,我看出你真心喜欢我,我怎么能让你刚一动情就为情所伤。”

    李鸦向云芸背影轻叹,挺好一女孩,怎么就瞎眼看上自己了。

    鼻间传来酱猪蹄的香气。

    李鸦脚步不停,向自己私人练功室走去。

    蝉蝉果然在等着自己。

    小女孩失望地看着李鸦空着的手,又看到李鸦丢了云芸衣摆,没做任何遮掩的伤口。

    小女孩懂事。

    藏下失望,甜笑着回到自己院里。

    阿叔今天受伤了,心情也不好,不买好吃的就不买吧。

    阿叔是个好人。

    李鸦把云芸的剑随手放到了院子里,这把剑色如秋水,纤细如伊人,剑柄尚有淡淡香气飘出。

    丢了有点可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